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百零七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壁画颜色保持的很新鲜,可能因为洞内长期存有雾气太过潮湿的原因,并没出现油彩干枯剥落的现象。我虽然没学过美术,但也看得出这种描绘手法,绝对是出自古代,画出的的人物很丰满,栩栩如生。

  正因为画的太传神了,才让我感到害臊。壁画一共分五个部分,也就是五个小故事。第一幅讲的是一个书生躺在床上睡觉,梦到了一个神女自天上而来。第二幅图说的是他们两个脱光了衣服在一块滚床单的故事,神女赤条条的,所有地方,所有细节都画的清清楚楚,淋漓尽致,让我看得热血沸腾,喘气都觉得火热火热的。

  第三幅画还是两个人滚床单的内容,但书生已经折磨的很消瘦,基本上跟人干没什么区别了,但还是乐此不疲。第四幅画就是书生终于因为纵情过度暴毙了,神女也离他而去,只留下一个梦中的画面,书生抬头遥望天空痴痴发呆。第五幅画的是他看着自己的尸体被抬到了一个山洞里安葬,自己说了一句话,自封为巫山正神。

  神女肯定是玉帝他妹巫山神女瑶姬了,他被玩的精尽人亡还念念不忘,搞出个什么狗屁巫山正神,还不是想跟瑶姬作对夫妻?

  看完这五个小故事,觉得也许这副壁画是鬼书生也就是魇鬼自己所画的,古代才子大多精于琴棋书画,像这种只有自己知道故事,不可能会是别人画出来的。心里对这个书生感到有点怜悯,瑶姬只是个神话传说,到底有没有这号神仙很难说,再说就算有,也轮不到他那么好运气给碰上。指不定是哪位狐仙野鬼吸人精血,修炼法术才会找上他的。

  这副壁画的尽头,也是山洞尽头,曲陌告诉我没发现什么异常,指着山洞中间一座隆起的石堆说:“这就是巫山正神的石冢了。”

  我转过身,看到这座石冢跟平常百姓的坟穴大小一样,占据了整个山洞一小半的面积,石冢前有个供桌,上面立着一副石头雕刻的牌位,刻了巫山正神四个字。供桌上摆放了新鲜水果和猪头供品,我伸头闻了闻,很香啊,东西很新鲜,绝对是最近几天才摆上的。那说明,这里经常有人不断来此上供。

  “你脚下……”曲陌提醒我一声,连忙别过头,脸上红彤彤的。

  我赶紧低头,原来踩在一件东西上,刚才只顾闻猪头了,尽管感觉脚底下很柔软,也没注意是什么。现在仔细一看,是一只血淋淋的男根!看得我头皮发麻,一阵恶心。再转头一看,他姥姥的,围着石冢,插了一圈这玩意,要说是插其实是口误,应该是栽才对。

  男根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向上挺立着,底部座落在石头地上,周围是一片血渍,看上去是砍了之后,趁血正热马上栽到石头上,鲜血一凝固就牢牢的粘住了。

  这些东西惨白惨白的,看着都是近期栽在这儿的,好像经常更新换代,那得杀多少男人啊?想想都觉得心底发毛,这种事太邪乎了,也太残忍了,让人简直难以相信这是真的。

  除此之外,我拿手电照了一圈山洞,把每个角落都看遍了,也没发现有什么其它异常东西。

  又转回头盯着石冢,这些雾气都是从石缝之间蒸发出来的,好像里面埋葬了一处温泉,源源不断的散发出蒸汽。可是,温泉也不能蒸出冷气吧?这肯定是魇鬼的尸体不腐,散发出了积怨的鬼气,如不是积怨太深,鬼气也不可能有这么冰冷彻骨。

  “你说洞里这么安静,他会在里面吗?”曲陌紧张的问我。

  我没回答,而是回头看了看洞外,小白旗飘悬在树头上,它不进洞,鬼东西那就没在里面,而是躲在树头上,想引我们进来,然后来个瓮中捉……呸呸呸,老子怎么糊涂了,那应是关门打……

  算了,还是想正经的吧。

  我眼珠一转,拿出两张驱邪符交给曲陌,小声在她耳朵边说:“在洞口上一左一右各贴一张,轻声念驱邪咒,把他暂时挡在外面。”

  曲陌点点头,奔向洞口。我拣出一把镇鬼符,在石冢上一连贴了八张,刚好够用,一张不剩。八卦镇鬼,最为厉害,这等于切断了他的脐带,让他接收不到尸体上的灵气供给,鬼术也就大大减弱,再说使用鬼术也需要给养的,没了灵气,他就等死吧!

  八张镇鬼符一贴,石缝中往外散发的雾气立刻停止了,镇鬼成功,其实应该说是镇尸成功,就看最后一招了!我提起桃木剑,高高举起来,此刻也没想到,要弄死魇鬼会这么容易,大声叫道:“天地玄宗,鬼妖亡形,急急如律令!”一剑冲着石冢中间一条石缝插下去,可是桃木剑当插入石缝中后,便如遇到了石头阻挡,再也插不进去。

  忽然八张镇鬼符哗啦一阵响,全都被一阵阴风吹起来,飘扬在洞里。我靠,魇鬼够猛的,我说不可能这么顺利弄死他,果然他不是吃素的。

  一股股黑气跟煤气管道泄气一样,“嗤嗤”的激烈喷发出来,其中有两股冲向我的脸上,冲鼻的腥臭,是他娘的尸气!这要是冲进鼻子里,恐怕顺着咽喉一路会腐烂到内脏,马上会变成一具腐尸!

  就闻到这么一下,胃里猛地一阵翻腾,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上。我急忙闭住呼吸,撒手放开桃木剑,往后连退了几大步,掏出一张净身符贴在口鼻上,这才感觉胃里舒服了点。

  “呃……”这时从身后传来曲陌的闷哼,我慌忙转头,只见曲陌扭回头,眼珠子瞪的暴圆,好像喘不过气,脸都憋成了紫黑。两只手才刚刚伸开,手上的驱邪符没贴到石壁上。小白旗此刻正飘在洞口外,哗啦啦被风吹的作响,看这样子,可能是魇鬼就在洞口,叉住了她的脖子,

  我拿出八枚铜钱,甩手向洞口掷出去,口中同时叫道:“奔雷奉行,乾坤震定。急急如律令!”

  八枚铜钱从曲陌头顶上飞过,瞬间布成八卦形状,急速旋转,刚刚冒出黄光,突然一股浓密的黑气从树身上冒起,跟一朵蘑菇云般,把铜钱裹在里面。蘑菇云只是昙花一现,便即消散,妈的,我的铜钱呢,跟着也没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