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小娇妻怼天怼地怼霸总 > 第339章:好戏,要开场了
  第二天一道早,厉啸寒并没急着去找老婆孩子。

  卢小昭看到坐在沙发上悠闲看财经新闻的儿子,她有些诧异,有些不敢相信,这种时候,这小子还能四平八稳在家看电视?

  呵,昨晚她就接到亲家电话了。

  亲家在电话里严厉指控厉啸寒的不要脸,说厉啸寒赖在他家不走,说小王八蛋对人家闺女动手动脚……

  昨天明明还爱得要死要活的,今儿个就淡定如僧?你信?反正她不信。

  “咦,哥,你怎么不去嫂子家?”

  厉江寒被亲妈薅起来,充当司机要去海边的早市。

  亲妈说平安和喜乐最喜欢海虾,但她总觉得市场的海鲜不够便宜,这不,要去截胡刚下渔船的海鲜。

  厉啸寒的目光一直都在电视屏幕上,他扫了厉江寒一眼。

  “那你怎么起这么早?啧啧,不像你作风。”

  厉江寒这个单纯的娃瞬间就被亲哥转移了话题:“哦,那啥,我要陪妈去早市买海鲜,妈说要亲手给我侄子和侄女做虾滑。”

  提起宝贝侄子和侄女,厉江寒那叫一个喜滋滋,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他自己的孩子。

  听到这话,厉啸寒起身进了书房,不多时扔给亲弟弟一张支票。

  “多买点,你嫂子也喜欢吃虾滑。”

  厉江寒看着手中支票的数额,他的嘴巴险些合不上。

  “亲哥你这是在逗我玩吗?这些钱哪里是买海虾的,这他妈的,能买十条渔船了。还有,早市不认你这支票的,那个啥,再给我些现金。”

  一边将手中的支票揣进衣兜里,厉江寒一边伸手继续朝亲哥要钱,看上去很是轻车熟路厚颜无耻。

  厉啸寒笑骂了声,将钱夹扔给他,说道:“自己取,看在你跑腿的份上,就不让你出钱了。”

  拿到亲哥的钱夹,厉江寒喜出望外,当即就毫不客气的,把里面的钱清洗了个干干净净,连个一毛钱硬币都没留下。

  正说着,只见厉中霆下了楼,身上穿着件不知道从哪里淘出来的旧衬衣,还应景的戴了个草帽。

  “怎么样,媳妇儿怎么样?像不像渔民?”

  厉中霆站在楼梯口,左右转了一圈,很是得意展示自己的新服装。

  不等卢小昭说话,厉江寒已经呵呵呵开口:“咱们是去买海鲜,不是出海打渔,亲爹你是不是搞错了?”

  厉中霆:“……”

  小王八蛋,你的话太多了,我和我老婆调情,关你什么事?

  “啸寒,老爷子那边,今天要折腾事?”

  厉中霆不理会厉江寒这傻狗,他下了楼梯,走到厉啸寒身边问道。

  一听这话,卢小昭顿时紧张起来,原本正在喝水的她重重放下水杯,当即变了脸色。

  “他要做什么?他要欺负暖暖?”

  厉啸寒勾着唇间,露出冷冷的笑容。

  “那得看他有没有这本事,叶云仙那点手段,无外乎就是挑拨离间,这次,她打算挑拨我和暖暖的感情。”

  卢小昭咬牙切齿骂道:“当初就不该对这女人心软,就该将她和她亲妈一起赶出国。”

  说罢,卢小昭长长叹息了一声,当初她是要将这女人赶走的,但老爷子那边闹得厉害。

  老爷子为了达成目的,甚至还找到厉岚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她,最终是厉岚枫心软替叶云仙说了话,这女人才留下。

  但现在看来,这女人并没有半点自知之明,这么多年来依然贼心不死,与她那个妈一模一样。

  “岚枫早就后悔了,从叶云仙改名叫厉岚毓的那一刻,岚枫就恨不得杀死她。”

  厉中霆无奈一笑,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厉啸寒,我不管你怎么处置叶云仙和老爷子,但我就提醒你一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无条件相信暖暖,知道吗?”

  卢小昭难得严肃,她皱眉看着自家儿子,一字一顿叮嘱。

  “我知道,我要是对暖暖连这点信任都没有,我还有什么脸面娶她?还有什么脸面做俩孩子的爸爸?”

  厉啸寒提及妻儿时,脸色骤然变得柔和起来。

  “叶云仙无外乎就是在俩孩子的身世上打主意,毕竟暖暖是在国外生的孩子,毕竟我一直没陪在她身边。”

  听到这话,卢小昭冷哼:“叶云仙以为自己这计谋能得逞?我自己的孙子孙女,我自己能不知道?”

  嘴欠的厉江寒忍不住插嘴:“那万一,万一我侄子侄女不是我哥的呢?你俩还要这孙子孙女吗?”

  话音刚落,只见亲爹和亲妈同时挽起袖子,揪着他刚刚整理好的发型,一顿拳打脚踢,很是彪悍,很是疼。

  傻狗厉江寒被打得嗷嗷叫,一边四处逃窜一边求饶。

  “我错了,我说错了,你俩别打了行不行?”

  卢小昭又踢了厉江寒几脚,这才解气的坐回沙发上。

  “只要是暖暖生的孩子,不管是谁的,那都是我们的亲孙子亲孙女。”

  顿了顿,卢小昭又说道:“这年头,血缘关系靠谱吗?老爷子倒是和你们有血缘关系呢,但他算计起你们来,花样可是层出不穷。”

  这倒是实话,以老爷子那些肮脏的手段,哪里配当父亲?哪里配当爷爷?

  厉江寒哑口无言,但其实只要一想到平安和喜乐软糯可爱的模样,他的心都融化了,管他什么血缘不血缘呢,他就认定这一对侄子侄女了。

  没说话的厉啸寒有些无言以对,这三个人什么意思?当他这个当爸爸的是死了吗?

  正要抗议,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厉啸寒接起手机,只听那边传来陈清河着急的声音:“总裁,求求您来公司一趟吧,我一个小小的秘书,搞得定项目问题,但实在搞不定厉副总的胡搅蛮缠。”

  “现在是什么情况?”厉啸寒的声线没有半点起伏,平静又冰冷。陈清河愤怒说道:“就昨天那个项目,我本来已经处理好了,但今早厉副总忽然插手,她不知道找客户谈了什么,现在客户那边很是震怒,说要停止项目,还要追究我们的

  违约责任。”一听这话,厉啸寒的眼神陡然冷冽起来,来了,他等了一早上的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