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独家宠婚:军长大人太野蛮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傅良辰,爸是他岳父

第四百二十七章 傅良辰,爸是他岳父

  事情进展得很快,孟家的财产大部分都被充公或者是变卖财产,为了能够补上孟霖生在任时,掏空的那些财产,一时之间,t市人人都在谈论孟家的变故,这让孟家从t市俨然有名的豪门,一下子变成了人

  人喊打的老鼠。

  这样的差距,让孟琳娜几乎没有挺过来!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出去找人帮忙,我去!”

  孟琳娜咬咬牙,猛地站起来,对着一脸疲惫,下巴满是胡须的孟启成道。

  “找谁?”

  能够找的人,孟启成都找了,可是,那些人唯恐会被孟家给牵扯下水,那有人愿意帮忙?

  孟琳娜没好气道,:“我还能找谁帮忙?那些贱人看到我没嘲讽我就算很好了,还帮忙?“

  这些日子,她很少拉下面皮去找那些之前一起玩的朋友,可是,哪里有人真的把她当做什么朋友,都在看她下滑呢!

  “那你找谁?”孟启成也不祈求真的有人愿意帮忙,不过是想这样安静的和孟琳娜说说话,这些年里,随着父亲越走越高,孟琳娜的脾气也越来越大,越来越骄纵,这些年,他们这对兄妹已经没认认真真安安静静的坐下

  来说过话了。

  “傅良辰,爸是他岳父,他怎么可以坐视不理!”

  孟启成心里无来由的烦躁,他猛地站了起来,怒吼道:“你脑子都是傅良辰么,现在都什么情况了,你还想着他!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会闹到现在这样家破人亡的地步?”

  “闭嘴闭嘴!才不是他!才不是良辰干的!”

  这些日子,她经常在外面来回奔波走动,那些流言蜚语她也都停在耳朵里的,但是她不相信啊,怎么可能是傅良辰,怎么可能!

  “看来,你也听说了。”

  孟启成疲惫的笑了笑,如果说是其他人,也许他也想不通的,但是如果说是傅良辰,似乎一切都有了,动机和途径,简直是手到擒来。

  “不可能!你别乱说,我们再过不了多久就要结婚了,你闭嘴!”

  孟琳娜完全不敢相信,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拎起包直接摔门离开!

  孟启成没有叫住她,而是闭上眼睛,此时的他,需要好好休息,才有精力去面对接下去要发生的事儿。

  他有预感,之后发生的事情,会比现在要更加让他疲惫。

  “傅良辰,傅良辰,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因为家里的司机是zhengfu配的,早就已经收回了,家里的几辆车子有的是公家,也都收回去了,剩下的几部车子也都变卖换钱,所以孟琳娜不得不坐上的士,这一路上,她不停地给傅良辰打电话,但是却

  一直没有人接。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孟琳娜就就像是封魔了一样,拎着包不停地摔打着前方的靠垫,声音嘶哑喊叫着,吓得跑了这么多年车的的哥都觉得发毛,就像是一个神经病发病似得。

  “到了。”

  战战兢兢之下,额头上满是虚汗的的哥终于将孟琳娜送到了傅氏公司楼下。

  “你好,我要见傅良辰。”

  也许是从上一次的经历中,孟琳娜学到了忍耐,她面色难看的和柜台小姐说着话。

  “请问,您有预约么?”

  “没有,你告诉他,他未婚妻找他,相信他会下来的,好么。”

  柜台小姐还想说些场面话,却听到未婚妻这样的字眼,心里一下子了然,哦,眼前这个人就是最近报纸上频繁出现的那个贪污市长的女儿啊,心里有些不屑,但还是笑着道:“请稍等。”

  然后,就打了通电话,当着孟琳娜的面子,说了几句话之后,对孟琳娜点头,道:“请您上去。”

  孟琳娜心里一喜,立马一脸得意的甩头离开,上了电梯。

  ………………

  “你想要见到我,见到了,想说什么?”

  在办公室里,傅良辰坐在椅子上,一脸微笑的看着孟琳娜。

  孟琳娜眼圈立马就红了,她想要上前抱住傅良辰,想要和他哭诉自己这几个月这几天是过的多么困难,想要得到他一个温暖的拥抱和几句话语的安慰。

  但是……

  “别过来,孟琳娜,有事儿我们这样说。”

  傅良辰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笑道。

  “良辰,我给你打了那么多通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啊?”

  “我以为你知道的,孟琳娜,很奇怪,你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还有心情来找我?”

  如果不是想要和孟家来一个彻底的了断,他压根不想看到孟琳娜。

  为什么?

  对于一个故意将自己还在给弄没了的坏女人,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已经算是最为仁慈的了!

  “因为我们是未婚夫妻啊,良辰,我爸爸被人陷害了,你要帮帮他,我找到其他人可以帮忙,你一定要帮我!”

  “我?孟琳娜,你竟然来找我?”

  傅良辰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孟琳娜。

  “你没有听到外面的人怎么说我么,孟琳娜,他们说是我举报你爸的。”

  “但是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你别太介意,我是相信你的!”

  傅良辰真的觉德十分好笑,他身体不由得往前倾,笑道:“但是,他们说的没错。”

  孟琳娜有一瞬间觉德自己幻听了,她装作不在意道:“笨蛋,我是相信你的,别和我开玩笑了,你是不是还是因为范天天的事儿在和我生气的啊?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向来没什么坏心思的。”

  如果杀害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还不算是坏人的话,那么这个坏,到底该怎么去定义?

  “如果你想要和我说的是这些,那么你回去吧,我想,你哥现在应该忙的很。”

  孟琳娜还想要再留下来说些话,对于她而言,这些短暂的对白都是十分宝贵的,但是当傅良辰的秘书一个接着一个进来,然后不停的开会不停的做报告时,她只能离开。

  离开了傅氏,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不想去医院看躺在床上以泪洗面的母亲,不想回到那个即将变卖的家,一个在上流社会长大的小姐,竟然混到现在这个样子,孟琳娜自己都觉得好笑。

  想了想,她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犹豫了会儿后,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

  此时,她唯一想到的人就是凌筱悠了。“悠悠姐,是我,我是娜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