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三十一章 镜中遇鬼
  呀,我摸的是沈冰的胸部,难怪尺寸感觉这么熟悉呢。吓得我一吐舌头没敢开口,只要我不说话,她看不到是我吧?

  不对,刚才摸这下她怎么没穿衣服?我是不是也这样,伸手在身上摸了摸,果然一丝不挂。照魂镜真他妈变态,进来还给扒光衣服了,但你又不给老子开灯,放着眼前大好一片春光图看不到,亏大了!

  “习风,习风……土包子,土包子……”沈冰声音颤颤巍巍的叫我。

  我向后缩了缩身子,不敢应声,心想你就是叫破天我也不答应,不然,刚才摸你那下就曝光了。

  停了一会儿,沈冰抽抽噎噎的哭起来,可能一个人在黑暗的空间里感觉孤独无依,害怕了。我心想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但此刻魂魄被镶入镜子空间,比进地府还麻烦,自己是绝对出不去的,除非有天师在外面帮忙起咒。谭青一会儿就回来,盼着这老头不会爽约。想到这儿,才放了点心。

  沈冰哭的我心里不是滋味,再不说话,怕把她吓出毛病来,再回不去了。只有硬着头皮子说:“别怕,我进来了。你在哪儿?”

  “啊,你才进来?”她立马止住哭声问。

  “是啊,费了老大劲。”

  “那,那,那刚才摸我的是谁?有鬼……”

  她叫了一声后,一具非常温暖柔软的身体扑到了怀里,霎时间,我全身不禁酥软,好像过电一样,一股爽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比喻的感觉,传遍全身,热血沸腾啊,所有敏感的地方,全都起反应了!

  妈啊,长大以来,第一次跟美女裸身拥抱,原来生命是这么美好。有人说女人是祸水,我情愿让她对我一祸再祸!

  “啊,臭流氓,你找死!”

  美好的瞬间,在她这句骂声中结束。沈冰好像被五十万千伏安电流给电飞,让我伸出了准备抱住她的手臂,就此失望的凝固在黑暗空气里。

  沈冰叫声过后,悄无声息,我心想肯定是害羞的不敢出声了吧?可是等了很久,也不听她有动静,觉得奇怪,镜子里到底有多大地方,别跑迷路了。我喊了两声,没人答应,越来越感到不对头。

  我向前摸着慢慢走过去,她刚才好像是在这个方向的,就算跑开,也不会太远。摸着摸着,摸到她了,我赶紧收手。这次她出奇的没吭声,我一愣,这丫头是不是尝到刚才那一抱的滋味后,意犹未尽,等着我来抱她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不能当假正经,免得被她耻笑。

  伸手试探性的又摸她一下,好像是肩膀,不过肌肤很凉,跟刚才温润柔滑的感觉大相径庭。这里面是有点冷,别冻坏了,我把她往怀里拉了拉说:“太冷了,我帮你暖暖身子吧。”一边说,一边心里扑腾扑腾跳,别翻脸给我一耳光。

  她竟然毫不抗拒的进了我的怀里,还满足的“嗯”了一声,我一听脑袋立刻炸开了,靠,这不是沈冰!

  声音不对,体温不对,还有个头和胸脯都不对,赶紧推开她,喝问:“你是谁?”

  “贵人多忘事,你忘了在尚城镇帮我打过胎……”

  我一下捂住嘴,他妈的,这是只女鬼,并且是在尚城镇被打掉卵尸的那只!一瞬之间,我背上惊出了冷汗,此刻我就是没任何能力的灵魂,跟出了“放生”门之后的状态一样,遇到这种能孕育卵尸的恶鬼,老子看来是要寿终正寝!

  “呵”她哈了一口气,凉凉的吹到脖子上,感觉冰冷刺骨,我向后退了一步大喝道:“孽障,你不要跑,今天我要把你收了!”说完这句我掉头跑了,不跑的是傻瓜,尽管恐吓对方不要跑,自己反而跑了有点无耻,无耻就无耻吧,反正好汉不吃眼前亏,刘邦还受过胯下之辱呢。

  我这高一浅一脚的跑出去老远,听到后面那只女鬼叫道:“姐妹们,把他围住,是他杀死了蔷薇和寒梅的!”

  敢情不是一只鬼进镜子追杀我,居然是一大群,我心想阎相他娘的够狠,对我是志在必杀,什么空子都能让他给抓住。正在惶急时,忽然看到前面有个亮点若隐若现,看到光就好比在水里抓住了一根稻草般,拼命朝那个方向奔跑过去。

  往前越跑,光亮越盛,已经能依稀看清周围了,有两只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女鬼,跟在后面死追我不放。我是拼了老命的狂奔,这速度基本上能追火车。很快到了亮光之处,定睛一看,亮光核心有个光芒强烈的光源点,只看一下就被晃花了眼。我心说这是什么东西啊,不是太阳光吧?

  刚一停脚,后面两只女鬼冰凉的爪子搭上后背,冰的我打个激灵,管他奶奶前面是啥,鬼是最怕强光的,照直了往前跑!

  我一个箭步窜出去,扑进光芒最亮处,感觉一下子身体腾空,眼前强光刺的眼睛要瞎了一样,赶紧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前还是亮的,不过光线没那么强烈,非常柔和。我呼呼喘着粗气转头一看,竟然出了镜子,回到停尸间了!

  沈冰坐在我一边,也不说话,见我看到她,脸上一红歪过头,假装看藏尸柜。

  “你啥时候出来的,怎么也不言语一声?”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在地上撑手站起来。

  她还是不说话,脸却更红了。哦,我把刚才在镜子里抱一块这事忘了,现在想起来,又勾的心里一阵旖旎,我也觉得脸上发燥。

  “这个,刚才……”我发觉自己脑子突然变白痴了,这种事还是不解释的好,否则越描越黑,自己哪根神经搭错了还提。

  沈冰一捂脸站起身,说:“你……先坐,我……去趟洗手间。”转身就跑,结果一头撞在藏尸柜上,“咚”一声好响,并且又撞在额头上……

  我慌忙跑过去扶起她说:“你以为这是在福满楼啊,也不看路?”

  沈冰捂着额头,痛的睁不开眼骂道:“死土包子,还不都是你害的?”她说着还气呼呼的转了下身,把我的手甩脱。

  我看着她的背影,先是一怔,忽然高兴起来,要说照魂镜差点没把我害死,但也帮了一个大忙,不用易魂术了,我们从镜子里出来时,进对了身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