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数据废土 > 第六百三十八节 信号
  灰雾笼罩着码头,依稀的火光渐渐没入黑暗。

  皮靴踩踏着木板桥,简陋的木板发出嘎吱嘎吱的轻响,缝隙中不断传出海水的声音。

  摸索前行了百米,脚下的木板终于换成了沙子。脚踏实地的感觉令人安心。

  环眼望去,能见度只有十多米。沙滩上插着许多木桩,东倒西歪。每根木桩上都绑着绳子,另一头延伸到海里,绑着棚顶破洞的小渔船。

  踩着细砂朝前走,一片朦胧的建筑映入眼中。

  木头和帆布搭建的简易小屋,挂着渔网的木架子,丢在角落的篓子,柴火燃尽的铁锅,地上到处都是吃剩下的鱼骨头和玻璃酒瓶,脏乱随意。

  看来是个小渔村。

  此刻渔村中寂静无声,似乎一个人都没有。

  哥布林举着火把四处翻找,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有人类居住的痕迹,但穷得只剩下一些破碗破罐和勉强称之为被子的破布块。

  穿过破落的小渔村,一个巨大茅草房出现在视线中。

  长宽有数十米,墙体由巨大的花岗岩垒砌,上顶盖着厚厚的茅草。

  狭小的窗户里透出温暖的火光和阵阵喧笑。

  门口挂着大块的木牌,雕刻着两个啤酒杯碰杯的图案。

  这绝对是陈兴见过的最大的酒吧。

  走上台阶,推开木栅栏门,酒吧在瞬间变得静寂无声。刚才还能听见的喧嚣和餐具碰撞声在同一时间里消失,数十道警惕的目光扫了过来。

  宽大的餐厅里围坐着二三十桌男人。他们身材各异,或是粗壮魁梧,或是矮小瘦弱,一应俱全,但他们都有个共同的标志——头上绑着头巾。

  头巾颜色各异,喷涂着不同的图案,骷髅头、刀剑、幽灵、炸药,什么都有。

  陈兴神色淡然地走向吧台。

  那吧台有十多米长,后面的酒柜里摆满了五颜六色的酒瓶。

  在吧台的对面,隔着几张圆桌,是一个巨型壁炉,里面柴火烧得十分旺盛。

  一整只的烤牛用钢管穿着,架在壁炉前,牛肉已经被削走大半,露出粗大的牛骨架。

  走到吧台前,轻轻一蹬,坐在高脚椅子上。酒吧老板靠了过来,手里拎着酒壶和杯子,打量了陈兴几眼,倒了杯酒推过来,说道,“生面孔在这里可不多见。”

  陈兴接过杯子,烈酒的味道弥漫而出。

  “最烈的朗姆酒。”似乎怕客人觉得酒有问题,酒吧老板自己倒了一杯,一口灌了下去。

  陈兴拿起酒杯喝下去,酒气呛鼻,喉咙如同火烧一般,一直蔓延到胸腹之间,久久不能化去。这让陈兴想到了工业酒精,同样烈得让人感到全身在燃烧。

  “我想打听一个人。”陈兴将三枚金币叠在一起,推了过去。

  “打听人?”酒吧老板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在海鸥岛打听情报,可不是一件受欢迎的事情。”

  陈兴眼角的余光看见,其他人都停止了进餐,离开位置,朝他缓缓围过来。高矮胖瘦,全是一脸凶狠。

  不难猜出他们的目的。这里都是海盗,作奸犯科不过是家常便饭,自然担心赏金猎人或是海军。

  “我找的是一位

  朋友。”为了避免误会,陈兴开口表明立场,“更准确的说,是一位我所尊敬和崇拜的前辈。”

  “谁?”

  “夏德·辛克莱,深海传奇。”

  酒吧里顿时一片哗然。

  “他竟然认识那个老流氓!”“太不可思议了,会不会是他流落在外面的私生子?”“不,他绝对是哪里的海军!”“不要相信他,他是来抓我们的人!”“把他丢到海里喂鲨鱼!”

  酒吧老板深深地看了陈兴几眼,抬起手,示意海盗们噤声。

  “你有信物吗?”酒吧老板放下酒瓶,双手压着吧台边缘,盯着陈兴的眼睛,仿佛要借此看透他的灵魂。

  “信物?”陈兴眉头微皱,他可不记得前镇长给过他什么信物。

  “就是海王送你的东西,怀表、六分仪、望远镜、放大镜,或是什么别的小礼物。”酒吧老板说道。

  陈兴忽然想起,在夏德·辛克莱离开的时候,小伍留给他的一句话。

  “老大送你的枪,可别贱卖了。”

  原来如此……

  陈兴瞬间明白过来,夏德·辛克莱送他的灵能银星,就是“信物”,下意识地伸手摸向后腰。

  “别动!”

  四周哗啦啦一片拉动枪栓的声音,无数长枪短炮在同一时间里指向了陈兴。

  由于动作太急,最靠前的一个面相凶恶的矮胖子端着酒瓶,瓶口对准陈兴,而他身后同伴的散弹枪正抵着他的后脑勺。

  大概是感觉到后脑勺上冰冷的触感,矮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