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我弟弟不可能是暴君 > 34.第34章 布丁
  要说那云老爷也是刚从外地到都城当官,云小姐,也刚好达到入宫选秀的资格,加上后来一系列看着很合理的巧合,却处处透着诡异的事情,让花似瑾不由的阴谋论一番。

  “做什么,我还说委屈你了?”香儿见花似瑾不说话,便稍微缓和了些语气。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牛乳和蜂蜜是这么贵重的东西。”花似瑾叹气,她还曾经想过,要不要让轩辕逐一天两杯牛奶呢。

  既然牛奶那么珍贵,她暂时就必须想想其他的方法了。

  “哼,现在知道了吧,你若是想要,可以直接开口找我要,多了我给不了,少了我总有自己的门路。”见花似瑾认错态度良好,香儿反而气不起来了,毕竟面前的花似瑾只是个小丫头。

  “不过我要牛乳和蜂蜜真的是为了当食材。”

  “你胡说什么呢?蜂蜜暂且不说,那牛乳是能吃的吗?味道腥膻不说,有人试着拿牛乳给小猫喝,小猫没两天就腹泻而死了。”

  “额……那样的情况,大概是处理的不得当吧。”花似瑾不知道怎么解释有些猫先天对乳糖不耐受。但是所有的动物或者人都有个体差异。

  就比如酒精,有人喝酒千杯不醉,有人浅尝辙醉。

  有些事情毕竟是特例,小概率事件不具有普遍性。

  这个时代很多东西对花似瑾来说能吃的,对这个时代的人可能只是野草。

  而他们认为能吃的,花似瑾却觉得苦涩难以下咽。

  而这个时代在医术上,更是让她有些恐惧,比如偏头痛会在你的头骨上钻一个洞,以用来缓解头痛,并且在此期间还是不使用麻醉药物的。

  好吧,其实这时候也没有麻醉物。

  除此之外,这里的人还用热烙铁治疗痔疮,用冰锥敲击眼窝,放血治疗眼部疾病等等。

  总之,短短的几个月,已经刷新了花似瑾的常识。

  如果说,在穿越之前,花似瑾对针灸术的印象是挺招人反感的,拿针在身上戳来戳去把人戳得跟针板一样,还不如退烧片见效快,那么现在,针灸术在她眼里,无疑是非常讨喜的医术。

  她准备有了闲钱,就马上找人去定制一套针灸专用的针,选材方面,她准备用银针。

  虽然,现代的临床上一般并不使用银针,多数使用不锈钢针。因为银针太软,而且容易断,容易造成医疗事故;但是在这个时代,她没有太多的选择。

  毕竟她脑袋里一大堆的医书,其中《黄帝内经》《灵枢?九针十二原篇》《灵枢?官针》之类的都有记载针灸的事情,准备一套针,往后她或者轩辕逐生了小病,就能自己解决,省去一大笔医药费。

  哦,对了,刮痧和拔罐的她也得准备一下,毕竟都是好东西。

  想到这里,花似瑾便回神对香儿笑了笑,转移话题,对她提及之前壁炉的安装位置的事情。

  “我有吩咐下去,可能他们以为你要壁炉只是为了保暖才会这样吧。”香儿皱着眉说道:“其实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壁炉装在外面的小厅,等天冷了,那里需要燃烧大量的炭火才能暖和起来,而且热气容易散掉,你现在的情况,用的起那么多炭吗?”

  花似瑾一口气噎着,心道这香儿说话好直接。

  “香儿姑娘有所不知,这碳若是一直在密封的房间里烧制,很容易产生有毒气体,对人身体有害。”花似瑾解释道。

  “胡说,这宫里宫外那么多人都这么烧着也不见谁中毒了。”香儿觉得花似瑾有些多事。

  花似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毕竟在这个连玻璃窗防盗门都没有的地方,只是燃烧一个或者两个炭盆,一氧化碳中毒的几率确实不太可能,可是壁炉的话里面的碳用的比较多,很可能就会造成一氧化碳中毒。

  而且,她冬季的时候,是准备用棉絮把门窗透风的地方都封上的。

  “算了,你别说了,反正这件事情我会跟王爷说的。”香儿见花似瑾面有难色,便说道。

  虽然不知道花似瑾的原因,但是她总不至于拿自己开玩笑,回去之后她是一定要跟王爷说这件事情的,毕竟,王爷自己也准备在房里做个壁炉呢。

  花似瑾叹了口气,开始观察新的烤炉。

  此时烤炉已经基本成型,她准备先烤制蜜汁烤翅和香辣烤鱼。

  在准备材料的时候,花似瑾看到一脸好奇的看着烤箱的轩辕逐和香儿,就拿了几枚鸡蛋出来,准备做一个超简单蛋奶布丁,毕竟牛乳这种东西,她平日里是有钱也交换不到的。

  想来牛乳确实是贵人们才能享受的。

  不过……他们不是用来喝,而是用来敷脸和泡澡的。

  香儿好奇的看着她把牛乳上锅煮,便忍不住提醒她,牛乳是很珍贵的,一般来说都是兑了水用,哪有直接烧开了的,花似瑾笑着解释了一下,这样是为了卫生。

  而且,牛乳其实是能喝的,只是有些人的肠胃不适应罢了,做成点心一般人都能吃。

  而且,她给煮一下,卫生也有保障。

  香儿对此将信将疑,花似瑾也不勉强,只是加快手上的动作,快速做完布丁。

  牛奶布丁的味道,自然受到两人的欢迎,就连一直没有什么好脸色的香儿,也被两个牛奶布丁收买了:“没想到,竟然真的可以用来吃啊。”

  “那是自然了。”花似瑾笑着说道。

  “哎,你这个是蒲草?你用它来引火?”香儿看着花似瑾手里拿着的东西,就凑了过来看,发现是最常见的蒲草,便联想到花似瑾和三皇子的生活环境,:“是因为没足够的柴吗?没关系的,以后王爷会帮你们的。”

  “谢谢。”花似瑾笑着点头:“其实蒲草是不错的东西。”

  “怎么会是不错呢,这些东西就跟除不掉根一样,每年贵人们想欣赏荷花之前,大家都要去清扫一下,把这种东西拔了,真不知道它们怎么出现的。”香儿皱了皱鼻子,轻哼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