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盖世双谐 > 第四十六章 寝技(下)
  在为数众多的孙家绝学中,有那么一门武功,并非是以文字记载,而是以图画的形式刻在石板上的。

  请注意,是“完全”由图画组成,一个字都没有;也就是说,这门武功不但是“只有招式,没有心法”,而且连“名字”都不存在。

  或许对一般人来说,学习这种武功会相对困难,但对“大字不识”的孙亦谐来说,这反而是他学得最快的一门功夫。

  这也是唯一一门他在离开杭州之前就已全部掌握,所以并未抄写到纸上的武学。

  由于这武功本身没有名字,所以孙亦谐自己编了一个——谐拳道。

  这名儿,既取了他自己姓名里的一个“谐”字,又与他前世那个宇宙中的某位功夫大师所创的流派名发音相近。

  尽管黄东来听他说这名称时曾对此疯狂吐槽,但孙亦谐自己还是对这三个字很满意的。

  那么这“谐拳道”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武功呢?相信各位读到这里时也已猜到了……它是一种以关节技和绞技为主,少量打击技为辅的柔术。

  也正因如此,这门武功并不需要什么运气的心法去配合,且用图画记载比用文字要易懂得多。

  此时此刻,郭琮那作死般的战略,可谓正中孙亦谐的下怀;其实他要是拉开了距离和孙亦谐打,凭孙哥那两下子,几招之内就原形毕露了,但他偏偏选择了玩寝技……那抱歉了,孙门绝学真不是你清远忠义门里那些中等档次的武功可以比的。

  且说那擂台之上,郭琮摆好了迎击的姿态,在那儿满心期待着孙亦谐会和上一轮打李原一样冲过来跟自己玩刺拳。

  他都已经想好了,只要先挨个几下,等摸清了孙亦谐出拳的拳路,就抓个破绽,用几招“擒拿手”锁住孙亦谐的关节,或是干脆把对方弄脱臼了,直接就能分出胜负。

  这样打,既不费什么体力,也不会有太多损伤,最重要的是……不会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实力,对后面几轮的比赛有好处。

  郭琮……想得是很美。

  然而,现实却是,孙亦谐根本没摆什么打击流的架势,而是用一个仿佛美式足球防守队员突击擒抱的动作冲了过来,照着郭琮就是拦腰一抱,猛力一冲。

  也就是他郭琮,换个人被这么一冲一抱绝对就被压倒在地了,但他不同……他马步扎实,如老树盘根,下盘稳健,似坚堤御海,即使是被孙亦谐这种体重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奋力擒抱,也撼之不倒。

  不过,郭琮也不可能丝毫不受影响,纵然他的架势未散,但整个人还是被往后方推出了几尺远,他势必得把上半身的重心向前倾一些才能止住退势。

  这一瞬的他绝对想不到,这个重心前移的变化,就是他失败的开始……

  孙亦谐本来是打算用擒抱出其不意将对方压到地上然后接一个“袈裟固”的,他也没想到郭琮的马步稳如泰山靠擒抱推不倒,但紧跟着他就通过身体的接触感觉到了对方重心的变化,于是,他随机应变,变“推”为“拉”,一把攫住了郭琮的右臂,并顺着郭琮上半身前倾的力道向后仰倒,将自己整个人的体重施加到了对方的胳膊上,拖着对方往地板上坠去。

  这下郭琮可反应不过来了,一个踉跄就朝前栽倒下去,他的膝盖还没着地呢,孙亦谐已经将双脚腾起,冲着对方的脖子来了个“剪刀脚”,同时死死攫住郭琮的胳膊不放。

  一息过后,两人双双坠倒在地,且郭琮已经中了孙哥的“三角绞”。

  可能有人会奇怪,这谐拳道里为什么尽是一些现代柔术的技术,其实这很容易解释,因为孙家那些习武的祖先里刚好有一位的武学天赋实在太低,内功怎么练都练不出名堂来,但他又因种种原因没有去学文,所以最后他就全身心地开始钻研这些不需要内功就能制敌的寝技。

  考虑到人类的身体构造这千百年来也没怎么变过,只要有心钻研这块,那最终研究出来的技巧自是大同小异的。

  当然了,在这个内功和外功五花八门的武侠世界里,创出谐拳道的那位祖先终究还是没能成为一流高手,毕竟他这几手也就只能在那些二三流的人物身上讨得便宜,遇到一流高手被人用内力强破便没用了。

  好在眼下的郭琮也不算什么一流高手,他的“武功好”,只是在年轻一辈当中相对而言,若是拉到江湖上去实战,怕是要被那开黑店的箸尖红吊起来打。

  孙亦谐这套谐拳道,对付郭琮这种级别的刚刚好。

  “唔——”被三角绞锁了才十秒不到,郭琮的脸就憋得红里透紫。

  他呼吸受限,关节被锁,空有一腔气劲但就是挣不开那局部的钳制。

  本来嘛,像他这种没经过针对训练的人几乎是不可能挣开专业的锁技的,这种技巧被发明出来就是为了让力量和体重占劣势的人也可以以弱胜强;非要用蛮力去挣脱锁技的话,那难度就类似于一名成年男子试图只用一根小指的力量在拔河中战胜一条狗——不是不可能,但很难。

  又过了几秒,郭琮已濒临窒息,这时在他的脑海中,一个他想都没想过的念头伴随着难以名状的恐惧朝他袭来:“难道我会输给这孙亦谐?”

  这个念头,让他浑身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