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第310章 聒噪,嫌弃
  第310章聒噪,嫌弃

  “鸢鸢!我刚才看到气运子女主了,就在你和猎户走后不久!”小糖突然出声。

  每次提到气运子,小糖都格外激动,大概是因为每个世界的气运子都是它天道粑粑选出来的。

  南鸢听到这话,淡淡嗯了一声。

  这个世界,她和气运子女主似乎又没什么交集,毕竟一个村姑,一个杀手。

  不过,也不好说,毕竟官配男主也是杀手,后来却被她捡去当了农夫,跟她一起种田卖菜。

  小糖见她没啥兴趣,便不说了,自己那点儿习惯性的小兴奋也淡了。

  鸢鸢比气运子更腻害,不稀罕她身上那一点儿信仰之力。鸢鸢想做啥就做啥吧!

  小糖觉得,它还不如给继续给鸢鸢物色小狼狗和小奶狗,嘿嘿。

  丰谷村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羊肠小道还是湿的。

  没走多远,南鸢那一双干净的绣花鞋便沾满了脏兮兮的泥巴。

  遇到前面一个小水坑时,南鸢脚步一顿。

  若是没人,她可以飞过去,可现在是白天,她是个不懂武功的村姑。

  南鸢不禁想起上个世界,她也是这般盯着前面的水坑,只略微犹豫片刻,韩骆擎便提起她的腰肢,将她抱了过去。

  短暂的失神间,旁边的猎户已经去路边搬了几块石头过来,然后将那几块大石头放到了水坑里,搭建了一个粗糙的石头路。

  “前辈,你踩着这石头过来。”

  猎户先踩了过去,回头看她,朝她伸出了手。

  男人丑陋的脸上,眉眼在这一刻看上去格外温柔。

  南鸢正要伸手,这人却突然将手收了回去。

  眉眼温柔啥的,大概也是南鸢眼花看错了。

  藏着一堆小心思的弟弟大概是及时想起来,她并非真的村姑,而是个杀手。

  南鸢的目光从猎户脸上的黑色胎记划过,提起裙摆,不疾不徐地踩着水坑里的石头走过去。

  叶子暮扫了眼女人裙摆上不小心溅上的几滴泥水,一个人嘀嘀咕咕起来:“都说了我一个人去,你非要一起,你看,裙摆和鞋都脏了……”

  南鸢由着他自言自语,不太想搭理他。

  做人皮面具需要买的东西很多,除了猪皮、鱼鳔等原料,还需要熬胶的锅、过滤胶的纱布,以及剁肉刀、涂刷用的软毫笔等。

  南鸢一边买东西,一边给身旁负责拎东西的小弟传授经验。

  “肩部和后臀的猪皮油脂少,最好买这两个部位,猪皮尽量挑嫩一些的,这样熬出来的胶也嫩。”

  “鱼鳔选黄鱼或者鲟鱼的,容易出胶。不用买太多,这是辅助材料,放一点儿增加胶的粘性便可。”

  叶子暮颔首,默默记下,但是——

  “前辈,为何还要买一把新的剁肉刀?我屋里有菜刀和砍刀。”

  “那把菜刀不够锋利,刀刃还有缺齿。”

  叶子暮嘴角抽了抽。没想到她一个坐吃等喝的姑奶奶也能将刀刃上的缺齿看得这么清楚。

  “那为何又要买一口新锅?”

  “因为熬胶的时候用的是水浴熬制法,大锅水煮,水中再置一小锅。”

  “那为何——”

  南鸢面无表情地打断他,“聒噪。我要买什么,你买便是了。”

  小糖附和道:“就是,比我还吵!鸢鸢,我怎么觉得猎户崩人设了,说好的冷淡多疑心思深沉寡言少语呢?”

  南鸢呵呵一声,“大概因为他同时还是个抠抠。”

  小糖:“哇,鸢鸢你说的好有道理哦。没想到猎户抠门的人设居然位于所有人设之前!”

  叶子暮被嫌弃之后,闭嘴不吭声了,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这姑奶奶买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的心情一言难尽。

  真是个败家娘们儿。

  得亏女人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又攒了一些钱,不然还真不够她挥霍。

  两人买了一路东西,便被路人盯着看了一路。

  猎户长得太丑,身边的小媳妇却清秀可人,对比强烈,视觉冲击太大。

  “前辈,你看,大家都以为我娶媳妇了,以后我还怎么娶媳妇?”叶子暮目光微微闪了闪,似是不经意地抱怨了一句。

  南鸢:小心思真不少。

  “娶不到便打一辈子光棍,你不也说了,女人眼瞎了才会看上你。”

  叶子暮被怼得无话可说。

  真看不出这女人是个小心眼,他随口一说,她都能记得这么清楚。

  回去后,南鸢又让猎户去山中采一些树胶。

  刚刚下雨的天儿,正是树胶最多的时候,能采很多。

  南鸢坐在桌前,将一会儿要用到的东西一一摆好,包括她带来的那做人皮面具的面具模子。

  等猎户采了树胶回来,南鸢一边喝着廉价茶水,一边指挥猎户干活儿。

  “熬胶最好在秋冬季节,因为熬胶之后需要凝固冷却,不过你这山上气温不高,倒也可以。”

  “猪皮要铺平,刮的时候用力要均,不能伤到皮。叶子暮,你这刀工不行,欠缺火候。”

  叶子暮刮猪皮的手一抖,这么嫌弃我的刀工,那你倒是自个儿动手啊!

  后臀猪皮被刮去脂肪和血肉后,再经过浸泡、净皮、切碎、熬制等一系列步骤。

  熬制的时候,剁碎的猪皮中需加入鱼鳔和树脂一起熬制,还要控制火候和水温,总之,步骤十分繁琐,过程十分麻烦。

  “鱼鳔胶的粘性高,所以不能放太多鱼鳔,它跟猪皮的这个占比,你自己琢磨,我说不清。树脂的话,多一些不要紧,但不能太少……”

  南鸢姿态闲适地坐在长凳上,只动动嘴皮子。

  此时的猎户不光满头大汗,还灰头土脸。

  等混合胶熬得差不多了,南鸢将一种特制药水抹在面具模子上,然后让猎户涂刷混合胶。

  软毫笔沾了那热乎乎的混合胶,一层一层地往面具模子里涂刷。

  南鸢坐在一边指挥,“你若想颧骨高一些,这颧骨处你就多涂刷一层胶,若想腮帮子高一些,腮帮子处便也多涂刷一层。”

  叶子暮听着她的话,这边涂涂,那边涂涂,然后悄咪咪瞄她一眼。

  心里暗暗诽谤:不仅是个败家娘们儿,还是个懒娘们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