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千零三章 索要报酬
  草他二大爷的,我们那点事是捉鬼的好不好,不是滚床单?你丫一猪脑袋里全是这龌龊念头,要不然也不能搞那么多小三。但这事又不好解释,恐怕越描越黑。

  一气之下,就打算跟他去东河村看看,倒要见识见识这个小莉长啥模样,让这猪头为她这么卖力。

  四十多公里的路,是指一级路面,而下了公路去山村,倒是不远,只有七八里地,但路就难走了,足足开了半个小时才到。

  一进村发现这里的风水不是一般的差,比北三坡和南五坡差很多。如果用穷山恶水来比喻,可能会伤了本地人。可实话实说,这里连穷山恶水都比不上,好歹恶水还有水,而这儿深井都打不出水,全指望老天爷下雨解决这个难题。

  满山触目一片荒凉黄土,几乎都没什么植被,光秃秃的,看上去非常苍凉。而山谷中,到处都是一道道断裂的深沟,看样子是地震形成的。这种风水,那不只是断龙这么恶劣了,并且有“出煞”一说!

  啥叫出煞?那不是回煞,而是这种断龙局下,被四面高山挡住,风气会被纳入深沟,久而久之会变煞气,从此冒出就是出煞了。居住在这个村里的人,肯定脾胃软弱,阴阳失调,夜间多梦等诸多毛病。

  没水并且交通不便的地方,肯定落后,这村里还有大片的黄土墙房屋,非常低矮破旧。我就搞不懂了,这么穷的村子,搞什么生态村啊,有那闲钱,救济老百姓生活不是更实在吗?全是为了政绩,唉,哥们无语了。

  “没后悔来吧,我们该多帮助帮助这里的人。”沈冰咬着嘴唇说。

  我叹口气,帮助他们应该是在物质上,而不是风水。因为这样的恶劣环境,是不能改变的,我们所能改变的,就是他们的物质生活。当下我闭上眼睛沉思片刻,跟老抽说:“这忙我帮了,不过是有报酬的。”

  “诶,你今天是怎么了?”沈冰没好气的跟我皱眉头,似乎跟自己哥们提钱,太丢脸了。再说我们帮过很多人,压根就没收过钱,有的还倒贴呢。

  老抽却不在乎这套,生意场上混过来的人,一般都只相信利益。他嘿嘿笑道:“风哥,你尽管开口,我估计能满足你想要的酬劳。”

  我推开车门,“嗯”了一声跳下车,慢条斯理的说:“就五百万吧……”

  沈冰“咚”一声脑门装车窗上,她本来是想从另一侧下车,结果听了这句,忘了开车门,结果悲剧了。

  老抽一下愣住,眨巴着小眼珠,良久都没说出话。

  “心疼了?五百万我觉得对你来说九牛一毛。”我笑了笑说道。

  “不是心疼,”老抽说着开门下车,“问题你要这么多钱干吗?五百万那可不说小数目,风哥你要真是缺钱,就是把我家底全拿走,兄弟都不会眨下眼睛,但问题你做阴阳先生不做大生意,没这么大资金缺口吧?”

  我鄙视的瞧他一眼,还不眨下眼睛,刚才都眨了十七八下。转过头看着这个村子说:“这里太穷了,你出钱修条路,再打几眼深井,建个学校,我估计五百万也不富余。”

  沈冰这才知道我为什么要钱,立马应援道:“对,五百万不够,我这助手也值二百万吧,抽总,你就出七百万吧!”

  听她叫抽总,我差点没笑喷。

  老抽一张脸跟苦瓜似的,跟我们说:“我说大爷爷,奶,你们这是抢银行呢,我全部家底不过两千多万,大部分还要做周转资金,你们还不如扒了我的皮。”

  “别叫奶,不好听。”沈冰不乐意的说。

  “那叫什么?”我问。

  “就叫姑奶奶吧。”沈冰双手往后一负,让我差点没趴下。

  我皱皱眉说:“也别说多少钱了,就按我刚才提的条件,也算是你帮小老婆……”

  “不是小老婆,是女朋友。”老抽这丫的还不喜欢小老婆这称呼。

  “反正一个意思,你这是造福乡里,大家伙肯定会跟你立个牌坊,永远把你记在心里的。”

  “怎么听着像立墓碑?”老抽带着哭腔说。

  “行不行给个痛快话,不然我就不管了。”我没好气的说。

  “行,行,行!”

  这小子对这小老婆还真是不一般啊,肯花这么多钱,越发让哥们对小莉充满了期待感。我们又重新上车,老抽把车直接开到村南,小莉祖坟跟前。那里已经站着几个人,陈顾龙就在其中,还有一个打扮很妖娆的女人,我估计是小莉了。

  这个女人说实话长相很一般,让我大失所望。要说五官还算端正,脸上粉底抹的非常厚,大白天的看着都像鬼。不过身材那是一级棒,比沈冰都要好太多。下车见面一说话,我不由又对她刮目相看,这女人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声音相当动人,都甜到心里去了,以至于不知不觉,发现她原来挺漂亮。这都是声音改变了视线,简直妖女啊!

  我明白老抽为什么肯在她身上下大本钱了,好看的女人不一定迷人,真正迷人的女人,那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一种味道,能让男人每天都保持新鲜感。而好看的花朵不可能一直保鲜吧?能让男人百看不厌的女人,这才是真正的迷人。

  草,我都被迷住了。

  小莉父母的确是一对很老实的农民,两个人脸色黑黑的,具有西北人的特征。好在有个傍大款的女儿,穿的衣服还算体面,另外几个估计是亲戚朋友,穿着就比较寒酸了,破旧的棉袄,都露出了棉絮。

  我问老抽:“你说的那个齐先生没来吗?”

  “没有,他说没办法,正好你来了,我就没再请他过来。”

  我点点头,这样最好,哥们不喜欢在风水大师面前班门弄斧,这样就是搞砸了,也能糊弄过去,不至于丢脸。

  沈冰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你在路上不是说没办法吗?”

  “正经办法是没有,骚主意倒是有一个。”

  “骚主意?快说是什么主意?”

  我回头看看他们以及那一片坟地,跟她小声说:“改地气,这样能把二龙围棺移到别处。不过非常危险,风水师是不敢这么做的。那要跟挖坟同步,万一出了差错,坟地跟前的人,没一个能好好活过七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