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二十四章 还错魂
  草他二大爷的,当时乐维起歹心要开枪杀死我的时候,就看出他不是什么好鸟。我对沈冰说:“幸亏你没准他做你男朋友,不然你这辈子就惨了。”

  沈冰白我一眼:“都告诉你了,他正处于考察阶段,要是他真的好,早就转正了。”

  呀,这个都兴转正啊,我本来正在火头上,一下把我逗乐了,问她:“我啥时候转正?”

  她一瞪眼,指着我说:“你,土包子,开什么玩笑,考察阶段你都没资格。”

  “那你刚才不是说过要以身相许的吗?”我来气了。

  她一低头尴尬的说:“我口无遮拦的毛病全警局都知道,你还当真了?”

  我哈哈大笑道:“谁跟你当真,就你这胸大没脑的家伙白给我的都不要呢。”

  “啊”她一听就翘辫子了,瞪大了眼珠子,跟头母狼似的呲牙咧嘴,“我胸大没错,谁说我没脑子了,我咬死你!”张嘴咬住我的手臂,痛的我也嗷的叫了声。

  “小白旗呢,我要进去躲一躲!”我冲着二毛大叫,拖着咬住不放口的沈冰,向前就逃。

  “在……在外头呢。”二毛被我们逗的捧腹大笑。

  你别说,提起小白旗,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追魂旗有引路功能,利用它说不定能在天亮之前把我们带回身前。

  二毛说的外头,指的是界河外面,其实这就是外头了。我们怕的就是这段黑路,如果一不小心走错,指不定会到了非洲。说到这儿,可能有人要问了,做鬼不是能自由出入阴阳两界,还用这么麻烦吗?

  那我就详细解释一下,因为还魂路跟走阳间道不是一条路,这就是为什么死鬼看着自己尸体,愣是还不了魂的道理。还魂路上是有无常鬼守着的,算是第二条投胎路。有了处长给的签证,无常鬼放行,然后就成了人与鬼之间的特殊灵魂,没了人和鬼的任何能力,就什么都看不到,全指望还魂灯指引。

  我们往前跑几步找到小白旗,丢下二毛不管,我和沈冰钻进去,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能进旗子里逛逛。里面黑漆漆一眼望不到尽头,居然空间很开阔,不过气味不太好闻,二毛这小子在里面吃喝拉撒睡,味道能好了才怪。

  我念了还魂咒,追魂旗一飞而起,笔直的向前冲过去,心里这个高兴啊,看来追魂旗是接受了这种指令,去寻找我们身子了。

  往前飞了大概十几分钟,听到一声叱喝,我们赶紧停下追魂旗,从里面探出头。一看前面有个牌坊,上面写着“放生”两个大字,牌坊下站着两个黑白分明的小鬼,是黑白无常,这两个家伙也去我店铺里光顾过。

  两个家伙认出了我,过来亲热打招呼,我没时间跟他们墨迹,掏出通行证。两个家伙还不放心的进旗子检查一下,发现没别的鬼魂了,这才放行。

  小旗继续飘起来,跟坐飞机差不多,但它比飞机要安全的多,决不会失事。一出牌坊,我们眼睛跟瞎了似的,两个人对面站在一块谁都看不到谁。中途我探头往外看了看,妈啊,好黑,也不知道在哪儿,反正清楚是在阳间了。

  又过了几分钟,旗子忽然间一阵震动,好像擦着什么东西,左摇右晃,我和沈冰顿时站立不稳,一下两个人抱在一块。

  “是不是坠机了?”沈冰惊问。

  我说:“没事,可能遇到了强气流。”我们两个白痴的问答,也不知怎么想出来的,真拿小白旗当飞机了。

  正抱着沈冰感到心里大爽时,小白旗落地,沈冰一下推开我,不由大失所望。应该是到地头了,我们两个从里面爬出来,好冷啊,感觉好像在冰窖里,冻的全身发麻。看着四周黑漆漆的,心想这是哪儿啊?

  “我摸到身子了!”沈冰欢呼着叫道,“我先还魂了啊。”

  “等等……”我就摸到了一具身子,并且非常冰冷,感觉不对劲,刚开口叫了声,她那边悄无声息了。呃,是不是已经还魂了?

  我没办法,向左边一伸手,又摸到了一个身子,正在琢磨是不是我的,这时听到了一声鸡叫。糟糕,时间到了,再不进去,鸡叫三声,黑白无常就会把我带回去了。我一头拱进这个身子,魂魄入体,各归其位,猛地睁开眼睛。

  这到底是在哪儿啊,冷的要命,脸上还蒙着布。揭开布伸手去摸,结果整条右臂跟木头一样,不听使唤。又伸出左手,摸出是个狭小的空间,在上面一推,“嚓”的一声,我出来了!我慌忙从里面跳出来,听到沈冰在一边嘀嘀咕咕的不知说什么,她比我早还魂了几秒钟。

  摸了摸身上,不对,这不是我的衣服,还感觉胸口那儿沉甸甸的,啥玩意啊。靠,好大的一对**。我差点没哭出来,进错身体了,这是是沈冰的。她临死前被死三八掰折了右手臂,是她的身体绝对没错。

  “我的乖乖,我的胸怎么没了,还生的这么壮实?”沈冰大声鬼叫。

  “那是我的。”我一捂脸。

  “什么你的我的。”她说着听脚步声向一边走开,不多时,“喀”地一响,灯亮了。

  我放下手,看到“我”站在墙壁前面,手还摁在开关上,一脸见鬼的表情,眼珠子瞪的像铜铃,快要掉出来了。

  “妈啊,怎么有两个我?”沈冰叫了声,用手捂住了嘴。

  “你再仔细瞧瞧自己。”我尴尬的低下头,胸口这两座高峰,严重影响视线。

  沈冰一低头,“啊”一声尖叫,伸手在身上四处乱摸一气,最终还在裤裆里摸了摸,顿时触电般的收回手,脸一下变得通红。

  说实话,我不是个容易害羞的男人,从来没脸红过,这倒好,让她搞的我这张脸跟猴屁股似的。

  她发狂的揪住“我”头发大叫:“土包子,你怎么可以霸占我的身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