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九百四十四章 不想见到的人
  老太太的确岁数大了,不但耳聋,有时说话还颠三倒四,根本不知道她说的是啥。我们于是跟她道个别,油麻云溪在车上看着沈冰,我和王子俊、曲陌徒步在村子里转了一圈。

  这村还真是不小,前后三条大街,看房屋规模应该最少不下三百户。但目前大多屋顶长满了荒草,大门紧锁,有些门板都倒塌了,老鼠在草丛内钻来钻去,看上去非常荒凉。老太太所说的这五户人家,能够看得出来,门前没草,隔着院墙看到里面有生气的,那肯定是有人居住。

  但这几个住户却也看着死气沉沉,跟废墟差别不大。

  我们费了半上午的劲,走遍整个村子,几乎将每一户宅子都进去搜过,没发现陆飞和俩孩子的踪迹。我们这就纳闷了,陆飞他们还能变成空气蒸发了不成?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带着孩子沿着原路回去了,但天亮后,他应该回来找我们的,一定是出事了!

  就当我没回去要上车时,忽然看见前面一户人家开门,从里面走出一个人,一眼看到我们几个,又突然逃也似的回去,把大门关上。

  王子俊当时就指着那边说:“这人有问题。”

  我跟曲陌对望一眼,这人的确有问题,因为我们看清他是谁了,于是掉头返回去。这人是谁啊?

  是庞富荣!

  当时离开小乌鸡精老巢时,他和女儿还有那个小痞子张小川,不知所踪,没想到他又躲在了这里。摸了摸鼻子马上就明白咋回事了,他女儿小蕾杀死安黛云,又逼死母亲,估计是为了躲避警局追捕,躲在了这个**里。这地方地处深山,又富闹鬼传闻,就算警察过来查找线索,他们躲在暗处学两声鬼叫,就能把人吓跑,还查个毛案?

  我们跑过去敲了一大会儿的门,庞富荣才肯出来,一脸无奈的神色说:“我这辈子不想见到的就是你,可是怎么就躲不开?”说着叹口气。

  “怎么,老朋友见面,不想让我进去坐坐?”我带有嘲讽的口吻说。

  庞富荣又是极为无奈的把我们让进来,在院子里小声跟我们说:“小蕾现在精神不太好,见到她不要提以前的事儿。”

  我和曲陌都沉默不语,心说她杀人躲避法律制裁,还有啥资格要求我们对她仁慈?

  庞富荣见我们不回答,就拉住我,一脸急色的说:“算我求你们了。”

  我跟前曲陌对望一样,同时叹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庞富荣摊上这么一个心地歹毒的孩子,真是够倒霉的。他人才中年,两鬓已经花白,这一别才不到三个月,仿佛老了十几岁。

  我们俩点点头,跟着他进屋。

  小蕾坐在椅子上抬头望着房梁,嘴里叽叽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见有人来了,低下头看我们一眼,但看了半天,似乎不认识我们了,就问庞富荣:“老头,他们是谁啊?”

  这下我们明白咋回事了,不是精神不太好,压根是失常了。如果再提起前事,指不定这丫头会发疯。

  “这是咱们邻居你忘了?”庞富荣赶忙说,又冲我们不住使眼色。

  小蕾歪着脑袋愣了一会儿说:“是邻居啊,难怪看着眼熟,不过我怎么看着这个(指着我)人那么讨厌?这个帅哥,老娘很喜欢,喂,小子你哪条道上混的?”又指着王子俊喝问,俨然一副流里流气的小太妹架势。

  我心说你讨厌哥们那就对了,是我揭穿了你的杀人罪行,才把你逼的走投无路,躲在这个**的。

  王子俊一听她喜欢自己这个帅哥,顿时嘴巴裂的像瓢似的,急忙笑道:“我混天道!”

  擦,猴崽子你不知道这丫头的心有多狠,你要是惹毛了她,真敢宰了你!

  “呸,啥天道,老娘从来没听说过。”

  庞富荣一见女儿情绪有点激动,连忙跟王子俊使眼色,又跟女儿说:“你该吃药了。”

  “不是刚吃过吗?”

  “又该吃了。”庞富荣赶紧给她灌下一些白色药粉,过不多久,她就眼皮一沉睡过去了。庞富荣把她抱进里屋,出来叹口气说:“你们都看到了,她现在都这样了,求你们别去警局举报。这辈子,我会看着她,不会再走出村子一步,就当这是监狱了。”

  要说现在小蕾变成精神病,就算被警局抓走,也判不了刑,我们没必要再去举报了。再说这个鬼地方,比监狱好不了多少,也算是她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吧。于是答应他这个请求。

  我问庞富荣,这个村子闹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庞富荣见我们答应,就显得很高兴,跟我们说:“闹鬼其实是传闻,我和小蕾在这儿住了两个多月了,从来没遇到什么邪祟。我也卜了一卦,闹鬼应该是以前发生的事儿,这有个死去的女人,冤魂不散,后来可能投胎再没出现过,但大家都给吓破了胆,没人敢回来住。”

  他的话跟老太太说的基本一致,看来民间谣言害死人,越传越离谱,一只鬼变两只鬼,跟核裂变似的,最后无限多,其实大家伙不一定都看见了,但对这种事是宁可信其有,所以卷铺盖逃了。

  我点点头问他:“昨晚上有没听到有人来过这村子?”

  庞富荣摇摇头,说东边有户人家喂了一条大黄狗,有动静就会叫个不停的,昨晚上很安静,啥都没听到。

  看来陆飞是真没来过这儿,我们急着返回原路再去找他,就起身告辞。庞富荣一脸感激的把我们送到村口,车子开出老远,还看到他站在那儿没回去。

  要说这人,心眼不坏,可是遭遇人生不该有的桃花运,老婆又不贤淑,女儿又是这样,真是狗屎命啊。可是算命先生,谁都能算,唯独自己不能算,真是天大的讽刺。

  车子开到半道上,忽然看见迎面一辆车开过来,司机见到我们这辆车,似乎感到惊奇,瞪着眼珠在瞧我们。不过双方看清了对方面目,那辆车嗖地就加速跑过去了,看样子是去往仁村。

  “是张小川!”曲陌记性挺好,刹住车回头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