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数据废土 > 第四百二十三节 拜访
  陈兴也是没办法了,这小胖子若是在一开始表现镇定,说两句话蒙混过关是没问题。可坏就坏在,小胖子被问到后一副心虚的样子,说话结结巴巴,再说什么对方也不会相信了。

  接下来只能靠阿茂自己了,就算他陈兴是情圣,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结果第二天回到课室,他就看见阿茂垂头丧气地坐在位置上,目光呆滞,神色颓然。陈兴心里咯噔的一下,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后来怎么样了?”陈兴问道。

  “没,没怎么样……”阿茂支支吾吾,陈兴再三质问,这才说出实情。

  “我看书上说,和女孩子约会的时候一定不要冷场,如果两人实在没有话题,可以说点儿黄色笑话调剂气氛……”

  “黄色笑话,你说黄色笑话!”陈兴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着陈兴近乎崩溃的表情,阿茂自知做错了事情,头低得快要贴到地板上去了。

  陈兴差点儿吐出口老血来,精细准备了好几天,结果却功亏一篑。

  和女孩子讲黄色笑话一定要看情况。如果阿茂是个超级帅哥,或者一贯风趣幽默,在女生心情愉悦,内心不抗拒的时候,黄色笑话确实可以加分。但是以阿茂的情况,还没有消除女生内心的抗拒,讲黄色笑话就会被视为猥琐行为。

  “最后呢?”陈兴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心情,他必须知道情况坏到什么地步,看看还有没有挽救的余地。

  “她生气了,骂我变态,直接就走了。”阿茂痛苦地说着,摇晃着脑袋,显得十分懊恼。

  “唉……”沉默了许久,陈兴叹了口气,安慰阿茂说没什么,他再想想办法,但心里却绝望无比。走到这一步,前面无论做了多少事情,全部归零,并且还负分。

  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精神层面无法解决的,就用物理层面来解决,就像在飞机上一样,用钱砸!

  下午放学后,陈兴随便吃了点儿面包,等到晚上七点,直接来到金泽丽和她母亲租住的公寓。

  厨房的窗户透出橙光,透过玻璃可见看见里面

  冒起的蒸汽,煎炸的声音伴随着鸡肉的香味传出来。

  来之前陈兴就让诺娃调出了建筑图纸。这是一栋高层公寓,每层有几十户,户型基本都是两房一厅,主要是租借给陪读的家庭。陈兴全身冒起电弧,“滋啦”的一声传送进去。

  眼前是个普通的客厅,墙上挂着液晶电视,浅色的布沙发前铺着白色的毛毯,上面堆着几个印制卡通动物头像的抱枕。沙发上方挂着一幅温馨的田园油画,侧面的五斗柜上摆满了女性用的护肤品,门口的角落里放着布拖鞋,一看就知道是女人住的地方。

  厨房在门口的位置上,地面上拉长的人影晃动着,似乎正在炒菜。从影子的形状上看,应该是金泽丽的母亲。

  侧头看去,连接着客厅的通道有三个门,一个洗手间两个卧室,其中一个卧室门闭合着,应该是金泽丽的房间。电弧再次闪现,陈兴瞬移了进去。

  “滋啦!”

  陈兴出现在贴着粉色花瓣墙纸的卧室中。房间里有股淡淡的甜香,桌前坐着一道窈窕的身影,背对着他,穿着米色的运动短裤和白色的无袖衬衣,柔软的曲线在轻薄的布料中若隐若现。

  差不多同一时间里,金泽丽似乎听到电流的轻响,下意识地转过头来,然后就看见了陈兴,顿时瞪大眼睛,张嘴想叫。

  只见陈兴箭步上前,一手箍住她的腰,一手捂住她的嘴巴。

  “嗯嗯,嗯嗯……”

  金泽丽拼命地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控制,但在镇守级强者的面前,她的挣扎就像狼爪下的小白兔,完全是徒劳。

  挣扎的过程中不免有些身体接触。陈兴许久没有碰过女人,温软的触感传来,少女淡淡的幽香钻入鼻中,不由得心神一荡。不过他很快就恢复过来,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玩女人,而是说服对方和阿茂在一起,让那些道德恶劣的家伙精神崩溃。

  “冷静点儿,我对你没有恶意。这里是卫星信号覆盖区,我是一名遵纪守法的公民,不会对你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陈兴转动手腕,好让金泽丽看清楚他的黑表。

  “我来这里只是

  想和你私下聊点儿事情,如果你能答应我保持镇定,不惊动你的母亲,我就放开你。”陈兴的手稍微松开了一点,“可以吗?”

  “嗯嗯……”金泽丽用力地点着头。

  可陈兴刚松开,就明显看见金泽丽胸前挺起,想要吸气大叫,立即又捂了回去。

  “嗯嗯!”

  金泽丽憋了一胸腔的气,小脸涨红。

  “我再说一次,你要是敢叫,我就杀了你们母女!”陈兴目露凶光,恶狠狠地说道。

  金泽丽浑身一颤,身体逐渐软了下来。

  “很好。”陈兴松开手,金泽丽跌坐在椅子上,大口呼吸。胸前的饱满剧烈起伏,大片肌肤白得晃眼,看得人心神恍惚。陈兴以极大的克制力挪开目光,看向墙上的小布熊娃娃油画。

  房间里十分安静,急促的心跳声清晰可见。金泽丽一只手用力地抓住左胸的衣服,额头冒汗,似乎快要虚脱过去。

  大约半分钟后,她白皙的脸上逐渐恢复血色,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缓缓抬起头看向陈兴的脸。

  “你,你是谁?”她怯生生地问道。

  陈兴的脸色马上变得非常难看。他自认为长得还算可以,却没想到,做了一周的同学,对方竟然不认识他。

  简直就是目中无人,这个小绿茶实在太过分了!陈兴几乎忍不住要当场教育她做人的道理,就像那个机车店的售车小姐,马上就让她明白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世界有多么残酷……

  “我是谁?”陈兴眯起眼睛,脸色阴沉无比。

  金泽丽害怕地向后缩了缩,突然福至心灵,小声惊叫,“啊,我记得了,你是阿茂的亲戚!”

  总算还有点儿印象……

  不过陈兴知道肯定是负面的。他抬了抬手,示意对方注意音量。金泽丽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眼中透着一丝无辜和歉意。

  “我上门拜访,是想跟你聊点儿事情,不过在那之前……”陈兴拉长声音,“我建议你先扫描一下我的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