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散煞
  果然,老鬼婆吞下假魂魄后,不过两秒钟的时间,眼珠突然瞪圆了,显得非常气愤。她的肚子这时也逐渐的鼓胀起来,就像吹气球一样,不住的在鼓起,转眼就成了大肚子孕妇!

  看到这幅情形,我两只手都忍不住紧张的攥起来,心里叫着,快他妈的爆啊,“吥”一声,肚皮爆开,煞气外泄,她也就成了泄了气的破皮球,再也蹦跶不起来了。

  可是那种希望马上要实现,却给了失望的破桥段出现了,老鬼婆深呼吸几下,最后长长的吁了口气,鼓胀的肚子,竟然慢慢的瘪了下去,草他二大爷的,咋会成这样?

  转念一想,估计是假魂魄太少,老鬼婆用煞气给硬压下去了。但她已经上了一次当,应该不会再吸小瓶子了吧?

  老鬼婆唰地把脸扭过来,盯向了门外,靠,真的不再跟纸人较劲,看来盯上了我们。咱们就不必玩了吧,再说要玩,也是她老人家玩我们!

  这会儿还装什么孙子不动弹,我一边捏了手诀念着咒语,一边从地上站起来,挥动手诀,嗖嗖的把四个纸人也都控制跳起来,扑向老鬼婆。

  “桀桀……”她捏着嗓子怪笑几声,他娘的,笑的老子从头皮到脚底,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后面四个,除了沈冰之外,全都发出了惊叫。田主任胆子越来越不抗事了,数他叫的声音大。

  “嚓嚓”几声响,纸人都给打烂了,远远飞到墙壁角落里,有两只小瓶子骨碌碌的从里面滚出来,滚到她的脚边。但老鬼婆低头看了一眼,又置之不理,抬脚往门外走过来。

  我心说不妙,赶紧回头跟他们几个人说:“你们马上坐电梯下去,一刻也别停,快!”

  方媛、曹纯正和田主任见我神色非常紧张,意识到情况严重,忙不迭的起身,掉头跑向电梯。而沈冰握住我的手说:“咱俩要死死在一块!”一对漂亮的美目中,写满了坚定。

  我心里叹口气,知道这丫头死心眼,赶也赶不走的,那就让我俩上演一出同生共死的感人剧情吧!

  “你快拿起狗血瓶子,往她脸上泼,快!”我冲她叫了一句,从背包里拿出了最后一束香,盘腿在地上一坐,张口念道:“五劫既周,后劫推迁。爰命景霄,保制劫年。九天运否,阴阳数穷。五行乖逆,六天肆凶。天道既变,人道将终。五老化身,五雷大君。涤除凶秽,扫荡妖氛。急急如律令!”

  这束香呼地冒起一团火光,呼呼地燃烧起来。这是保制劫运咒,老鬼婆万一冲出厕所门,能挡住她身上散发出的煞气,让方媛他们争取到时间逃出医院。

  与此同时,沈冰也宁肯了塑料瓶盖子,双手一扬,黑狗血撒进厕所门,在空中形成一条笔直的血线。

  老鬼婆听到咒语,放声大笑,声音那个阴森惨厉,听的连我都觉得头皮麻的都快要脱落了。她挥爪把狗血挡开,但鬼体一遇这种克星,“嗤嗤”冒起几率青烟,痛的她也一阵裂嘴。往后退了几步,又有一大片狗血落在她的脑门上,不住的冒出青烟,让老鬼婆痛的嗷嗷直叫。

  趁她退回之际,我连忙拿出了小白旗,掷进厕所内,念了一句咒语,手诀一挥。小白旗贴着地面掠过,卷起地上两只小瓶子,然后对准老鬼婆的嘴巴一展开,小瓶子跟子弹似的,快速飞射而去。

  老鬼婆正痛的张大嘴巴叫,两只小瓶子顿时就飞进了嘴巴内。她还想给吐出来,我马上手诀一变,小白旗嗖地飞到跟前,用力在她肚子上一戳。老鬼婆肚子正不得劲呢,这下又戳的不轻,痛的她嘴巴张的更大,咕嘟一下,把两只小瓶子给吞下去了。

  在变一下手诀,小白旗忽地改变方向,堵住了墙壁上的洞口。不能让她受痛之下再逃了回去,在墙体内压住鼓暴的肚子,那会出现两种可能,一是将自己身体压爆,第二便是将黑狗血、童子尿和朱砂吸收消化,就会二次变身,已经不再是凶灵这个档次了,我想世界上恐怕再难找出能够除掉她的天师!

  这两只小瓶子一下肚,立马让老鬼婆变了脸色,黑狗血辟邪,童子尿去煞,而朱砂驱邪镇精,三样偏方配在一块,乃是驱除邪煞的绝配良方。如果只是撒在身上,对凶灵倒是没多大威胁,但要是进了她的肚子里,那简直就是跟我们人喝了敌敌畏一个模样,剧毒无比啊!

  老鬼婆惊诧的瞪大眼珠,用手捂住了又开始鼓胀而起的肚子,脸上一块块烂肉不住的抽搐起来!

  她又深呼吸了几口气,但这次并没什么效果,反而肚子胀的更快,看上去比怀胎十月的孕妇肚子还大。要说老鬼婆真是凶悍,扬起鬼爪朝肚子上猛力一拍,看架势想硬生生的把假魂魄给挤出去。

  可那玩意已经深入她的血脉,能拍的出来吗?老鬼婆“啊”的一声惨叫,肚子倒是真给拍了下去,不过从眼睛、嘴巴、鼻子和耳朵里,往外冒出一股股黑气,那玩意全是她身子里的煞气,也是凶灵的全部精华!

  她这是正在被去除火气,给“散煞”呢。就像武侠小说里,散功一样痛苦!

  黑气瞬间将整个厕所弥漫笼罩,几乎都看不清她的模样。我和沈冰不由对视一眼,都吐了吐舌头,这么浓厚的煞气,我们只消沾上一点,那就跟被传染了病毒一样,要是此刻有人给裹在里面,恐怕立马就变腐尸了!

  还好门口摆下的法事挺给力,黑气飘到门口时,如同遇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齐刷刷的给阻挡住了,一丝都没飘出来。从外面看上去,就像被一道玻璃门给挡住了一样。

  老鬼婆此刻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来滚进,显得非常痛苦,不住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听的我们心惊肉跳。

  “啊”这时从身后传来一句尖叫声,靠,听着像方媛。我和沈冰同时回头,只见她和田主任人在电梯门内,脑袋探在外面,手也伸了出来,一副拼命要逃出来的模样,但好像被里面的人给用力拉住了,怎么都出不来。

  我和沈冰急忙奔过去,刚到电梯前面,就见他们脑袋和手缩了进去,电梯门嚓地合住。

  在电梯门合上一瞬间,我看到了不仅曹纯正也在里面,还多了两个人,一个是许斌,另一个其实不是人,是小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