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四十五章 槐木取阴
  虽然老妈多少年不知道我们爷俩干的到底啥买卖,但总见家里有驱鬼辟邪的东西,心里也有点底数。她二话不说,带着我去了付家。

  付雪漫爸叫付喜文,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蹲在地上抽烟,看见我们来了也不搭理。付雪漫妈--萍婶,可是个厉害的主,正哭的像个泪人似的,一见我来了,张口就骂。老妈一个劲的暗地里扯我,怕我再闹出事来。我点点头,毕竟昨晚这事我做的也不对,不该拿出骨灰盒吓唬人家,没敢吱声。

  那个罗先生还在烧香。他四十多岁,一副贼眉鼠目的小样,听到雪漫妈的骂声,知道是我是谁了,也没正眼瞧我,跪在香烛前嘴里念念有词,筷子神,筷子仙,你老坐在船中间……

  这是在请“筷子神”呢。民间的小神汉小神婆,除了烧香就是拿这种“绝技”来骗人。拿两根筷子在一碗清水中立起来,说是筷子神下来了,任谁看了也觉得神乎其神,肯定相信。但是真正请筷子神不是这么干的,因为水有吸附作用,两根筷子又有相互支撑,任何人都能把它竖在碗里(如果大家不信,可以自己试一下),纯粹是一种骗人的伎俩。

  而真正做法是用一根筷子,念完咒语,它会自己立起来,那才是筷子神来了。

  我也不揭破,这是职业道德。先走到付喜文跟前道个歉,他阴沉着脸没吭声。萍婶还是骂个不停,我当是老鸦叫呢,斜眼看看躺在床上的付雪漫。

  她睁着眼睛,没什么精神,眼珠盯着屋顶一霎不霎。嘴里还絮絮叨叨小声嘀咕着,萍婶骂声太大,我听不清她说的什么。但从她眉心晦暗上看,的确是中邪了,再往深里说,有可能是鬼附身。

  我一皱眉,心说昨晚上她从我们家出去的时候,才不过八点多,这个时候,很少有鬼出来晃荡的,怎么会中邪了呢?

  她到底是不是鬼附身,我必须得近距离看清楚,跟中医讲究的“望闻问切”一个道理。如果只是撞邪,喝点符水便没事了。要是鬼附身,就有点麻烦,不让接近他们女儿,这事不太好办。

  老妈上前握住萍婶的手,鼻子一把泪一把的认错,说把混账儿子带来了,他当兵的时候学过点茅山术,给雪漫看看。汗,老妈啥时候学会说谎了,不过这么说倒也得体。

  罗先生好像听到了,哼了一声,斜眼看我一下,眼神非常不满。那意思很明白,付家请的是他,我来横插一杠,一来是抢他生意,二来是瞧不起他,因为都搞半天了,也没治好付雪漫。

  萍婶一见罗先生反应,立马对我又是一通大骂,什么学过茅山术,镇上人都知道我不务正业,半夜里开黑店,不知道做的啥违法买卖。他们家姑娘看上我那是习家十八辈祖宗积德,我竟然不知好歹,害了她女儿,越骂扯的越远,听的我心里直冒火气。

  姥姥的,我做的这买卖,看来背地里人们没少琢磨我。都知道我不是好人,干吗还要让你女儿跟我相亲?我看着老妈也没办法,不过已经来了,知道付雪漫中了邪,就这么走了也不合适,毕竟我还是不放心罗先生的骗人把戏。

  “1、2、3、4、5……”付雪漫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念数,把我老妈吓了一跳。萍婶这事可能是见多了,见怪不怪,把她摁在床上又是哭又是哄的。

  我摸了摸鼻子,她数数是什么意思?转头看到院子里有棵大槐树,不由心里犯嘀咕。槐树跟柳树一样阴气重,尤其槐树从古到今在民间被称作“鬼树”,因木中藏鬼得名为槐。家里种棵槐树,那不是自找撞邪吗?想到这儿灵机一动,槐树与鬼气相通,距离屋子很近,可以从树上用法子,查出付雪漫是否鬼附身了。如果真是鬼附身,还能让他现形。

  “妈,我在外面等你。”我假装受不了萍婶的辱骂,掉头出去了。

  我知道老妈肯定不会很快出来,要在里面赔会儿罪。直接走到槐树前,回头看看,屋子里的人都在盯着供桌上的“筷子神”,没人注意我。掏出一根竹签,刺破指肚,让竹签上染点血,插在树皮里。又拿出张黄纸折成一个纸人,用笔写上付雪漫名字,拿一条红绳系在纸人腰间挂在竹签上。

  这种做法叫“槐木取阴”,利用槐树阴气做指导,查看宅内人中了什么邪。悄悄念了几句取阴咒,竹签在我的盯视下,慢慢变成了黑色,纸人吊在半空开始轻轻晃动,有动静了!一图黑气从纸人头部悄然向四处蔓延,最后覆盖了整个身子,大白天的看着也觉特别瘆人!

  果然鬼附身!

  正巧这个时候,我回头见老妈从里面出来,赶紧用手指上的鲜血快速在纸人身上画道金光咒符。纸人取气于槐木,而槐木又与屋中鬼气息想通,我这么做,等于通过槐木这个桥梁,把咒符转嫁到鬼身上。

  “啊”屋内顿时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我听了都背脊上起了层鸡皮疙瘩。

  屋子里立马像炸开了锅似的,叫喊声、摔东西声和噪杂脚步声混成一片,非常热闹。老妈站在门口回过身,一下脸色大变,扶住门框不敢动弹。

  我急忙跑过去,掏出一张黄符递给她,没顾上说话就进了屋子。进屋一看,呵,真够乱的,供桌上的香炉翻了,香灰和沙子撒了一地,碗里的两只筷子不见了,竟然插在罗先生领口内,他一只眼乌青,正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模样极为狼狈。

  付喜文和萍婶两个人抱着付雪漫,满屋子乱跑,带的萍婶跟不上脚步,踉踉跄跄的。付雪漫一边跑一边怪叫,满脸黑气,瞪着眼珠非常狰狞可怖,根本不像是人!

  “那啥老侄子,你不是学过茅山术吗,帮我们……”

  付喜文见我又回来了,气喘吁吁的向我求救。但话没说完,萍婶骂道:“他会个屁,你猪脑子啊,还想让他害我们女儿。”

  罗先生从地上抬起头说:“对,对,就是因为他来了,才冲撞了筷子神,搞成现在这样。”说着瞪我一眼,从领口里拔出筷子又在碗里鼓捣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