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总裁爹地霸气宠 > 第63章 慕小白要改名
  第63章慕小白要改名

  他念书的声音很好听,字腔圆正,就似专业的播音员一般。

  慕小白在一旁很认真听着。

  慕雅静悄悄上了楼。

  无论郁少谦这个人怎么样,但不可否认他真是一个好父亲。

  他处在高位工作繁忙,却还有耐心陪着慕小白念书,慕小白能那么快就喜欢他是有道理的。

  等她走后,相信慕小白也会过得快乐的。

  只是她到时候不能和慕小白生活在一起,她会有多难过呢?

  慕雅静简直不敢想。

  那一定会很痛很痛吧。

  慕雅静唇边划过了苦笑。

  再痛,也会过去的。

  生活总要继续下去。

  只要为了慕小白好,她可以付出一切。

  整理好衣柜后也无事,慕雅静索性就拿出毛线和织衣针。

  那是她特地买的。

  她想在走之前亲手给慕小白打几件毛衣。

  平时陪着慕小白都没有空,这会有空了慕雅静就开始织毛衣了。

  许是织毛衣织得认真,她竟然都忘了时间。

  直到有佣人来敲门。

  “慕小姐,小少爷要睡觉了。”

  慕雅静一惊。

  她看了一眼时间,这会竟然都晚上九点了。

  她急忙站了起来:“小白在哪,我来抱他去睡觉。”

  “先生抱着小少爷呢,先生让我和你说声。”佣人说道。

  慕雅静明白了佣人的意思。

  她拿着毛衣:“那我先出去,让他们进来吧。”

  慕雅静下了楼梯,恰好就撞上了上楼梯的郁少谦。

  郁少谦怀里抱着慕小白。

  小白睡得口水都要流了下来。

  看到慕雅静,郁少谦就全当没有看见径直而去。

  慕雅静在心里叹了声。

  男人的火气有这么的大吗?

  慕小白要睡了,他明明自己可以来说,却要佣人来转告。

  不过转念一想慕雅静又想通了。

  郁少谦一向高高在上被众人追捧,这样的男人何时受到过女人的拒绝,更何况在郁少谦眼中,她慕雅静就是个一门心思想要巴结他的女人。

  被这么一个女人拒绝,郁少谦的心中肯定是非常不痛快的。

  慕雅静走到了客厅。

  她坐在了沙发上。

  关于郁少谦的各种心思她全部压了下来,她认真织起了毛衣。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慕雅静听到了脚步声。

  连脚步声都透着尊贵,除了郁少谦没有别人了。

  慕雅静没有抬头。

  她想,郁少谦只是经过而已,毕竟男人方才在楼梯上看到了她都没有和她说话也不可能是来找她的。

  然而脚步声却偏偏落在了她跟前然后停了下来。

  慕雅静呼吸微凝。

  片刻后她抬起了头,恰好和郁少谦居高临下的视线对上。

  男人视线幽深,沉静,就好像一汪看不到尽头的千年古塘一般,又好似有魔力的黑洞,能将人都吸进去。

  “慕小白。”郁少谦声音低沉:“要改名。”

  慕雅静心头一跳。

  她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却没想到这么快。

  慕小白进了郁家,不可能还和她这个母亲姓的,总要跟父亲姓。

  “不能随你的姓。”郁少谦又说道。

  客厅的灯光落在他矜贵的脸上,俊美的五官显得有些冷萧。

  慕雅静手紧了紧。

  “哦,我明白了。”慕雅静说道。

  简单一句话,却包含了失落和难受。

  这语气里的酸涩让郁少谦微微拧了眉头。

  不知道为何,看到慕雅静这模样,像有什么钝器狠狠撞击了一下他的心。

  甚至让他下意识想要安慰慕雅静几句。

  可话都唇边了却又被郁少谦吞了回去。

  他想到了慕雅静昨晚说得话,想到了慕雅静的不识好歹,郁少谦转身走了。

  等郁少谦走后,慕雅静将手中的毛线放到了一旁。

  她将头埋在了臂弯里。

  她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如果就要给另外一个男人还要跟这个男人的姓了。

  她不知道如何来说自己的心情,总之就是很压抑很难受。

  良久后慕雅静将头抬了起来。

  她继续拿起毛衣织着。

  生活还要继续,她难受是没有用的。

  何况她不是早就对自己说好了吗,只要是为了慕小白好,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夜,越开越深沉了,窗外的夜色就像墨一般化都化不开来。

  这是郁少谦第三次来到了客厅了。

  之前两次,他只是站在楼梯上没有下去。

  他是看客厅的灯有没有关。

  如果没有关的话,证明慕雅静还在下面。

  第三次,已经是接近凌晨了。

  客厅的灯还是开着的。

  郁少谦拧紧了眉头。

  都这么晚了,那个女人还不睡觉坐在客厅里是想要做什么?

  本来慕雅静多晚睡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偏生那客厅亮起的灯光又像刺人的针,直直刺进了他的目中。

  他可以不来看,偏生又要来。

  好似只有灯熄灭了慕雅静去休息了,那根眼里的针才能够拔出来。

  郁少谦想到了方才慕雅静那失落的样子。

  她是因为慕小白要更名所以才失落所以才那么晚不睡觉?

  虽然看不到慕雅静现在是什么状态。

  但郁少谦脑中却很应景浮现出景象。

  慕雅静失魂落魄坐在了沙发上,脸色惨白。

  郁少谦眼眸微缩。

  他走到了客厅的开关处。

  “咔”

  一声响,他关闭了客厅的灯。

  只有这刺人的灯光消失,慕雅静才会回房休息。

  慕雅静正在织毛衣忽然明亮的客厅就一下黑了下来。

  她慌张站了起来。

  怎么会突然关灯了?

  难道是短路停电了?

  不可能啊。

  像郁家这样的豪宅无论是停电和短路都没有可能啊。

  慕雅静也不知道客厅的开关在哪里,就往楼梯走去,想看看楼上的卧室是不是也没有电。

  然而刚走几步,忽然冷不丁看到眼前一道人影。

  此刻客厅全黑,突然出现的人影让人心生一种诡异之感。

  慕雅静吓得魂飞魄散。

  “你是谁!”慕雅静立即喊道。

  那人没有说话。

  慕雅静想不会是进了小偷吧。

  慕雅静拿起手中尖锐的织衣针就像对方刺去。

  “慕雅静!”带着些恼怒的声音在慕雅静的耳边响起。

  慕雅静一愣。

  那是郁少谦的声音。

  慕雅静吓了一大跳。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黑灯瞎火站在这里的竟然是郁少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