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 59|第五十九章
  晚高峰的地铁简直不是人上的,更不是白仙上的。

  即使躲在兰菏的口袋里,听到周围嘈杂的人声白五都很想死了,喜静的刺猬在这种环境中浑身不舒服,而且地铁上拥挤,不时他还能感觉到有人挤到兰菏,也碰到他的火柴盒。

  白五不断发出要死的声音,也就是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

  兰菏忍着笑,和宋浮檀靠在角落——宋浮檀上地铁也不容易的,他身上可还背着一把剑,在盒子里架不住安检机能扫出来。但因为这剑也不普通,所以他拿了证明给地铁工作人员看,就放进来了。

  因为人实在太多,所以当兰菏听到有个女孩子的声音在说“听到哭声没”的时候,甚至辨别不出到底是哪里传来的,看不到其本人。

  兰菏和宋浮檀对视一眼,嗯……如果是最近比较虚,或八字、骨头比较邪的人,和他差不多,天生容易看到这些东西,确实能听到白五的低吟声。

  幸好他总是很注意,不随便把家仙放出来,听到也看不到。

  女孩子说第一句的时候,还没怎么样,接着她的同伴说,没听到,她就很认真地说:“真的……是断断续续的哭声啊,好可怜……”

  以地铁上的人员密集程度,旁边不少人听到了,往那边看了一眼。

  兰菏也往那个方向看了一下,但什么都没看到,人实在太多了,与之相对,那女孩也看不到兰菏,只是坚持看着这边,说听到了哭声,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茫然。

  提醒一下,兰菏点了点口袋里的火柴盒,白五一时哭得更大声了,抽噎着道:“我、我已经很努力了。”

  兰菏:“……”

  那个女孩惊恐地问同伴:“你真的,没听到吗?他说他,努力了,他还在哭……”

  同伴也吓死了:“你真的不要吓我啊!不如我们下去吧!”

  女孩慌张地道:“走吧走吧。”

  到了下一站她们就匆匆下去了,留下周围有点毛骨悚然的乘客,大家窃窃私语起来,这是故意吓人呢?不会是偷拍什么整蛊节目吧,现在这种人还挺多的。

  一个男的站得靠门口,看到那女孩带着泪花,样子还挺真切,忍不住道:“要真是什么怨灵,我都要有形象了,是不是什么加班到过劳死,还要拖着疲惫的魂魄哭着自己已经努力了,继续上班的社畜啊。”

  他女朋友快晕了:“别说了,这个鬼故事太悲伤了!”

  大家都不寒而栗,可不是恐怖中透着悲伤么……

  而且因为有人上下,一时车厢内又流动拥挤起来。

  白五快要尖叫了,对宋浮檀说:“你,你就不能抱住他吗?”

  宋浮檀:“……”

  他一开始上地铁也想护着兰菏,但兰菏也是男孩子,很随意地表示没关系,白五倒是有要求了……

  兰菏快笑死了,就往宋浮檀怀里挤了挤,宋浮檀顺势抱住他,转身把他挡在内侧。

  旁边的一对情侣一看,哪甘示弱,也迅速抱在了一起:“不怕不怕……”

  兰菏:“……”

  现在的情侣怎么回事,这么好强的吗?

  ……而且他才不是因为怕啊!

  等到兰菏和宋浮檀出地铁的时候,白五已经只剩一丝血条了,但好歹是活着离开了地铁。

  “你做到了!在二号线上绝地求生!”兰菏夸赞白五,“记住,你以后就是白门的荣耀,铁血白门!”

  白五:“………………”

  虽然他也想光耀白门,但是尊家这么说他怪不好意思的……

  但无论如何……白五淡淡叹息,经此一遭,他确实有种涅槃的感觉!

  到了饭店,兰菏已经是迟到了,进去时除了他都到齐了。

  “兰菏来啦!”王茂、章青釉、施璇,加上另外三个主创,五六号人正热闹着,和他打招呼,也看着他身后跟着进来那人。

  宋浮檀摘了口罩。

  原本欢笑热闹的包厢,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个脸……虽然不太露面,但好像确实是……悬光老师?!

  大家想到听过的传闻,都傻眼了。

  还是王茂知道得多:“哎哟,怎么悬光也在?”

  他属于极少数,知道兰菏和宋浮檀关系确实不差,甚至要合作的人,只是消息还不能随便透露。

  而且即使是王茂,了解到的也不是全部……

  所以兰菏也不可能说我和悬光老师锁了,住上下楼,他努力把握着一个度,说道:“嗯,刚好遇到悬光老师一个人来吃饭,我说一起呗,热闹啊。”

  章青釉惊了:“哎,我就说媒体乱写吧,兰菏脾气这么好,怎么就和悬光老师有矛盾,我去,搞得我之前都不好问你,怕你不开心。”

  “没有没有,我和悬光老师都澄清过几次,只是大家觉得在说反话,很无奈啊。”兰菏道,不止是他俩,陈星扬好像都帮他讲过话,愣是没人信,也没人在意。

  向来辟谣都是没人看的,其实《燕京岁时记》最后一期他俩一起吃饭的镜头也播出去了,都有人觉得是表面同事,更热衷于探讨这俩人在妙感山差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