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昴日星官一条虫
  安琪下地府去了,我和沈冰把局长弄醒,问他刚才听清楚了没?这王八蛋居然不见鬼了,又装起了胆子跟我耍牛逼:“虽然她是两个小鬼杀死的,但谁知道小鬼是不是你操纵的?”

  我点下头,草你二大爷的,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立马跟他说:“不瞒你说,我还真是逮着了那两只小鬼,它们专门喜欢剖人肚子,要不,我把它们带上来你再问问,看跟我有没有关系?”

  局长一听这个,双腿一软,幸好有下属扶住了他,擦着头上滚滚不断的汗珠对我说:“不,不用了!刚才跟你开玩笑的,我想这事跟你没啥关系,你抓住了凶手,帮警局破案,那是有功。天亮就把小鬼交给我们灵异顾问,让他审理吧。”

  靠,破县城警局,居然还有灵异顾问。不会是指使小鬼杀人、用傀儡术想拘魂的施术者吧?想从老子手里再把小崽子骗回去,门都没有,你以为老子是傻瓜啊?我于是嘿嘿一笑道:“不好意思,小鬼又跑了。你要是想要的话,我这就跟你抓去。”

  局长气的直翻白眼,但又不能对着下属出尔反尔,昧着良心再反口说我有罪吧?我哈哈大笑着,跟沈冰手拉手跟**肚肚子说声拜拜,走出了警局。

  出来刚好天亮,曲陌还在车上守着。她说刚才有个行径很可疑的家伙,围着车子来回转悠,最后朝车子走过来,看样子想上来。结果正在那个时候,他突然捂住脸,仓惶朝东边跑走了。

  我心头一动,姥姥的,这肯定是那个施术者,被我用血气十字杀给破了相。我连忙问曲陌又没看清楚这人长什么样子?曲陌说那时正是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候,只看到一条黑影,根本看不到相貌。

  草他二大爷的,便宜了他。不过他既然被破相,那就等于在他脸上做了个记号,总会揪出他的。现在急着救雅雪,先不管这孙子,再说小崽子都被我收了,我又离开县城,这孙子没了目标,应该不会再干缺德事了。

  我们三人一商量,不打算告诉王子俊去秦岭的事,一来曲陌现在特别讨厌他,二来带着是个累赘。当下沈冰开车到了曲陌家门外,曲陌回家跟父母说了一声,背着一个背包出来。我们直奔火车站,到了火车站一打听,去秦陵当然是没有这个站点,只有去西安的火车,到那儿基本上就到了秦陵边上。但白天没这趟车,到下午三点才有。

  现在我们是等不及了,因为还怕局长这王八蛋反悔,再限制我们离开本地,干脆直接驾车走了。

  西安距我们这儿差不多八百多公里,好在有高速,我们也不心疼高速费,沈冰一口气开了六个小时跑到了西安。

  进市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她累的够呛,我看天也晚了,而且一打听,离这儿最近能够驾车到达秦岭的,只有秦岭梁草甸这个景点,大概有七十多公里,再说我们还不知道南山白骨洞的位置,按照这么个凶煞的地方,绝不可能在秦岭边缘地带,肯定在深山之中。进山可就不能开车了,徒步翻山越岭,在黄山我们可是吃过这苦头,一个小时都走不出什么路来。

  我跟她们商量住酒店吧,今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

  在酒店打听有没听说秦岭有个叫南山白骨洞的地方,服务员都说没有,然后就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们。一个男的带俩美女,还打听什么白骨洞,肯定没把我当什么正经人看待。我心想他们可能真的不知道,出租车司机应该在这方面知道的比较多。

  我让她们俩在酒店休息,我一个人跑出去,也不去什么地方,就为了乘车打听消息。可是坐了几辆车,花了一百多块车费,竟然没一个人听说过这地方的。姥姥的,要知道这样,我还不如省点力气,直接套问镜子神口风呢。

  想到这儿,在街上买了两只烧鸡回到酒店。把死耗子请出来之后,它盯着两只肥大的烧鸡,直流口水,不过给我来了个首先声明:“聻境的事一概免谈。”

  我嘿嘿笑道:“不问聻境的事,就问南山白骨洞在哪儿。”

  “老子不知道。”死耗子盯着烧鸡的两只小贼眼珠都快发蓝了,居然嘴还这么硬。

  我摸了摸鼻子,笑着跟它说:“我突然诗兴大发,咱们对两句怎嘛样?”靠,我也学起它的口气了。这对诗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老子其实没半分雅骨,要不怎么当初听到付雪漫念诗,会起鸡皮疙瘩呢。

  死耗子非常精明,一听就知道我打什么主意,小爪子挠了挠头,盯着烧鸡说:“一句一个烧鸡。”

  我心说你个死耗子怎么这么贪心,两只烧鸡就跟我对两句,要是对不出来咋办?但现在也不好跟它翻脸,只有先答应了再说。我先出了第一句:“秦岭南山白骨洞。”你看哥们诗作的多好,多直接啊。

  死耗子小眼珠转了几转,接口道:“昨夜草头聚阴风。”

  靠,没听明白,再来句直接的:“敢问此洞何处有?”

  “昴日星官一条虫!哈哈,对完了,烧鸡归我。”死耗子说着迅速伸出爪子,把两只烧鸡抓了回去,唯恐有人跟它抢似的。

  我顿时就翘了辫子,草你二大爷的,这什么狗屁诗句,还不如老子憋出来的工整,连昴日星官都整出来了,咋不整出蝎子精啊?整个一西游记啊,白骨精外加昴日星官,就差孙悟空了。

  看着死耗子那副吃相,恨的我压根直痒痒,算了,能骗出死耗子这两句,已经很不容易了,估计是不会再说了。把镜子收起来,躺在床上心想死耗子念的这两句狗屁诗,昨夜草头聚阴风是啥意思?就这句还听着有点内涵,最后一句简直他妈的胡诌的。

  草头是不是说的草甸?昨夜可以指以往,难道是说,草甸是白骨洞的入口,长期以来聚集了阴风煞气?先这么解释吧,我也想不到其他地名,毕竟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只是这昴日星官是不是也有含义呢?

  死耗子不可能随便胡诌,昴日星官就是一只大公鸡,或许秦岭有座鸡神山?那一条虫又是啥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