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戮天神帝 > 第四十四章九转凝火草
  而且他们的骑术,修为,似乎都是过人一等,这些人聚集到一起发起冲锋,简直如一道钢铁洪流。

  远远望见之后,便有一种心神为之夺,心惊胆战的感觉,一身的修为,能够发挥出八成,就已经算是心里素质不错的了。

  “这群匪徒,果然不愧是在天兽山脉周围盘踞肆虐多年的悍匪,一个个的,只怕最弱的都有灵者六七阶的实力吧!”

  秦天望着来人,神色不动,但心下却是暗暗思忖起来:“虽说天兽山脉,匪徒云集,但能够聚集起来修为最弱,都是灵者三四阶的麾下,这伙匪徒的来历,只怕是不一般啊!”

  秦天想至此处,目光在这群匪徒的身上一一扫过。

  顿时,就发现这群匪徒虽然穿着各异,但每一个的匪徒的上衣前侧,都是绣着一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白马。

  并且,除却这衣服上绣着的白马,其胡子拉碴的面颊之上,也是一个个烙印着一只白马。

  瞧见这个白马的标志,秦天的脸色,霍然之间就是大变:“白马……脸上烙印白马徽章,这乃是天兽山脉黑风寨‘白马义从’的标志,难道这群纵马而来的匪徒,乃是天兽山脉赫赫有名的‘白马义从!?”

  秦天清楚的记得,在天兽山脉上肆虐的匪徒虽多,但能够形成气候的,却仅是那么几支。

  而这黑风寨,就是这形成气候的匪徒势力之一。

  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让秦天可是记忆颇深的便是这只匪徒取的名字,‘白马义从’,那黑风寨的寨主更是大名鼎鼎的公孙瓒,若非秦天知道这公孙瓒是土生土长的土著,而且没有丝毫的出格表现,完全没有一个穿越者应有的觉悟,恐怕以为这公孙瓒,是从三国穿越过来的。

  不过即便如此,这个公孙瓒所训练的‘白马义从’也是战力恐怖,骑乘的匪徒悍不畏死,攻城掠地,无往不利,再加上领头的公孙瓒乃是灵师九阶的大高手,只差一步便可踏入大灵师的恐怖存在,在洛雨城周围少有人能惹。

  如这等凶残的悍匪,竟然会追击四旬中年人至此地。

  倒是有些出乎秦天的意料,与此同时,也显现出四旬中年人此番的收获,不可谓不大。

  这才召来了‘白马义从’这伙杂碎的贪心,引来杀身之祸!

  “前面的可是‘药帮’铁老大!?你们溜得可真是快啊,!”

  扬鞭催马,人尚在几百里外,那伙白马义从之中,一个面目狰狞,脸上有着一道贯穿刀疤的汉子,便冷冷说道:“自从我公某人接到消息,便迅速的带领麾下二十多条汉子,猛追猛赶,竟然也让你差点进了洛雨城,不过此番,就算你等进了洛雨城里面,我公孙瓒也要进入城内,将你们揪出来!”

  “公孙瓒……黑风寨白马义从的首领!”

  闻得那刀疤汉子之言,四旬中年人铁老大,脸色剧烈变化:“诸位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等药帮之人,不过是在洛雨荒原采集药材,貌似没有招惹到贵帮的地方,公孙当家的,为何要对我等下狠手!?”

  “为何要对尔等下手,铁老大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明知故问?”刀疤汉子冷声喝道。

  闻得刀疤汉子之言,四旬中年人铁老大,巨变的脸色再度变化,旋即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公孙当家的,你们此番,之所以狂追我等数百里,应该是看上了我等此番采集到的些许灵草吧……贵帮人精马壮,我铁某人是招惹不起。”

  “今日,我便把我等兄弟,此番进入洛雨荒原上的收获,九成九拿出来,奉送于公孙当家的,还请公孙当家的给点薄面,就此离去。”

  听到铁老大此话,那刀疤汉子未知可否的说道:“只要铁老大你拿出我们帮主要的东西,我等自然不会对你们动手的。”

  “须知,我黑风寨白马义从,在天兽山脉可是响当当的,说话算话。”

  听得刀疤汉子这话,四旬中年人铁老大稍一犹豫,便出声道:“兄弟们,把手上的东西都交出来吧,人家人多势众,咱们惹不起,认栽吧,就当这一回,咱们白跑一趟了。”

  随着铁老大这话一出,在场的众汉子怒目圆睁,最终却纷纷低头,将身上采集的药材,灵草等等,尽皆拿出来。

  而后,铁老大派人收集起来,便是送到那刀疤汉子身前。

  那刀疤汉子见此,面无表情的上前几步,在这一堆的灵草、药材中扫一眼。

  随后,其脸色就陡然变得难看的问道:“铁老大,你这是在耍我么?你给我的都是些什么垃圾!我要的,可是那株三品灵草‘九转凝火草’,而不是这些东西!”

  “九转凝火草!?”

  闻得刀疤汉子这话,那铁老大赫然是愤怒的道:“这等灵物,我怎么可能采集到?”

  “嘿嘿,铁老大,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刀疤汉子喝道:“你们此番进入天兽山脉,我可是有着眼线跟随的,他跟着你等一起进入了天兽山脉深处,经历重重危险,方才采集到了一株三品灵药‘九转凝火草’,打算拿回去,送到洛雨城的大型拍卖场去拍卖,你以为我不知道?”

  “知道又如何,公孙当家的,这三品灵药‘九转凝火草’,我铁某人确实采集到了,但因此也折进去了十余名兄弟。”

  铁老大肃然说道:“所以,这九转凝火草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拿出来给你,需要拍卖出去,安顿死去兄弟们的家人,不让其家破人亡。”

  “嘿嘿,铁老大你倒是有情有义,不过,这对我公某人没有半点用。”

  刀疤汉子阴沉沉的道:“你要知道,你手里的这株三品灵药‘九转凝火草’,可是我们弟兄接下来的酒钱,你不给也得给!”

  站在破旧茶铺里面,秦天听到刀疤汉子与铁老大的对话,心里已经知道,一场厮杀,已经是在所难免。

  因为这四旬中年人铁老大,此番采集到的灵药‘九转凝火草’,委实太过贵重,若是拍卖出去,至少也能落下几十万两银子,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铁老大得到宝物,却还想着留下来拍卖出去,安顿死去死去的家人。

  这必然不会被黑狐义从所容许,故而,除非是铁老大最后关头,放弃手里的重宝‘九转凝火草’,否则,必是一场血战。

  想及此处,秦天眼中的神色收敛,心中坚定,唯有经历血战,方能成长,轻轻的擦拭着手里锈迹斑驳的古剑,只待大战爆发,便催动手中兵刃,席卷四方,养出无敌意志。

  “铁老大,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将手里的‘九转凝火草’交出来,如若不然,休怪我公某人心黑手辣!”

  十几米外,刀疤汉子一行二十余骑,已经全部下马,每一个人,手里都握紧武器,杀气纵横,如狼烟滚滚蒸腾!

  如此环境之下,那铁老大眼睛中闪过一波、波挣扎,尤其是向着身侧二十余名药帮的汉子身上看过去,见得他们都是咬牙切齿,永不妥协之状,旋即也是心下一横,应道:“公孙当家的,别欺人太甚,今日,若想得到‘九转凝火草’,便先从我铁某人的尸体上踏过去!”

  “找死,铁老大,你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闻得铁老大此话,那刀疤汉子脸上的贯穿伤,顿时宛如一只巨大的蚯蚓,剧烈的蠕动起来。

  而后,眼中冷森森的杀意爆发,便是一马当先,骑上身侧的雄健大马,催马扬鞭,整个人宛如与马匹融为了一体,向着铁老大等人,冲击过来。

  而随着刀疤汉子的动作,其身旁的二十余名黑狐义从,堪称是动作娴熟,宛如事先演练了十几次一样。

  也是一个个的翻身上马,手里的武器在马背上拍击,便发动了钢铁洪流也似的冲击!

  二十余骑雄健大马,在二十余名白马义从的催动下,速度快得惊人,狂暴冲击过来。

  尤其是那当先一步的白马义从的首领公孙瓒,更是若那猛虎下山一般,气势无匹,霸道无边。

  他一人一马,纵马奔腾,手中一把巨大的长刀挥舞之中,漫天的刀光纵横,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横跨十几米的距离,冲击进入了破旧的茶铺。

  这茶铺,仅是以篱笆与木棚搭建起来的,根本不堪一击。

  随着公孙瓒一人一马,冲击进来,顿时就将其冲击得四分五裂。

  并与同时,他手里的巨大长刀猛力挥舞,只见得刀光闪耀,并且夹杂着一抹血迹洒出。

  旋即,就有足足三名四旬中年人铁老大麾下的汉子,被公孙瓒手里的长刀,活生生劈死,血溅当场!

  “公孙贼子,尔敢!”

  望见自己刚刚还大声说笑的兄弟,眨眼的功夫,就被公孙瓒斩杀三人,那四旬中年人铁老大,怒喝一声,旋即就抽出一把完全由钢铁锻铸而成的铁锤,猛然甩出去,如大锤倒塌,直逼公孙瓒的面门。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