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数据废土 > 第四百四十三节 生存
  “尼,尼好,达人……”

  这两个流民的大陆通用语很糟糕,估计平时用当地的土话交流。他们之所以表现出友善,原因不在善良,而是看见陈兴背着枪。

  陈兴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两袋军用口粮。两个男性流民看得口瞪目呆,他们未必见过空间物品,但肯定知道这是“大人物才有的手段”,愈发地老实起来,低着头,唯唯诺诺。

  “看看这张地图,告诉我怎么走,它们就是你的了。”陈兴用便携屏幕连接黑表,调出手绘地图给两人看。

  这些流民都很弱小,不用担心泄露信息造成的麻烦。两个流民看了半晌,都摇了摇头,说他们不知道,但村里的长老可能知道。

  流民的栖身处肯定离水源不远,片刻之后陈兴就跟着两人来到村落。这里是石头山背风处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挂着二三十顶破旧打满补丁的帐篷。女人在帐篷外干活,小孩在旁边玩耍,看到陌生旅人进村,纷纷抬头张望,一个胆子较大的男孩跑过来,朝其中一个男性流民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估计是嫌小孩烦,或是出于保护目的,交谈几句后,男性流民做出打人的动作,男孩一溜烟地跑了。

  村子中间用木材架着一具镰刀甲虫的尸体,甲壳里面的组织都被挖空,复眼也成了空洞。

  荒野深处的环境十分恶劣,很难单纯靠种植生产,所以流民会狩猎较弱的变异生物,除了活尸外什么都吃。

  由于变异生物的体内含有丰富的灵能和变异基因,流民的身体素质会比普通人高很多,甚至有可能成为顶级强者。据说麦可罗罗就是流民部落出身,只是相较于通过工厂提炼的药剂来说概率低了不止十倍。

  变异生物的肉中含有大量毒素和完整的物种生命印记,直接食用会有三种结果,最好的就是变强,剩下的是中毒身亡和基因过度变异成了怪物。

  工厂的提炼是将尸体中的灵能提纯,并且将物种的生命印记破坏,成为残缺的印记或者印记碎片,人类在吸收变异生物能力

  的同时也不会被异种生命印记侵蚀,这种现象在学术上被称之为“印记取代”。

  就是当一个强大的生命印记和弱小的生命印记发生对抗时,弱小的一方将会被取代。简而言之,一个过分弱小的人食用镰刀甲虫的肉很可能导致甲虫化变异,最后变成半人半虫的怪物。

  但有利也有弊,工厂的提炼过程中会损失大量的灵能,十不存一,直接食用的效率会非常高。

  陈兴直接吞食狼王晶核突破极限就是这种情况,只要能克服毒素并征服物种的生命印记,实力就会大幅度提升。

  不过话又说回来,毒素会一直作用于人体,长期食用会损害原本的寿命,所以流民的生命普遍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能上七十岁就算是高寿了。

  一个老女人正用木杆搅动着锅里的食物。那食物黑糊糊的,像是多种东西混合在一起的浆糊,搅动时能看见彩色的管状物,依稀可以判断出是虫类的血管和神经。陈兴只看了一眼就有些反胃,这东西还真不是人吃的。

  尽管带路的两个男性流民看起来还算强壮,估计有小精英级或精英级的实力,但背后和肩膀露出来的皮肤有些黑色斑点,这是长期食用变异生物的肉逐渐积累在皮下的毒素。

  这个世界有大量的流民,他们并不包含在三十亿的人口统计中,非官方的估算全世界有七亿的流民。他们中间有些是被迫的,有些则是自愿的。远离俗世的纷争,经营自己的小家族,何尝不是一种选择?

  眼前这个位于格拉斯丘陵中心的村落十有八九就是后者,与世隔绝,就是生存环境差了点儿,不然就是世外桃源了。

  村落的最里面有个石洞,门口架着两个火盆,旁边站着一个手持长矛,背着步枪的健壮男人。

  看到陈兴,健壮男人正想上前阻拦,却被其中一个男性流民迅速拉开,叽叽呱呱的说了几句土话,然后就让开了。

  山洞不深,走七八米就到了。地上铺着不知名的兽皮,空气中弥漫着一股

  草药的味道。一个干瘦的老者跪坐在小桌旁,身后放着许多瓶瓶罐罐和石制的药钵还有一些看不出用途的石制器皿。

  走在前面的男性流民上前叽叽呱呱了几句,又指了指陈兴,大概是说明陈兴的身份和来意。

  “年轻的强者,我代表阿桑部落欢迎你的到来。”

  老者起身行礼。荒野之上强者为尊,不管年龄大小地位差别,拳头硬的就是佬大。

  陈兴给出地图,老者仔细看了一会儿,说道,“往西走三十公里,看到鹰嘴岩再往北走几公里就到了,不过那可不是一个好地方,我年轻的时候去过,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

  “什么事情?”陈兴追问道。

  “在那里很容易迷路,在树干上做好的记号会奇怪的消失。大白天的突然起雾,雾中似乎能听见歌声,就像幽灵在唱歌,树木仿佛在窃窃私语,就像有很多人在偷偷看着你、议论你,那种感觉说不出的可怕,我本以为能捡到好东西,当然我也捡到过,卖给一个过路的商人换了两只山地骆驼……”

  老者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眼中透出恐惧的光芒,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景象。

  但这些对陈兴来说都不算什么。他三世为人,不相信世上有什么神神鬼鬼,只要实力足够什么都不怕。他现在有短距离瞬间移动、三重奏、狼王、火焰免疫,一堆保命技能,就算打不过也能跑。

  “有人愿意带路吗?我可以支付酬劳。”他拿出一袋金币问道。

  两人男性流民看着敞开的袋口里金灿灿的钱币露出了贪婪的目光,但最后都摇了摇头。

  “年轻人,如果不是非常必要,我劝你还是别去了。”老者说道。钱是好东西,但必须有命去花。

  询问完,陈兴留下两袋军用口粮和五个金币就离开了。一方面是赶路,另一方面也不想被邀请尝试甲虫米糊,那东西想起来就胃抽筋,估计快要饿死也不会吃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