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数据废土 > 第四百二十四节 交易
  看见陈兴的身份,金泽丽的脸色变得复杂起来,有些吃惊,有些意外,又有些忐忑不安,还夹杂一丝难以觉察的欣喜。

  不知不觉中,她看向陈兴的目光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白皙的俏脸上逐渐浮现淡淡的红晕,似乎不敢直视陈兴的眼睛,别过头去。

  细微的变化分毫不漏地落在陈兴眼中。他不由得感叹,实力就是男人的一切。金钱和地位是打开女人心扉的金钥匙。

  在普通人的眼中,镇守级强者就是山峦一般的存在。镇守一方,位高权重,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改变普通人的命运,就好比当年边缘镇的小喽啰,只因镇长的一句话就成了人人羡慕的小队长。

  “大人,请,请坐……”

  金泽丽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让开位置,将房间里唯一的木椅让给陈兴坐。

  陈兴看了她一眼,大马金刀地坐下。金泽丽有些紧张地抓着衣角,低着头,怯生生地站在旁边,等他开口说话。

  从陈兴的角度看去,胸前的弧度浑圆无比,又翘又挺,禁不住让人有试试手感的冲动。金泽丽注意到陈兴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扭过身体。

  “咳咳……”

  陈兴自知失态,连忙装着咳嗽了两声。

  “抱歉打扰了,这点儿小钱就当是见面礼了。”陈兴一边说着,一边用黑表发了一百金币过去。

  “啊……”

  看到金币入账的提示,金泽丽不由得惊叫一声。对普通家庭来说,一百金币不是个小数目。

  “谢,谢谢!”

  陈兴出手阔绰的程度远超一般人,金泽丽连忙躬身行礼,表示感谢。

  “今天来呢,是有点儿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我是阿茂的表哥,听说他最近正在追求你,是吗?”陈兴问道。

  金泽丽点了点头。

  “阿茂是个不错的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陈兴三世为人,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要不然也不能哄得公主大小姐团团转。

  “他是有些缺点,但他天性善良、

  为人正直,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金泽丽身体前倾,张口想要说话,陈兴抬手制止,示意让他先说完。

  “你们可以尝试一下,实在不行也可以分手,总之我不会让你吃亏的……”说着,陈兴取出钱袋往桌面上一丢,里面的金币互相碰撞,哗哗作响。

  “这里是两千金币,只要你点头,全都是你的了。”

  陈兴这次是下足了血本,金泽丽给他的挫折感实在太强了。他无论如何都要看到阿茂打脸所有同学的画面。

  金泽丽瞪大眼睛看着钱袋,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两千金币,直接买下她们住的这间公寓都够了。白象城的房子,也就二三十金币一个平方米。

  陈兴本以为她会犹豫一会儿,却没想到,十秒钟不到她就答复了。

  “你的好意……”金泽丽的眼睛从钱袋上挪开,目光坚定地说道,“我拒绝!”

  “什么!”

  陈兴差点儿叫了出来,一向无情无义且贪财如命的绿茶居然不爱钱,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我对阿茂没有感觉,我是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的,就算你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会答应。”

  “那就是谈不成了?”陈兴目光一凝,威胁道。

  金泽丽的脸上泛起红晕,这次却是因为生气,声音有些激动,“他又肥又笨,丑得要命,还猥琐,像头大肥猪,被他压着,我宁可去死!”

  金泽丽神色坚决,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既然这样……”陈兴缓缓抬起手,伸向钱袋,“那就……”

  他故意拉长声音,动作非常缓慢,就像电影里的十倍慢镜头。伸向钱袋的手如同磁石般吸引着金泽丽的目光,在她的眼中他看见了欲望和纠结。当手指快要触碰到钱袋的时候,金泽丽先一步地抢了过去,紧紧地抱在怀里。

  由于她动作幅度过大,生怕被人抢走,十分用力地抱着,钱袋将半球体挤得急剧变形,深邃的沟壑在陈兴面前一览无遗。

  “哦?”陈兴慢条斯理地收回手

  ,嘴角挂上了一丝坏笑,“改变主意了?”

  绿茶就是绿茶,任她千变万化还是绿茶。怎么可能不要钱呢?

  “没有。”金泽丽十分用力地摇晃着脑袋,两条马尾辫来回甩动,摇得就像个拨浪鼓。

  “没有改变主意?”陈兴提高了几分音量,眼中透出阴狠,“你想坑一个男爵的钱?”他用上了告诫的语气,“你最好想清楚一点儿,这可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

  陈兴的目光愈发地凶狠起来,“要是惹我发火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但危险之意却丝毫不减。金泽丽脸上的血色急速褪去,身体微微颤抖,显然被吓得不轻。可她的双臂却还紧紧地抱着钱袋,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

  陈兴瞳孔一缩,杀气弥漫而出。金泽丽经受不住压力,下意识地后退,忽然膝盖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啊!”

  大概是屁股摔疼了,金泽丽眼角泛起泪花。

  “还给我。”陈兴朝她伸出手,淡淡地说道,语气中的威压如同山峦。

  “我不,我不嘛!”金泽丽拼命地摇着头,一副倔强的样子。

  “你是当我好欺负吗?”陈兴龇起牙齿,如同一头凶狼,随时都会扑上去,撕开猎物的喉管。

  “我,我没有……”金泽丽极力争辩着,仿佛遭受了极大的冤屈。

  陈兴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的眼睛看,一言不发的凶兽才是最可怕的。

  陈兴的目光彷如利刃,金泽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光,低头看着地板。犹豫了几秒,她仿佛鼓起很大的勇气,深深地吸了口气,抬起头,目光逐渐坚定起来,一咬牙,说道,“我可以跟你!”

  “什么?”陈兴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我可以,可以……”金泽丽支支吾吾,俏脸涨红无比,“可以做你女朋友。”

  “做我女朋友?”陈兴笑了,声音里透出一丝玩味,笑容更是充满了戏谑,“你觉得自己够资格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