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绝对牧师 > 第七百零九章:圣战(上)
  嗡。

  夏尔从一处空间折叠地带走出来,然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原点——铺着木地板的幽暗长廊。

  只是,这条长廊明显不是迷宫位面的复制情境。

  “席曼呢?”夏尔前后顾盼,却没有找到前代黑暗堡领主。

  “等等!”

  此时身上还有【奥术视觉】效果,夏尔扫视到一尊卫士雕像后有着微弱的法术灵光闪耀,他不由走过去,稍稍用力推开雕像。

  一排用秘法留下的小字,以通用语写道:事情有变,分开行动。

  “席曼这是什么意思?”夏尔皱眉不悦道,“他单独行动了,我又没有地图,怎么知道结界核心的位置。”

  “两种可能,一是为了避开你,防止你接触结界核心,二就是他的确碰到了麻烦。”梅薇思道,“相比之下,第二种可能性更可怕,席曼可是半传奇的法师,能让他迅速消失只匆匆留下这行字的麻烦……”

  “要是那样,事件就大条了,说明散塔林会有防备,或是什么势力插手进来了。”

  夏尔看着席曼留下的秘法文字在墙体上渐渐消失,随后将卫士雕像挪回了原位,没有胡乱走动,而是询问梅薇思的意见。

  “有什么可以探路的法术么?”

  “在这里法术是被压制的,我能感觉冥冥之中存在的警戒之眼,如果我还有实体,倒是有信心调动法术而不被结界察觉到蛛丝马迹,可是,我现在是借你的身体施法,不可能做到悄无声息。”梅薇思道。

  夏尔有点后悔把‘毒蛇披风’丢到团队仓库了,这时候。能变身小型动物的装备,无疑可以提高他在迷宫中的生存效率。

  “往前走吧,反正出事了有席曼顶着。佩尔苟斯特更仇视他。”梅薇思一阵轻笑。

  夏尔依言只能拿出盾牌和链枷,自己在幽暗的长廊上行走。

  接下来十分钟。他没有遭遇任何生物,沉寂的地下空间只有他的脚步声。

  千年古堡的地下场所自然充斥着一种阴森气息,有些地方甚至横摆着类人生物的尸骸,看来历代的统治者,并没有对这里进行过一次大清扫。

  “嗯,有战斗声?”

  走出长廊,右脚刚刚跨出却又立刻收了回来,夏尔贴紧墙壁向底下望去。

  他所处的位置地势较高。长廊外居然是一条倾斜向下的坡道。

  外面是蚁巢似的地下大型空间,四壁方正,楼层一层层往上直到漆黑的穹顶,每一层都整理排布着腐烂了的木质门口。

  有些门口已倒塌,有编号的铜牌掉落在地面,夏尔借助饰品在黑暗中有着60尺的视觉,可以隐约看到已打开的房间中有着家具的轮廓,只是摆设都很杂乱,明显被人翻捣过。

  “看来像是法师们的生活场所。”夏尔心中推测。

  看这地下巢穴的规模,起码可以容纳两三千人在此正常生活。战斗声来自地面。

  “你们是如何潜入要塞的?!”

  一个喝问的年轻男性声音令夏尔微微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具体是谁。

  “你是神眷者,我也是神眷者。有什么不可能的?哈哈哈哈……”一个刻薄的女性声音大笑,“孤魔,我在暗日教会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号了,知道么,你是暗日教会黑榜第十一位的人物,杀掉你一次,能拿到不少教会贡献和虔信值呢。”

  “暗日教会!!”

  男性声音更显阴冷,“原来你就是希瑞克的神眷者,那个绿茶婊!”

  “去官网论坛逛逛吧。知道有多少被你骗装备和魔法道具的人在开贴婊你么?能婊到这种程度,我真是佩服你。也只有暗日那个逗逼才会收留你了。”

  孤魔的言语中有着不加掩饰的厌恶和嘲讽。

  夏尔在暗处听着,有被雷到的感觉。

  绿茶婊?

  这演的哪出啊。最近不逛论坛似乎错过了很多大戏。夏尔此刻都有种暂离游戏去恶补游戏时事的冲动了。

  “原来是小魔,难怪声音这么熟悉……“夏尔心念转动,“小魔是班恩的神眷者,出现在黑暗堡不奇怪,这个绿……绿茶婊,是暗日希瑞克的神眷者,能潜进黑暗堡也不稀奇,因为黑暗堡有着暗日的派系。”

  “两个神眷者的撕逼大战么。”夏尔顿时来了兴致。

  “被我骗那是他们傻。”女玩家得意洋洋,“我不骗他们,也会有其它女人骗他们,懂么?我这是给小白上课,牺牲了节操,作一回人生导师……那些小白不止傻,看到漂亮的女人还一个个飞蛾扑火,恨不得把所有装备掏给我讨我的欢心,这能怪我么?”

  孤魔一阵沉默,显然是被这番不要脸皮的说辞彻底打败了。

  夏尔也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