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五十四章 12345
  回到家,付雪漫也在,她下班过来帮着老妈刚做好饭,见我们回来,亲热的把沈冰拉到饭桌前,又是拉凳子,又是给她盛饭,搞的沈冰很不好意思。我看在眼里,嘴上什么都不说,坐下闷头吃饭。

  老妈问起今天有人在广场上自杀的事,她是听付雪漫说的。我简单把事说了一遍,但沈冰嫌我说的不够选详细,又添油加醋,重新描绘一番。等她说完,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我回屋拿出几张黄符递给付雪漫。对她说一会儿早点回去,把符贴在门窗和床头上,晚上不要出屋门。

  她见我说的很严肃,吓得小脸都白了,收了符一句话说不出来。老妈我不用担心,老爸去世前,整个家里早布置的犹如铁桶阵一样,固若金汤,比店铺还要安全。

  吃过饭我对老妈说,我去送付雪漫和沈冰回去,因为今天发生了怪事,我可能要在店铺待一晚,今晚就不回来了,不用给我留门,嘱咐她老人家也不要出去。

  老妈其实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家开的是什么店铺,但她仍旧什么也不问,对我说:“小心点。”看似很平淡的一句嘱咐,内里却包含了太多的慈爱和关心。

  我和沈冰先送付雪漫回家,一路上两个女孩聊的很开心,要说沈冰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付雪漫有时话里藏话她都听不出来,属于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主儿。付雪漫是投其所好,专找她喜欢的话题聊,能不开心吗?

  付雪漫到了家门前,把我拉到一边悄悄说:“明天我不用值班,想去城里玩,你陪我去吧。”她避开沈冰,看意思是要我单独陪她。

  我点头说:“行,明天上午正好沈冰要回去,让她开车把我们顺便捎进城里。”

  她一听沈冰要走的消息,别提多高兴了,“一言为定啊,我明天在家里等你。”说完冲我送个秋波,转身进门了。

  去店铺的路上,沈冰默不作声,也不问刚才付雪漫跟我悄悄说了什么,这不是她性格啊。我转头看着她,今晚月亮被黑云遮住,异常的黑暗,只能看到她身形的轮廓,从她缓慢的脚步声上判断,好像有心事。

  “怎么不说话?”我很好奇。

  “不知道,突然心情有些乱。”她语气低落的说。

  “是吗,心里在想什么?”我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她的手,这么亲昵的动作,只有不经意时才会做,这次我却是故意的。

  她好像很害羞,一接触到我的手,慌忙滑开,“我不想去店铺,咱们随便走走吧。”

  我说好,就带你去镇子西郊玩,那边适合你这种口味重的人。她以为我开玩笑,哼了一声,说去就去,反而拉住我的手,飞快向西面奔跑。我忽然用力停住脚步,把她带的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你要干吗……”

  她说话同时,我已经牢牢握住了她的两只手,用力一捏,然后快速念了几句驱鬼咒,她嗷的惨叫一声,身子一颤便软在我怀里,一动不动了。

  “我演得这么好,你还能发现?”一句冷冰冰的女人声音发自头顶上,在黑暗的夜色里,显得特别阴森。

  我从口袋摸出八枚铜钱在手上抛了抛,冷笑道:“我出门就知道你跟在后面,一直没机会下手,直到我跟雪漫说话的时候,你才有机可乘上了沈冰的身。”上午离开店铺的时候,我把残留的鬼气在小白旗上抹了点,所以这只女鬼一近身,小白旗早就对我发出了警报。我怕动手吓到了两个女孩,一直没敢声张。

  “没想到你有这么厉害,但今晚你别想躲过一死!”

  女鬼语声狠厉,听进耳中,不由心惊肉跳!我知道她马上要动手,提前把铜钱甩出去,在头顶上布成了铜钱八卦阵!左手半抱着昏迷不醒的沈冰,右手捏个指诀,脚下踏罡步斗,浑身散发出一股强有力的道家法气!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我在明敌在暗,形势不太有利,但铜钱阵连当时孕有卵尸的恶鬼都能打跑,何况一只小凶鬼呢。

  “波”一声大响,眼前光芒大盛,一条浓墨般的黑气向后飘退,被铜钱阵给挡回去了。女鬼“嗬”地吐口气,显然这下她吃了点亏。

  铜钱阵上光芒疏忽消隐,眼前又是一片黑暗。我转头看看四周,小街上静悄悄的,幸好没人看到刚才诡异的一幕,冷笑道:“你昨晚被我店铺法阵打伤,今天还敢跟我较量,胆子不小。你要是乖乖去地府报道,不再回来的话,我就放过你,否则你永远都没这个机会了!”我现在还没催动铜钱阵的威力,等它真正发出威力后,定让女鬼重则魂飞魄散,轻则重伤。

  这是给她一次机会,茅山老祖宗讲究一切鬼邪概无诛灭这么一个理论,她要是能够听话是最好不过。

  “没空听你废话,杀不了你,我先去杀死付雪漫这个烂婊子!”

  靠,以她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我给付雪漫的几张符不一定能挡得住她,收了铜钱,抱起沈冰就向付雪漫家方向跑回去。

  还没跑出几步,听到女鬼在前面杀猪一样惨叫着回来了:“12345……12345……”

  本来我对鬼叫基本上是免疫的,可是当听到这个数字,头发忽然间竖起来,她怎么也这么叫?我明白了,她当时附在付雪漫身上,是她内心的恐惧意识迫使付雪漫开口这么叫的,看来她跟刘三他们一样,都是五个小星星害死的,难怪她说自己是屈死的。

  “你快救救我,救救我……”女鬼一边恐惧的叫喊着,一边在我身旁显露出一条黑影,可惜现在乌漆吗黑的,我看不到她长什么样。要是好看点,我救的也心甘情愿,要是跟灾区似的,又是我仇敌,我救她不是犯贱吗?

  我冷哼一声说:“你作恶多端,这是报应。不过,你要是现在后悔,去地府还来得及。”

  “走不了了,他们这会儿就在我身边……”

  我听了这句,全身汗毛根根都竖起来,妈的,怎么不早说,现在没开阴阳眼,光凭阴寒之气,她身上就够冲的,没发觉五个邪祟已经在跟前了。

  “那你去地府,我就帮你挡住他们。”我一边撒出铜钱,一边要挟她。

  她“啊”的惨叫一声,显然中了毒手。

  我慌忙催动指诀,冲着铜钱阵凌空一点,八枚铜钱在空中急速旋转起来。

  “啊,不要……”女鬼在黑暗中惨叫声更大。

  铜钱阵是不分敌友的,管你是谁,只要是鬼邪,一股脑狂追猛打。妈的,从鬼邪手里救鬼,不能用法术,让老子怎么玩?

  “**”几声响,铜钱阵上跟放烟火一样,划破夜空,光芒耀眼。五只黑乎乎的跟脸盆一样大的东西,漂浮在前面不远处,裂着大嘴巴呼呼粗喘,看着极为恐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