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戮天神帝 > 第四十一章大成
  吃完晚饭,秦天再次修炼起来,白天的种种感悟席上心头,如同播放幻灯片一般,一一从脑海中翻过,形成一套系统的纹路。

  “叮,恭喜秦天领悟灵技隐息诀。”

  “叮,恭喜秦天领悟灵技鬼步。”

  看到系统中那两项技能,秦天不由仰天大笑,修炼如饮水一般容易,只要给自己一段时间,什么天才,都将会被我踩在脚下。

  “接下来的时间,我只要按部就班,把这两门灵技的熟练度修至宗师,便可启程,前往洛雨城外的天兽山脉,去寻找灵兽一一斩杀,落得杀戮点了!”

  秦天想至此处,脸上流露出淡淡喜色。

  随后,几天之中,秦天不断的修炼着这两门灵技,意图修炼到圆满的境界,可惜,纵然有系统的帮助,修行也是困难重重,就算没有的瓶颈的限制,那庞大的熟练度也让人望而生畏。

  而且秦天还发现,系统的熟练度的增加,需要将这套灵技完美的施展一遍,才能增加一点,随意的,或者出现一丝差错都不会增加,以至于快速突破宗师的计划遥遥无期了。

  就这样,时间一晃,便过去将近十日。

  这一日,朝阳初升,绯红色的阳光照射下来,落在秦天所在的小院之上,宛如披上了一重红色纱衣。

  ———有种异样的美丽。

  但是,就在这时,一连串刺耳的破空之声,宛如闷雷滚滚,在平静的小院里面炸响而起。

  “嘭嘭嘭嘭嘭……”一连串破碎之声轰鸣。

  紧接着,一道黑影从平地而起,仿若飞鸟,在天空翱翔一般,凌空三步,恍若虚空中有台阶一般,爆鸣不断,直达五步之高才停止攀登,缓缓下落,黑影落地,无声无息,仿若鬼怪,无质无形,轻若鸿毛。

  而后,一道**着上身,面容小帅的青年,缓缓凝成实体,幸亏小院地处偏僻,无人看到,不然恐怕不出几日整个秦府之中就会闹出鬼怪传闻。

  “不愧是鬼步,果然如同鬼魅一般,可怕至极。”

  秦天感觉到自己飘飘的身体,仿佛只要自己一个念头,就可以腾空而起,踏上九重天。

  想到就实践,鬼步再次施展,重化鬼魅,欲要登天。

  仅是眨眼间的功夫,就窜出十几米外,若不是眼睛锐利过人,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残片。

  速度可谓是快到了极点,即便是全力奔腾的烈马,也没有他一半快……堪称是惊人!

  待得半分钟过后,那道人影在偌大的院子里奔行十几圈,速度慢慢缓下来。

  与此同时系统的提示音不断的刷新。

  “叮,鬼步熟练度+1。”

  “叮,鬼步熟练度+1。”

  “叮,鬼步熟练度+1。”

  “........”

  “叮,鬼步熟练度圆满,开始进阶。”

  秦天闻言一愣,连忙打开系统,这才发现,刚才自己的疯狂,竟然使得鬼步进阶了,从精通跨入了大成。

  大成的鬼步,速度加成达到了三点多,实在让人欣喜,一点的速度可增加基础属性中一倍敏捷,而鬼步的加持下足足达到了三倍的敏捷,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足以让人同阶无敌啊。

  至于那另一部灵技‘隐息诀’,秦天也看了看,进步不大,只是堪堪达到精通,离大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不由郁闷非常,按理说这隐息诀比鬼步品阶要低一些,为何修炼的度却要慢这么多,实在让人费解。

  不过想到自己吃饭睡觉都在运行隐息诀的法门,还只能达到精通,秦天吐血不已,能不能这怎么坑人啊。

  “哎,虽然隐息诀进步不大,但是这鬼步,我却是修炼到了大成之境,十日的苦修,便修炼到了大成,比之家族中记载的第一天才都要快上五天,这番苦修也算是没有白费了。”

  停下脚步,秦天站在庭院之中,望着那颗许久之前种下的树木,暗暗思忖:“这鬼步,效果极佳,虽仅是大成,但却比某些身法灵技,修至大成境界更胜,不过有个缺点则是,秘籍不全,接下来,想要继续提升,便得想想办法,集齐那遗落的部分。”

  “但尽管如此,有了这大成境界的鬼步,就算遇到大中型的灵兽群我也可以保命,小心一点,应该无碍,现在也应该走了,不然没有杀戮点,提升修为不知道要等到哪里去了。”

  “另外,距离下个月的抽奖也快要到了,就算遇到大型的时灵兽群,直接召唤出西门吹雪附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举突破灵师都有可能。”

  秦天暗忖之间,从腰间悬挂的一个剑鞘中,猛然抽出一柄剑身沾满了锈迹的古剑来。

  这柄古剑,锈迹斑驳,就像是一件中看不中用的古董。

  但是随着秦天震荡灵力,一股劲气轰然从丹田气海爆发,猛力一抽,一把寒光可鉴的软剑,顿时就从那把古剑的剑身之中,一抽而出。

  赫然是一把灵兵,而且品阶不俗,乃是秦天从一个地摊上买来的,颇为不凡!

  手拿寒光迸射的软剑,秦天灌注体内灵力,向前一斩,顿时之间,剑光如火焰般爆射出来,迎风见长,剑锋迫人。

  几乎是在肉眼可以看到的情况下,直接是将粘稠的空气,硬生生的削得破碎,爆发出刺耳的尖啸。

  “果然是一柄好剑!”望着手里的软剑,秦天忍不住赞叹一声。

  “既然你是我从地摊上买来的剑,那就是灭天吧!”

  满意的收回软剑,包裹好,带在身边,体悟剑道。

  这种方法是从前世一本古书上看到的,欲要练剑,需要养剑,以自身的血气不断温养宝剑,片可不能离身,当你将整把剑和人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之时,才能用剑。

  养剑和用剑,秦天并不在乎,这些都是虚的,重要的是宝剑憋在腰间,可以更好的装逼,如果学剑不是为了装逼,那就毫无意义。

  就如前世那最火的撸啊撸中,那风骚的亚索,腰间跨剑,一句死亡如风,常伴吾身,顿显绝世之气。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