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八章 富贵险中求
  问清了雷不忌住在哪间客栈后,孙黄二人就让他先回去了。

  随后两人又各自回房去洗漱了一番,并吩咐了店小二去准备饭菜。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又回到了黄东来的房间,这时饭菜也都送来了,他们便关好门坐定,边吃边商量起来。

  “结果这疑点还是没解决啊……”孙亦谐刚把嘴里那第一口菜咽下去,便用一种略带忧虑的口气念道。

  “是啊……”黄东来很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不管现在大街小巷上已经把我俩的事儿传成啥样了,但这传言总归得有个源头。”他顿了顿,吃了口萝卜(昨晚吃太油腻了,所以他俩这顿特地只点了些粥、萝卜、花生、酱菜之类的东西,想刮刮肠子),再道,“就比如你被沈幽然‘特邀’这件事吧,你说会是谁传出来的呢?”

  “这可能性就多了去了。”孙亦谐道,“首先,作为知情人的沈幽然,还有他那个车夫老武,都有可能出于某种目的把这消息散出去。

  “其次,他正义门作为本次大会的主办方,为了以示公正,自然得在英雄会召开之前把自己特邀的那些人是谁告诉其他一同拟定邀请名单的门派,所以其他那些门派里的知情人也可能会走漏风声。

  “另外还有……你别忘了咱俩的家人也都是知道这事儿的,我们也没跟他们说过要对此事保密,更何况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没准他们就会在无意中跟谁说起……而一旦他们把这事说出去了,那消息传得可比我们人走得要快,指不定早在我们抵达洛阳之前,我被沈幽然特邀的事就已经传到这里了……”

  听到此处,黄东来顺着孙亦谐的话接道:“然后昨天我们刚到的时候其实这事情还没那么轰动,至少没到人尽皆知的地步……结果我们晚上到不归楼装了回逼,今天这热度就炸了。”

  “没错。”孙亦谐道,“不过这又引出了另一个疑点……”他挑眉道,“我们昨晚在不归楼上的事情,又是谁传出去的呢?”

  “那也不好说啊。”黄东来接道,“昨晚那智仙阁,除了你我之外,还有那薛先生、袁大厨、以及两个我叫不上名字的厨子,后来我们吃饭的时候,又来了好几个给我们上菜收拾桌子的跑堂……再后来我们喝高了,肯定也是由好几个人才把我们抬回客栈来的;谁知道我们‘过三关’的时候到底有多少人在附近?薛先生袁大厨他们又会不会跟自己的同事讲这些事?即使他们几个没有直接外传,也有可能通过其他人的口传出来。”

  “嗯……”孙亦谐点点头,“确实是不好查证啊……”

  “废话。”黄东来仰头喝了口稀饭,接道,“这种事,就算你去找别人当面对质,也未必问的出个所以然来;再说了……人家就是明说了消息是他们传出去的,你又能怎样呢?说起来这都是露脸的事儿,很多人还生怕自己做了类似的事有人不知道呢。”

  “唉……这我都懂。”孙亦谐叹了口气,“名和利,谁不喜欢?这个有句说句对伐……但问题是在享有名利的时候你得具备足够的实力来保障自己才行,要不然分分钟都可能被人干死。”

  “嗨~这我能不知道吗?”黄东来也是感叹道,“妈的老子当年又不是没被人干过,我也担心我俩初来乍到便锋芒过盛,变成众矢之的。”他两手一摊,“但现在已经这样了,咋办嘛?”

  孙亦谐听罢,一时没有说话。

  他又吃了几巡,想了想,很快就有了个鬼点子:“嗯……这种时候,看来只能使出那‘镜花水月’加‘富贵险中求’了啊……”

  “哦?”黄东来太了解这货了,一听就明白,“你是说……我俩干脆把逼装得更大一点,虚张声势,让别人不敢惹咱们?”

  “不愧是黄~哥,我一说你就懂了。”孙亦谐笑道。

  “那你具体准备怎么操作呢?”黄东来问道。

  孙亦谐闻言,勾起一边嘴角,招手示意黄东来凑过来些,接着他就轻声在黄东来耳边道出一计……

  …………

  当天下午,孙黄二人连招呼都没打,从客栈一出来就直奔了正义门的总舵。

  被看门的拦下后,两人便当场报上名号,说要求见沈门主。

  要是换了别的江湖新人如此贸然登门,那看门的八成会直接告诉他们沈门主没空,让他们滚蛋,或者让他们先送份拜帖来再说;但是……孙亦谐和黄东来今儿正好是洛阳城的话题人物,就连这看门的都听说了他们的事。

  于是,在短暂的犹豫后,那看门的喽啰最终还是决定进去通报一声,让他们在门前暂等片刻。

  这会儿,那沈幽然正坐屋里听帮里的财务做汇报呢,那看门的兄弟进来把情况一说,沈门主都愣了……

  不过他愣了几秒后,很快就露出了笑容,并在心中暗道:“这俩小子……居然主动找上门来了?这又是什么路数?哼……有点儿意思。”

  念及此处,他便让管账的先生先行离去,再吩咐道:“差人备上好茶,速速有请二位公子。”

  沈幽然的回应,让那看门的也松了口气,后者真怕门主来一句“什么鸟人登门你就过来通报了?下次再这样我连你一块儿给轰出去!”

  好在,沈幽然非但没这么说,而且还用一种迎接贵客般的态度做了指示,这不禁让那看门的在心里又高看了孙黄二人一眼……

  长话短说,片刻之后,孙亦谐和黄东来已在沈幽然的陪同下一起坐在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厢房中。

  沈幽然没有把他们请到正义门会客专用的大堂去,而是把见面的地点选在了这里,那意思就是……我并非是以正义门门主的身份在和武林同道谈公事,而是以私人的身份在招待朋友。

  这里面,区别可大了——领导让你去会议室谈事和让你去他家谈事,那性质能一样吗?

  想去正义门的大堂里坐会儿,不算难,很多人都去过;但让沈幽然请你到后厢喝茶……可不容易。

  “二位贤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沈幽然还是那样,气度翩翩、谈吐得体,举手投足间,一派儒雅之风。

  “托沈大哥的洪福,我俩还算安好。”孙亦谐眯着眼,摆出一副献媚的神态,对沈幽然的称呼也很自然的由当初的“沈门主”变成了“沈大哥”。

  黄东来也是用类似的腔调,脸上堆着笑补充道:“本来我们想一到洛阳就来拜会沈大哥你的,奈何我们昨日进城时已是傍晚,就没敢来叨扰;后来我们吃夜宵又多贪了几杯,导致今天起得晚了,这才拖到现在登门。”

  这些话……七分真,三分假。

  其虚假的部分是:黄东来和孙亦谐主观上并没有打算一来洛阳就来拜会沈幽然。但其真实的部分,则基本全是客观上展现出来的事实。

  如果沈幽然对这两人的行踪并不完全了解,他反而可能对这话还存有一丝怀疑,然而……实际情况是,他很了解。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