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动荡内情
  下午陆飞打来电话,他和麻云曦已经到了太原,并且顺利找到孙柯南。尸体保存的很好,就等入夜用笼蒸的方法,使尸体发软发热,子时给伊雨萌还魂。

  这件事基本上尘埃落定,心里放下了块石头,单等老祖宗的消息。等待的时间是很难熬的,尤其是看着这些孩子的尸体,再加上下落不明的白欣语,那个孩子让我最为担心。

  门外忽然又响起了警笛声,我们隔着门缝往外看,见到警察远远的在找人询问,并且手指着店铺方向。这不用猜,肯定是为了失踪的孩子,他们昨晚上被尖头鬼吓跑,大白天也不敢接近店铺,但案子不能不查,哪怕装装样子。上司知道他们在干活,医院和家属知道他们在尽力,其实他们做的都是没用的屁事。

  牛大婶指手画脚的跟警察说着什么,看到她抱着那只陆飞买的廉价猫我就感到可笑。过了一阵子,警察似乎问完了情况,竟然朝门口走过来,让我和沈冰不由开始担心。但他们走的距离门口三米外的时候,停住脚步,各个脸上出现惊恐的表情,其中一个挥挥手突然收队了。

  我们都松了口气,转念想想刚才根本没必要担心,你以为这些怂包真敢过来啊。

  天终于黑了下来,我急忙在老祖宗牌位前点上香,跟沈冰伸着脑袋盯着。但换了几次香,老祖宗始终都没出现,让我们焦急不堪。到底地府咋回事了,好歹给个信,如果等过子时还没消息,我决定再下地府。

  好不容易熬到十点,香烟蓦地笔直冒起,从中露出老祖宗的面孔。我和沈冰不由惊喜交集相互拍掌庆祝,忙问老祖宗地府情况。

  他老人家也是一脸笑容,看样子情况不错,只听他说:“谭青一伙儿被我和七爷八爷打出九幽大街,他们躲进了枉死城,我们才退了回来。而后我们跟崔判官一起去见了行政长官,他也承认这几天被烦事所扰,昏了头脑,才至于让恶鬼得逞。呵呵,现在地府已经恢复秩序,待子时一到,投胎管理处就会放宿魂过桥。到时我会给你一个确切的地点,你只要把他们带进店铺投胎就可以了。”

  这个消息的确振奋人心,谭青他们被赶出九幽大街,以后地府就可以重新整肃了。不过高兴了没两秒钟,忽然觉得不对,于是问老祖宗:“怎么不追进枉死城,把他们全部干掉呢,留着这些祸害干吗?”我心说你老人家不是收了他们什么好处吧?

  老祖宗摇头道:“小风你有所不知,枉死城自从变为废城之后,一直都被冯公子一伙儿占据,暗中养了无数枉死的冤鬼。我们追进城中,突遇十方恶鬼阵,险些陷身不能逃脱。枉死鬼在城中布成此阵,根本无解,连行政长官都束手无策。最后我们只好将枉死城出口封死,永久将他们封入城中。”

  “不会吧,还有行政长官管不了的事?”沈冰一脸的错愕。

  老祖宗叹口气说:“地府曾有规矩,凡是枉死鬼不能再加以诛灭,否则定会触怒天道。所以行政长官也没办法,只能暂时这么做了。”

  这个规矩倒也富有人性,枉死鬼本身就是含冤而死,再被诛灭连投胎的机会都失去了,那的确太过残忍。我问老祖宗:“刚才你老人家说行政长官被烦事所扰,是啥事啊,能让他是非不变,变得这么昏庸?”

  老祖宗沉吟半晌后,才小声说:“这件事我告诉你们,可千万别跟别人说。”

  我们一听,似乎这事挺严重,于是点头答应。老祖宗又看看铜镜说,镜子神嘴巴靠不住,用封禁符封了镜子,不让它听到。我一愣,要说死耗子嘴是很严的,怎么靠不住了?不过老祖宗肯定有他的道理,我拿出一张封禁符就要封镜子。

  “喂,你个老杂毛,我老人家嘴巴怎吗靠不住了,你居然要……”死耗子原来一直在偷听,现在忍不住探出脑袋指着老祖宗大叫。

  老祖宗慌忙跟我使眼色,我挥手“啪”将符贴在镜子上,死耗子立马就消失了。

  “行政长官这几天根本不在地府……”

  我们听到这儿,不约而同“啊”的惊呼一声,行政长官不在地府,他去干吗了?就像唐僧怀孕了,是谁干的?擦,唐僧他也怀不了孕。

  老祖宗看着我们惊讶的表情,顿了顿又满脸忧色的说:“他不说去了哪里,只说做了件错事,以至于无心管事,才对地府发生的事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沈冰笑道:“这也没什么,行政长官就不该犯错吗,只要错了就改,改了再犯……犯了再改……”她把自己绕糊涂了。

  我接口说:“改了再犯。”

  “土包子你害我。”这次她明白过来了。

  老祖宗对于我们的玩笑无动于衷,仍旧一脸的愁容。他再次叹口气接着说:“据说,这件错事与牛头马面有关,他们这两个孽障,总是闯祸。几百年前,曾经吃了人间好处,没有勾魂而被降级,前阵子又因为柳灵女的事,把七爷八爷都拖下水,有崔判官从中周旋,才算没有受到惩罚。可是他们愈来愈胡闹,现如今又在地府掀起一场大乱,险些就酿成大祸!”

  “一看他们俩就不是好东西。”我骂道。

  “哎呦不好,跟你们一说话就忘了时间,我得赶快回地府去奈何桥了。小风记住,先去县城城隍庙外等着,子时我会通知你确切地点。”老祖宗说完慌忙消失。

  我急忙收拾背包要出门,但店铺也不能没人守着,万一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可是陆飞和麻云曦在山西,王子俊这猴崽子又不在,你说用人的时候,他倒是没影了。只有让沈冰守在这儿,问她一个人怕不怕。

  “怕又能怎么样,你又不能陪着我。”沈冰带着哭腔说。

  “你坚持一会儿,我很快就会回来,明儿个我让你享受帝皇式待遇。”说着我已经出了门,把门板上好。到公交车站牌前等着,因为夜里经常有人打车回来,能够坐上返程的出租车。

  运气还不错,等了十几分钟,等来一辆从城里来的出租车,去了县城。

  城隍庙在县城西关,接近郊区。本来以前是在郊区,后来县城扩建,什么都能搬迁,唯独城隍庙没人敢动,留在了城里。城隍是护城神,也是管理本城亡魂的长官,有时候新死鬼魂要先经城隍审理之后才能去地府登记。而道士开坛超度死者都要先照会城隍爷,才能拘解亡魂到坛,所以城隍庙也是个鬼气森森的地方。

  下了车,发现城隍庙附近民宅稀稀落落,显得一座本来不大的庙宇,在漆黑中孤零零的,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