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血魄引路
  我连忙用红绳缚住了她的手足,唯恐法事还没开始做,寄宿鬼倒是先发作了。虽然斗灵我斗不过这混蛋,但勉强能陪他玩上一会儿。

  阎相折好了一个纸人,让我伸过手在中指上放了点血,滴在纸人头上。他念了两句咒语,纸人在法坛上突地跳起来,跟活了一样。与此同时,我感觉心头猛地一沉,整个人像变傻了似的,脑子里空空的,只是觉得好饿,想吃东西。

  然后神智一阵迷糊,感觉我不在自己身上,不知道在什么空间内,放眼出去一片白茫茫的。低头看自己一眼,靠,血肉模糊,像个被剥了皮的小羊羔,那副惨状,自己看了都惊心动魄!

  我勒个去的,老阎怎么开始用血魄引路时也不打个招呼,这好像就是传说中的血魄与纸人通灵了吧?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是天魂地魂和命魂,天魂和地魂不在体内,只有命魂是体中主宰七魄使人产生正常思维和活动的中枢灵魂。我们所说的血魄,是用纸人与人的一魄相通灵,以血粹魄,是为血魄。血魄因为是邪术中专门养鬼用的,对于鬼来说,是最具诱惑力的“美食佳品”,就像色鬼遇到了美女,酒鬼见到了烈酒那样的馋。

  这样寄宿鬼受到血魄的引诱,会暂时放弃宿主,出来觅食,趁此时机,把他引到法坛前的法阵中消灭掉。

  可是血魄用的是生人的一魄,与此同时,像我来说,其他魂魄全给封闭,而命魂便跟随这一魄通灵纸人,与其说一魄其实不如说是一魂一魄。这种做法的危险就是,以血粹魄后,这一魂一魄万一受损,便会变成痴呆,再如果主持法事的人功力不够,在引恶鬼没有进入法阵之前,血魄被恶鬼吃掉,那我估计要去地府报道。

  命魂一失,等于三魂七魄完全报废,不死也是植物人。

  我眼前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应该全是白纸了,我也只能困在纸人内,像个木偶一样任由老阎玩弄,自己根本做不了主。

  耳听老阎大声念道:“开启冥途,血魄引路,急急如律令!”

  我感觉自己不由自主的蹦跶几下,跟猴子似的,不由苦笑不得。也不知道这种办法管不管用,要是万一引不出寄宿鬼,沈冰遇到麻烦怎么办?我估计老阎提前做好了准备,他会抓住红绳一边斗灵一边消解血魄引路咒,让我醒过来的。

  蹦跶几下后,我不动了,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我心里有点急,怎么寄宿鬼还不出来?但我不知道能不能看见寄宿鬼,只是觉得自己不动,就没去引路,说明寄宿鬼还在沈冰身子里。

  又等了好长时间,依旧是没任何动静,我实在沉不住气了,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也没半点办法,我现在就是一个傀儡,想恢复神智回到自己身上,根本无法通知老阎,一切全掌握在了老阎手心里。

  等待的滋味是最难受的,尤其是这种节骨眼,用心急如焚来比喻,一点都不为过。正在急的想撞墙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有只黑乎乎的小脑袋,跟做贼似的,从一片黑暗后面探出来,东张西望一阵子后,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盯上了我。

  他好像非常谨慎,要看清了情形再做打算。等了一会儿,他可能觉得没有什么危险,才大胆从黑暗后走出,不过一步一转头,还是不放心的注意四周动静。随着他的走近,距离我只有十几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

  妈的,我头皮忍不住一麻,长的也太恐怖了。一颗黑乎乎的小脑袋,像被火烧过一样,全是那种触目惊心的死皮。两只眼睛放着绿光,鼻子只不过是两只小黑窟窿,嘴唇都找不到在哪儿,但下巴上有颗黑痣。绝对是这混蛋,寄宿鬼!

  关键恐怖的地方不在脸上,而是在身上,离远了看,是个身体有四肢和肚腹,离近了可全不是那回事了。他全身上下都是脑袋组成的,每一颗脑袋面目跟他的脸一模一样,四肢也是由一个个小脑袋接连在一起,但行动起来非常灵活。看着这种诡异的画面,他仿佛除了脑袋之外,身上没有其他器官了。

  如果说,看到一张鬼脸感到可怕,要是全身都是鬼脸的话,那才叫恐怖!

  他每往前走一步,我都感到心头猛地跳动一下,这玩意太他妈的的瘆人了,老子都有点不敢看了!

  眼见他已经走到我面前几米之外,一对小眼珠里发出贪婪的目光,嘴巴也淌出了口水,靠,看样子马是要享用我这只猎物了。老阎咋还不让我跑,难道想害死我不成?

  正想着,我忽然不由自主的往上一蹦跶,掉头就跑,速度之快,连我自己都觉得难以相信,简直比的上火箭了。能跑这么快,基本上就不可能被寄宿鬼追上了吧?

  我一回头,草他二大爷的,寄宿鬼竟然跑的也不慢,他一边张大了嘴吧,流着哈喇子,一边狠命的一通急追。看他现在这模样,跟只疯狗似的,不肯放松我这块到嘴的肥肉。我一闭眼睛,反正我也身不由己,跑快跑慢那是老阎的事,心里头不住的祷告,千万别让这死东西给追上了。

  虽说老子已有必死之心,但能不死还是不死的好,万一这次不死,沈冰一高兴,对我回心转意,死心塌地的爱上我,那不是两全其美吗?

  我心里想着跟白日梦差不多的好事,往前跑了一阵子,突然听到后面传来惨叫声,我也同时硬生生的刹住车停下了。我回头一看,寄宿鬼抱着脑袋,跟孙悟空被念了紧箍咒那样痛苦,正在全身不住的扭动着,身上每一颗脑袋嘴巴里,都发出惨厉的叫声。

  一声鬼叫就能让人胆战心惊,一群鬼叫,并且是这么阴森诡异的叫声,请问你受得了吗?反正老子是受不了,我差点没吓尿了裤子,幸亏我现在不在自己身子里。不然真的要撒尿了。

  这种情形,应该是寄宿鬼处身于法阵中,正在被道家法气摧残的吧。我顿时也一颗心放在肚子里,血魄引路成功完成,没被寄宿鬼追上,脑子清醒,也没变弱智。转过身,左右看了看,没小板凳,就站着看会热闹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