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将要出嫁时
  麻云曦受伤不重,只是胸口上被人用针刺了一下,好像有毒。当下点上两根蜡烛,从身上拿出几片蓝色的叶子,吃进嘴里嚼了几下,吐出来时,叶子全部变成了黑色。我们不禁为之动容。

  她又掰开父亲的嘴巴看了看,用鼻子闻了一下,落泪道:“我爹也是中了‘蚕针蛊’,但他……”

  我虽然心里对蚕针蛊感到好奇,但她正在伤心的时候,还是极力忍住了这份好奇。可是沈冰却问道:“什么是蚕针蛊?”

  麻云曦坐在父亲尸体旁边,哀容满面的说:“蚕针蛊取自于蛊虫身上毒液,中者立毙,就算天赋异凛者没有马上毙命,也会被接下来形成的蛊虫给咬死。我从小就被妈妈喂食各种蛊毒解药,才免于毒性发作,又马上用‘蓝桑叶’化解,这才会没事了。可是我爹,他却无法抵挡这下剧毒的袭击……唔唔……”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心想老梁的死,或许也是中了某种蛊毒,在医院却检查不出任何毛病,湘西放蛊可见千变万化,非常神奇。

  陆飞看了我几眼,见我始终没说话,便对麻云曦说:“你为什么不听听你爹的尸体,看凶手跑到了哪儿?”

  麻云曦如梦初醒般的点点头,她刚才只顾悲伤,把这事给忘了,连忙把耳朵贴在父亲身上倾听。

  陆飞继而又冲我表现出一副自得的神情,似是说你又没想到吧?我心里冷哼一声,不是我没想到,而是不用听,这个凶手也就是姓梁的老家伙,此刻肯定追上落花洞女,还有那三个鬼魂,他们在一块呢。

  果然,麻云曦抬头说:“是我师伯动的手,此刻已经往西跑了,好像跟那三个鬼魂在一起。”

  我点点头说:“追。”弯腰抱起了麻自理的尸体,麻云曦吹灭了蜡烛,当先往前飞奔而去。她可是学过轻功的,就是不一样,一眨眼,就看不到她的身影了。其实也是废话,眼前到处黑漆漆的,就算没跑远,也是看不到的。

  我们一路追到了麻自理赶尸旅店,最后我放出小白旗,断定他们进了幽王洞。这下我们全都慎重了,那里面有具成了气候的跳尸,还有不少恶鬼,稍一不慎,我们便会成了陪葬品。陆飞和沈冰提议,到天亮再进洞,毕竟现在已经是深夜三点多了,距离天亮没有多少时间。天亮之后,对我们大为有利。

  麻云曦却急着进洞,唯恐她的师伯趁机准备好了陷阱,到了天亮进去更危险。我听她说的也不无道理,老家伙既然受伤都跑这么快,又是急着跑到幽王洞,肯定这是个有备无患的地方,如不趁热打铁,等他布置好了机关,我们就等着挨打吧。

  这样我们意见又发生了分歧,沈冰这次站到了陆飞那边,明显是再不敢夜里进幽王洞了。

  我说你们要是不愿进去,就在外面等着,不过,特别嘱咐陆飞,一定把沈冰看护好了。

  陆飞冷笑道:“这不用你操心,她跟着你才会不安全。”

  丫这小子不敢进去碰僵尸,还不忘奚落我,你二大爷的。

  正准备往坡上走去,这时听到一阵银铃般的歌声从上面传下来:“妹妹十八郎十七,口口骂郎无年纪,大山木叶有长短,那得十指一般齐……”

  歌声悠扬动听,一时听的仿佛有点醉了,深更半夜,哪个妹子在唱山歌呢?让我心里充满了一股旖旎。我和麻云曦都停住了脚步,沈冰也跑到我跟前,扯了下我的衣袖问:“谁在唱歌,真好听!”

  我此刻心情出奇的好,小声对她说:“你要是这么对我唱,比她唱的会更好听。”

  “呸,土包子!”她拧我一下,不过又声若蚊呐的说:“这几句我记住了,回去唱唱看怎么样。”

  “呼喇”一声响,从坡上草丛里,冲下一条黑影,我定睛看了一下,不是鬼。但沈冰吓得赶紧缩到了我背后,陆飞冒充护花使者闪到前面,这小子倒不是个胆小鬼。

  麻云曦打着火折子,一看来人是那个跟着鬼魂跑了的落花洞女,此刻披头散发,脸上轻纱不见了,不过被头发遮住了脸,看不到面容,只见两只黑漆漆的眼睛里,散发出呆滞而又诡异的目光。宛若喝醉了酒一样,踉踉跄跄的冲我们奔过来了。

  到了我们跟前一下扑倒在地上,幽幽哭了起来,泣声幽咽,闻之心酸,这种事我们倒是没了主意,转头看向麻云曦。

  她眉头一皱,抬头看着树木,我们也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往上看。只听哗啦啦一阵响声,一片落叶飞舞在空中,不禁让我们目瞪口呆。不会吧,现在可是春天,正是万物滋生的季节,怎么会落叶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落花洞女的哭泣,能将树叶哭落么?

  “她要回家,到了出嫁的时候了。”麻云曦轻叹道。

  “什么意思?”沈冰从我身后探出头问。

  “落花洞女被洞神选中后,在洞内待上一段时间,如若还能讨得洞神欢心,便要回家看望,也就是死期到了。死后家人会按照嫁女风俗办喜事,把女儿尸体送到幽王洞。幽王洞内的一个侧洞里,全是落花洞女的棺木!”麻云曦低头看着哭泣不止的落花洞女,语声中透露无限怜悯。

  靠,看来这个传说是真的,真是悲哀,我心头不由一阵黯然。

  沈冰生气的说:“难道就没人阻止这个可恶的洞神吗?”

  麻云曦叹了口气,没有回答,从落花洞女身边绕过,上山区了。我本来想把麻自理的尸体放在这儿的,可是转念一想,带上或许还有用处,找不到姓梁的老东西,听听尸体不就知道了吗?

  我抱着尸体从落花洞女身边走过时,心说今晚我会跟这个狗杂碎有个了断,但愿你还能活下去,祝福哥吧,就当是祝福你自己了!

  “小陆先生,咱们也上去,教训那个死僵尸,让他不能再害落花洞女。”沈冰说道。

  “这个……”陆飞沉吟不语。

  “你怕了?”

  “不是怕,而是……”

  我心里冷哼,不是怕是什么?老子最讨厌心口不一的人,平时不是很牛逼吗,有胆子就跟着来啊。

  “你要是怕就算了,土包子,等等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