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我有十万倍天赋 > 第两百一十九章:天人五衰,氓山
  “神子大恩,梁秋无以为报!”

  混元大罗天内,梁秋缩小身形,恭敬跪伏在秦羽身前,连连磕头。

  他抬起头,看向秦羽的目光中满是狂热和激动。

  只有他知道,秦羽所做的这一切对他而言究竟以为着什么。

  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新生力量,压在他身上十余年的浊气之危一朝解除,他感到无与伦比的轻松和自在。

  若无秦羽出手,或许要不了多久,浊气就会将他完全淹没。

  他连活都活不下来,更不要说具备如今这般强大的实力,这是他以往根本不敢想的!

  秦羽赐予了他新生!

  一切的言辞都不足以形容他对秦羽的感激之情,唯有舍命相报!

  “起身吧!”秦羽颔首说着,撤去了混元大罗天,二人重新出现在偏殿之内。

  早有一名美貌侍女在身旁等候,见到秦羽出现,立即弯下,身段,娇声说道:“禀神子,梁茱姑娘醒来了!”

  此话一出,身旁的梁秋浑身一震,猛地抬起头看向秦羽。

  秦羽自然知晓其心中所想,颔首道:“你去吧,照顾好你姐姐,稍后我会过去一趟!”

  “多谢神子!”梁秋深深一拜,后撤两步,转身走出门外,飞一般地离开。

  眼见梁秋离开,秦羽略微沉吟一会,开口说道:“那个任千行,被关押在何处?”

  被征选入秦皇居的侍女,又哪里会是什么纯粹的花瓶。

  学识渊博,修为精深不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是必备技能!

  乍听秦羽问起,立即躬身回道:“暂时收押在刑罚殿内,神子要见他?”

  秦羽颔首道:“带他来我殿中!”

  “是!”

  侍女领命而去,转眼便消失在夜色当中。

  秦羽回到自己的主殿之内,刚坐到位置上没多久,便听殿外一阵响动。

  几名浑身披甲的秦族精英弟子押着一名白发苍苍,面容枯槁的身影,走了进来。

  “禀神子,任千行带到!”最前方,那刚刚奉命去提人的美貌侍女恭敬说道。

  秦羽抬头看去,眉头微皱。

  他分明记得,白日里见到此人时,虽然身穿一身粗布麻衫,却难掩其潇洒肆意的风姿。

  修为精深,瞳孔中有慧光,一看便是难得的少年天骄。

  可此刻看去,此人双眼无神,眼眶中漆黑一片,满是死气!

  满头青丝化作白发,乱如草堆……鹤发鸡皮,满脸皱纹,气息微弱,苍老无比!

  甚至连保持站立都费劲!

  似是看出秦羽心中疑惑,负责押送任千行的秦族弟子出声道:“此人受大道反噬,降下天人五衰,押送入狱途中,已然青丝化白,随后短短半日光景,便经受了光衰,体衰,和神衰!”

  秦羽闻言,双眼微眯,缓缓点头。

  天人五衰,本是天道为了制衡天下最顶尖修士的手段。

  在凡界,修士在达到圣人境界之后,便随时会面临天人五衰的到来。

  天界略有不同,时间跨度较长,大致会出现在某一个境界停滞不前数十万年之后!

  例如当初未突破到准帝境界的秦烈,便隐隐被天人五衰所光顾。

  所幸恰逢秦羽身合大道,传道众生,借此顿悟,一朝突破!

  才免去了五衰之苦!

  五衰共分:光衰,声衰,体衰,神衰,魂衰。

  天人五衰乃专为圣人而降,任千行如今的修为,自然是对其没有半点抵抗之力。

  光衰乃天封其目,不仅仅是肉眼,更有心眼。

  受灾者双目失明,无法洞察世事,任凭往日里多么聪慧灵巧,皆如尘埃蒙心,宛若无智。

  声衰则封其耳,衰相现时,天音自然不起;

  体衰则断其神窍,封其精源,任尔如何施为,避免不了枯老腐朽之果,口鼻无觉,五感尽封。

  神衰散其神力,体内一切来自大道的能量,终将返还于大道,化作凡人。

  魂衰为寿终之劫,神魂湮灭,终焉来临。

  此五衰,除却魂衰定为最后之外,其他四种并无先后顺序。

  短短半日光景,任千行承受三衰之苦,已然沦落为目不视物,身体腐朽,神力枯竭的凡人。

  他跌坐在地上,瞳孔漆黑一片,脸色麻木僵硬,似乎对周围的一切毫无感应。

  “任千行!”秦羽轻声开口,呼唤道。

  任千行微微侧头,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声音的来源。

  秦羽微微皱眉,看他这模样,似乎连声衰也即将开始,如此,若想要从其口中得到什么信息,只怕不大可能了。

  只是他终归还想尝试一下,询问道:“是谁派遣你来竞选我亲卫之位?所图为何?”

  伴随着他话音落下,整个大殿忽然陷入诡异安静之中。

  任千行如同完全没有听到秦羽的话,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见状,其身旁的秦族子弟连忙查探起任千行的状况,不多时转头冲着秦羽说道:“神子,声衰已至,他……应该是听不见您说话了!”

  闻言,秦羽深深看了任千行一眼,开口道:“罢了罢了,送他回去吧!”

  既然注定问不出什么,也就没必要再问下去了。

  秦族弟子领命,将其架起,直接往门口走去。

  却在这时,任千行忽然梦呓般地开口:“红棉,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回不去氓山了……”

  秦羽双耳微动,不禁看去。

  侍女见状,抬头问道:“神子,是否需要让他们回来?”

  “不必了,天人五衰已过四衰,他活不了多久……而且,五感封闭的他,也问不出什么东西!”秦羽摆手道。

  侍女闻言,颔首又问道:“那……任千行口中所言氓山,是否需要彻查一番?”

  一听这话,秦羽忽然饶有兴趣地看了这侍女一眼,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侍女见秦羽话锋急转,不禁有些发愣,所幸其反应也很快,当即回道:“禀神子,奴婢名叫茱萸!”

  “茱萸……没有姓么?”

  “奴婢本是孤儿,机缘巧合下被族中长老带回,抚育成人!”侍女茱萸回道:“只是奴婢愚钝,未能立功,获得赐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