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血诱鬼仔
  老阎的办法是,利用鲜血把小鬼钓出来。因为养鬼仔,是用人血喂养的,否则不可能形成嗜血如狂的凶恶本性。现在小鬼仔躲在灵狐身子里,在我们围困下不敢出来,如果三天内吃不到血,便会饿死。但随之问题又出来了,小崽子饿死之前,一定会发疯,搞不好灵狐跟曲陌,都跟着它去陪葬。

  这个办法倒是可行,但我们把握也不大。

  王子俊这次倒是挺大方,在手上划了一道口子,忍痛挤出小半碗的血液。此时沈冰和陆飞也回来了,听说我们要这种办法帮曲陌驱邪,陆飞也捋起袖子,大义凛然要献血。靠,这小子真是看上曲陌了。

  王子俊不乐意,瞪他一眼:“又不是你女朋友,你献哪门子血?”

  “你咋知道她以后不会成为我女朋友?”陆飞还跟他杠上了。

  沈冰没好气的说:“你们俩消停一下行吗?别耽误正事。”

  两个家伙相互哼了一声,全都别过脸,谁对谁都不服气。

  我先用清水和着符灰在地上围了圈子,把曲陌抬到里面坐下。又让老阎和陆飞同时拿起玻璃瓶,对准她的脸孔,只要小鬼仔出来,受到符灰圈的约束,会失去力气,无法对曲陌进行攻击。而准备了两只瓶子,应该会在他出来的一霎那之际,给吸了进去。

  沈冰和王子俊站站在货架前,前面有五棺镇鬼局,身后有法瓶,可谓是上了双保险。

  我端着小半碗血,放在曲陌面前,还用手指在里面搅了搅,让血气散发出去。并且抬起手指,摆在前面鼻子下晃晃,我不信对于嗜血如狂的鬼仔,会没诱惑力。

  曲陌身子果然一颤,眼珠那种阴森的神色,逐渐变成了一种贪婪,张口“唔唔”轻叫两声,看样子有门!

  我们全都十分紧张的盯着曲陌,我更加卖力的用手指的碗里搅拌鲜血,然后又在她鼻子下招摇,我现在都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曲陌身子不住的发颤,那种“唔唔”呢喃声更为强烈,忽然,曲陌一闭眼睛,身子不动了。我一愣,咋回事,鬼仔光闻闻鲜血就饱了,然后睡觉去了?草,那不是白费力气吗。

  老阎却是一脸的紧张,两只手都紧紧的握住酒瓶,手背上青筋暴起多高。我一下明白了,老子阴阳眼早失去了效力,看不到小鬼,老阎带着墨镜呢,可能看到小鬼出来了。唉,老子现在心烦意乱,把开阴阳眼的事给忘了,重大失误!

  我忍不住心头扑腾扑腾跳着,这会儿已经来不及开眼了,因为多余的环节,说不定会把小鬼吓着,又不敢出来了。老阎此刻就是一面镜子,从他神情变化上,能看出一些端倪,所以把目光盯在老阎脸上看。

  只觉四周蓦地寒意涌动,老阎嘴巴轻轻动了起来,开始念咒语了。只见地上那只碗内的血,凭空就消失了,我勒个去,我手指上还有呢,千万别让小崽子给啃上一口。但我又不敢动,怕惊动了他,鬓角汗都下来了。

  “吱”地一声叫,老阎双手一阵颤抖,然后他快速的抬起右手,手心里攥着的一张黄符把瓶子口给封住了。

  “呜哇……呜哇……”顿时从瓶子里传出一阵凄厉的啼哭声。

  瓶子激烈的震动起来,老阎双手握紧了还差点拿不住,陆飞慌忙放下自己手上的瓶子,帮着他拿稳。我又往瓶子上贴了两张镇鬼符,大声念了几句镇鬼咒,瓶子这才逐渐稳住,哭声也渐渐低弱下去。

  我们三人同时抹了一把头上冷汗,相对一笑,成功了!

  沈冰和王子俊跑了过来,都是一脸的高兴,王子俊还探头往瓶子里看,说道:“小鬼啥摸样啊,我还没见过呢。”

  “去,太难看了,看了会做噩梦。”沈冰吓得往后一缩身。

  其实我心里也挺痒痒的,老子被小鬼头给耍的灰头土脸,到现在还没见过他的这面目,让人知道了,有点丢脸啊。我没敢吭声,悄悄念了两句金光咒,立马把小鬼给逼现身了!

  我的妈啊,难怪陆飞和老阎都说小崽子瘆人,真不是假话。我看了都头皮发麻,心底直冒凉气!

  这只小崽子,跟冯公子上身的那只胎儿基本相若,只不过小脸太恐怖了,脸皮白的,比湄公河打捞上来的尸体还要泛白,眼珠绿油油的,发着绿光,小嘴一张哭的天愁地惨,让人感到无比阴森可怖!

  正因为是只小崽子,拳头大的小脸,才会让人感到诡异。好比是那部叫《咒怨》的鬼片,那死小孩,看上去比任何成年鬼魂都让人毛骨悚然!他在地上爬来爬去,你蒙上被子,会被他拉开……

  扯远了。

  小崽子一现身,沈冰顿时嗷的叫了一声,慌忙跑回桌子后头去了。王子俊脸上肌肉一哆嗦,一屁股坐在地上。

  陆飞鄙夷的看着他说:“就这胆量,丢老爷们的脸。”他现在这德行,跟在湘西我们在一块的时候一个模样。现在我想起来,这小子并不是那种不易接近的人,而是因为沈冰对我特别敌视。可好,现在换上王子俊了。

  “我丢谁脸了?你别嘴硬,你为毛不看瓶子啊?你如果盯着小鬼看三秒钟不怕,我跟你磕头。”王子俊拍拍屁股起来,不依不饶的跟陆飞干上了。

  “少来,我刚才都看功夫大了,这会儿觉得恶心。”

  这俩活宝,真让人头疼。

  他们吵他们的,总归把小崽子给引出来了,曲陌没事,我们也就放心了。转头去看曲陌的时候,忽然发现她睁着眼睛,目光神色还是跟先前一样,突然张口又“呜哇呜哇”的哭起来,我不由倒吸口凉气,跟老阎面面相觑。

  草他二大爷的,怎么会这样,难道她身子里还有一只没出来?

  不仅如此,曲陌又突然从地上窜起身子,冲着老阎手里的瓶子撞过去。她的模样跟疯了似的,吓得老阎赶紧把瓶子举起来,曲陌一下冲出几大步,一头撞在了墙上。在地上抽搐几下,眼睛一翻白,就此不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