二两读 > 戮天神帝 > 第二十七章巨象VS猛虎
  细碎的脚步踩踏在比武台上,力道刚猛,令得整个比武台,都是随之产生剧烈的摇曳。

  秦源双手成拳,向着秦天迈步走过来,居然如一头大象在走动,竟是震动的整个比武台都是随着摇晃。

  这一幕,明明确确的显示出秦源修为上的优势,强大!

  凝望着携带无匹威势而来的秦源,秦天深吸一口气,旋即双手也是凝成铁拳,而后便向着强势而来的秦源,悍然迎击了上去。

  “什么!有没有搞错?秦天他疯了不成,居然是打算要跟灵者六阶的秦源硬刚,硬碰硬!?”

  “疯了,绝对的疯了!简直是自取其辱。”

  “要知道,修为境界上的差距,每一个境界都相差很大的,从他秦天之前的表现可见,他的修为最多不过灵者二阶,这种修为,与已经差不多是灵者六阶顶峰的秦源硬憾,无疑是自寻死路。”

  寂静的演武场,随着比武台上秦天双方开始动手,轰然之间,喧闹了起来。

  这其中,尤以怒斥秦天的声音,最为繁多,也最为激烈!

  比武台上,秦天听着四周刺耳的议论之声,却是没有过多的反应。

  他只是凝神戒备着冲击过来的秦源,并且体内的功力,被他完全的调动出来,运转到拳尖之上,然后,直接向着秦源那略显秀气的拳头,砸击了过去。

  “嘭!”

  刚猛的碰撞,宛如两把铁锤凶狠的碰撞在一起,爆发出炽烈的轰响。

  并与同时,一道肉眼可以清晰看到的气浪,以那两颗大小拳头接触的地方,迅速的扩散开来。

  就宛如无形的空气,都是被这狂暴的劲力,硬生生的打穿一般,场面甚是惊人。

  待得这狂暴的空气浪潮,烟消云散,造成刚才这骇人一幕的祸首,秦源与秦天,才是碰撞的拳头迅速收回,整个身躯在那狂暴的冲击余波的肆虐下,朝着身后轰然而退,直至双方分别退出了七八个大步,那冲入身体里面的冲击波,方才被彻底化掉。

  不过,此番的退步,秦源退后了八步,而秦天,则是四步。

  秦天后退的步数,赫然比秦源少一倍!

  “嗡……”比武台下方,随着秦天二人的第一波交手,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

  这是被又一次的震撼,震惊所致,他们在几乎十秒钟之前,还在讨论秦天与秦源硬碰硬,是自寻死路的举动。

  但是话音尚未完全落罢,就被秦天以实际行动,活生生抽打在了脸颊之上。

  简直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而且这种打脸,还是你无法反驳,即便脸庞被抽打得火辣辣发烫,还压制不住,要为对方喝彩。

  因为秦天的表现,委实太过强悍,实力已经毋庸置疑,最弱也是在灵者六阶,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顶尖天才水准了。

  “秦天,你这个混蛋,居然深藏不漏,隐藏了实力!”

  连续后退出八个大步,秦源脸上涌现出一抹潮红,与秦天碰撞的那只拳头,火辣辣的刺痛:“你这个家伙,明明已经具备了灵者六阶的修为,却一直藏着不漏,是在扮猪吃虎。”

  “嘿,是谁规定了,家族大比之时,要把自己的真是修为暴露给对方知道!?”

  秦天也是轻微的抖了抖手,他的拳头,此时也是一阵发麻:“是你自己没有探查清楚对手的真实实力,现在吃了亏,却来怪对方,真是不可理喻!”

  “你……”被秦天一番数落,秦源不由气急:“混蛋,别以为隐藏了修为,具备灵者六阶的实力,便能与我抗衡!”

  “是么,你除了身材相貌比别人强一点外,还有什么?”

  秦天故意说道:“难道是你那堪比蛮牛野象般的气势!?顺便说一句,在我面前你所谓的气势连渣渣都不是。”

  “秦天本来我不打算用那一招的,是你逼我的!?”

  听得秦天这番戏谑到了极点的调侃之语,秦源差点被气疯了,怒吼一声,当即便是手中闪动,在空中划出一抹诡异的流线,一头巨大的大象从他的背后升起,巨象恐怖,双脚落地便是大地一颤,看的人心惊胆战,横冲直撞过来,便是有千军万马的气势,无人能挡,向着秦天的面门,轰打过来。

  巨象神拳,拳法以刚猛见长,修炼到巅峰时,打出巨象虚影,拳出如巨象临世,可破千军万马!

  秦源这门武学,恐怖无边,乃是秦府第一战技,太上长老幼年时得到的奇遇,比之猛虎诀还要强上三分。

  所以,当他施展出此门拳法,他那只轰打出来的拳头,就宛若大象的脚,一脚剁下,地动山摇,山崩海啸。

  “少年宗师,竟然是宗师境界的巨象拳!”

  “没有想到,秦源公子竟然是一位宗师高手,天赋实在太过可怕,将一门拳法推演到了极致,甚至召唤出了巨象虚影,太可怕了,此人洛雨城中谁人能够阻拦,简直无人能敌,当是洛雨第一天才!”

  “此番,秦天这匹超级黑马,应该是没有再翻盘的底牌了吧!?大局已定!”

  演武场上,上千的观众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贵宾席位上,坐在首席的秦境,耳鼓充斥着众人的议论之声,大惊失色,看秦源的火候,恐怕得到此法已经有不少时日了,没想到太上长老竟然站在秦源一边,让他如何不惊。

  看来大比之后的族长选举不会那么平静啊,望着场中的秦天,眼睛深处一闪而过的担忧,灵力运转,随时打算救下秦天。

  一旁的大长老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欣慰的点了点头,虽然秦源的宗师技法是打算对付秦萧的,用在秦天的身上颇为可惜,但是能够打压下秦天的气焰,对于族长选举有着莫大的益处,甚至凝元丹这样的宝丹也是唾手可得。

  相比于秦境的担心与忧虑,秦家的其他几位长老都是各怀心思,脸色阴晴不定。

  族长大选在即,各大长老相互之间化为了三个派系,其中三分之一为中立,三分之二分为三分入到了秦境现任族长一脉,秦萧三长老一脉,以及秦源大长老一脉,三足鼎立,谁也奈何不了谁,只好通过家族大比,经过年轻一脉一决胜负。

  也就是说,家族大比第一,便很有可能继承家主之位。

  其中本来族长一脉最弱,秦萧一脉最强,没想到,秦天异军突起,导致一些族长一脉的人都恢复了往日人自信,中间派的长老开始动摇,暗中与秦境接触了一番,没想到这匹黑马还未走出多远,便碰到更加妖孽的秦源,眼中的希望之火便暗淡了许多。

  比武台上,巨象咆哮,横冲直撞,一股浓烈的危险气息,如浪涛般侵袭过来。

  感觉到这股浓烈的危机感,秦天的眼睛却陡然发亮:“巨象虚影么?……我也会!”

  秦天说话的时间,双脚撑地,弯腰仆仆,如同一直潜伏的猛虎,不,就是猛虎,此刻的秦天化身猛虎,身后浮现出一条色彩斑斓的巨虎,虎口一张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直接将秦天吞了下去,猛虎入体,虎体,虎心,虎力,三者合一,撕裂空气而动,腾跃飞空,五指微微向内弯曲,如同虎爪狠狠的向巨象爪去。

  巨象与猛虎相撞,两股蕴含着大量力道的拳头,便似两只点燃的炸药包一样,轰然砸击到一起。

  “轰———”

  没有任何征兆,一股炽烈的气浪冲击,就陡然自比武台之上扩散而开。

  而后,一道清冽刺耳的“咔嚓”之声,在这股气浪冲击爆发的同时,从比武台内部传出。

  紧接着,这座完全由坚硬的金铁石建造而成的比武台,就产生出一阵剧烈的摇晃,仿似整座擂台都被动荡了根基,要彻底倒塌一样,声势骇人。

  “发生了什么事,比武台要坍塌掉了么!?”

  “强横的拳劲冲击波,扩散进入比武台内层,居然震得比武台剧烈摇晃,濒临倒塌……这,实在太惊人了!”

  “简直无法想象,秦天这个曾经的废物,如今竟然能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此番与秦源对战,即便是输了,也是虽败犹荣!”

  瞧见了比武台之上惊人的一幕,台下的观战族人,纷纷被震撼到了心灵,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是被秦天接二连三,层出不穷的底牌,所深深征服,逐渐开始接受了秦天这个废物逆袭的神话。

  他们觉得,就算此番秦天战败,也是败得光荣,不丢人!

  不过,他们想法虽好,但却与现实相差甚远。

  尤其是他们对于对战双方胜负的猜测,更是错得有些离谱!

  “咯吱……咯吱!”

  遭受到剧烈冲击的比武台,一阵阵宛如要破碎的声响,不停的从其内部传出来,令人头皮发麻。

  然而,在这种情况之下,站立在比武台之上的秦天与秦源,却犹如没有察觉到一般,尽皆眼睛锋芒毕露,死死的盯住对方。

  “猛虎诀……宗师!”

  秦源目色呆滞,不可置信,诧异,愤怒,种种神色涌向心头。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