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百零三章 密林干尸
  王阳不顾一切冲进山谷,我们也不能放任不管,曲陌先回头看我一眼,跟着追上去。我拉着沈冰冲王子俊叫道:“走快点,别跟丢了。”

  “我没事,放心吧。”王子俊刚说完,哎呦一声脚下绊在石头上,摔了个狗啃食。

  我无奈摇摇头,脚下没停跑过去了。我和沈冰速度比王阳要快的多,几乎没几步就追上了她和曲陌。

  这个山谷在日头未落时,我们在一个山头上已经看到了全貌,四面环山,只有我们进来这条宽不过几丈的入口,形同一只铁桶。谷内地域很广阔,尤其有片茂密的树林,占了山谷百分之六十的面积。

  要不是陈明叫这声,我们别说晚上,就是白天在里面找人也很困难。我们来时在地摊上买了五六只手电筒,现在都打开了,照着里面的尖石丛里的山地,泛起清冷的光芒,看上去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树林就在不远处,大概也就距谷口五十多米。王阳指着丛里方向急道:“陈明好像在林子里。”

  陈明叫了这声后,再没了声音,那片树林此刻显得寂静异常,深处更是漆黑幽远,透着一股阴森的寒意!

  沈冰这会儿也从哀痛神情里走出来了,她看看我说:“我们快过去吧。”

  我嗯了一声说:“大伙儿都打起精神,一定不要离开我。”

  王子俊这时才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你跑那么快,不离开你才怪了。”

  曲陌回头瞪他一眼:“你就不能跑快点?”

  “是!”这小子一脸严肃的打个敬礼,倒是把曲陌和沈冰同时逗笑了。

  看到沈冰笑容,我心里轻松不少,只要她能够开心,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我向他们挥挥手,往前跑过去,速度并不算太快,因为要照顾王阳和王子俊,太快了他们跟不上。很快来到了林子外停下,里面始终寂静无声,简直静的有点过头,此刻只能听到我们的心跳和微微喘息声。

  五道手电光照进林子里,交错在一起,在浓密的黑暗中,犹如几条闪光的幽灵一般,显得特别诡异,让我们心脏差点承受不住这种负荷。一棵棵白松、黄松在灯光下闪过,到处空荡荡的,空的让我们心里也跟着没了底。

  我摆摆手,小心谨慎的一步步走进林中,鞋子踩在地上发出踏踏之声,总觉的这声音是来自我们身后,有人,不,是有鬼跟着一样,都忍不住时时回头看一眼。

  他们紧张害怕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刚才陈明那声惨叫肯定是遇到了异常情况,遇到鬼居多。可是我紧张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老子可是鬼事传人,还死过一次,进过两次地府呢!你说这鬼有什么可怕的,在地府就跟人一样没什么分别,无非脸孔白点,眼珠子发点绿光啥的,没觉得有什么瘆人的。

  可是,这会儿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还扑腾扑腾跳的厉害,真怕鬼东西突然跳出来。转念想一下,也就理解自己为什么害怕了。因为现在我是人,跟做鬼时的心理根本不同,人怕鬼究其原因,是没见过他的真面目,在心里自己吓自己而已。其实真正看到了鬼,也没那么恐怖。

  我们五个人之中唯独王阳表现的最好,焦急的转头看着四周,手电照来照去,她只是担心男友的安危,对于鬼的恐惧就没那么强烈了。

  林子里基本算是平坦,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枯叶,踩上去沙沙作响,感觉脚下非常柔软,比外面的石头地要舒服的多。

  往前胆战心惊的走了有二十多米,没发现地上有明显的脚印或其它痕迹,心里不由奇怪,刚才听陈明的声音很近,好像就在树林的边缘地带,怎么却看不到一点线索?难道他会轻功,像那种踏雪无痕一样,来去不留踪迹?靠,你以为拍武侠片啊?

  正想不通的时候,忽然就看到了前面一棵树上,飘荡着一个人!

  人怎么会飘荡呢?这句话根本就不合逻辑,应该是吊着一个人,在上面不住的晃悠,是死人吧?!

  王阳是带头第一个发出了尖叫声,一下引起连锁反应,沈冰和曲陌也叫了起来,王子俊这小子居然也无耻的把整个拳头塞进嘴巴里,发出唔唔的怪叫。

  我心头当然也免不了一颤,闪身窜到他们前面,拿手电仔细在这“人”身上照射,真是个死人!竟然是一具干尸!

  脸孔和皮肤都干枯的干瘪下去,整个肤色非常黑,像陈年老醋的颜色一样,两只大眼珠向外暴突着,无论哪个角度看,都是死死在盯着你,他们不害怕才怪。

  这人脖子上被一条绳子紧紧勒着,吊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身上衣服腐化的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片残片,好在是遮住了敏感部位。我倒是很好奇,干尸那地方干了之后是个什么样啊?

  他娘的有点诡异啊,南方气候潮湿,尤其是树林里,不可能出现风干的尸体。这种干尸现象,应该出现在西北那种大风干燥的环境里,在这儿出现有悖科学常理。

  王阳还是捂着脸叫,沈冰他们三个人缓过神了,干尸还不如一具腐尸吓人,毕竟这玩意在电视科学栏目或者考古杂志上经常出现,像新疆的楼兰女尸,哪个古墓里也不时挖出一个来,见怪不怪了。

  我壮着胆走到跟前,又仔细查看了一下,这具干尸挂在这儿至少也有几年了,因为脖子上这根绳子,都显得很陈旧。他的嘴巴里,好像含着什么玩意,两腮鼓鼓的,嘴唇也向前凸出。

  当下拿出桃木剑,在干尸下颚上用力一捅,干尸嘴巴突然张开,吧嗒从从嘴里掉下一个鹌鹑蛋一样大小的蜡丸,滚落到我脚边。我弯腰拾起来一看,明白了,这人肯定是个同道中人。

  这是一颗“保尸丸”,含在嘴里可使尸身永久不腐,是道家的一个不传之秘。用腊封住药丸,是为了保持药丸不受尸液侵蚀。我看着药丸一怔,莫非这个人就是沈冰父亲日记里提到的那个高人?

  正在这时,他们四个人又发出一阵惊叫,我急忙抬头,只见干尸肉身开始快速腐烂,速度之快简直令人难以相信,几乎是我抬头的这一瞬间,干瘪的皮肉完全消失了,留下一具光秃秃的白骨架子!

  这还不算怎么诡异,更诡异的是白森森的嘴巴开合一下,吐出一口黑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