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雪妖老巢
  随着脚步声逐渐临近,我们俩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我将通天灯芯草举起来,对准通气孔,等着死雪妖入瓮。

  片刻后,一股冰冷异常的气息,从通气孔钻进来,立刻让雪洞里布满了森冷的寒气,我跟沈冰忍不住打个冷战。沈冰从我怀里出来,就要挺起铜钱剑,我跟她摇摇头,心说那玩意对它来说就是跟牙签,不顶用的。

  脚步声戛然而止,我们心头顿时就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有些喘不过气。

  死雪妖就在洞口上,这个洞挖的不大,它要挖我们出来,肯定不会踩在我们身上,就站在一侧,所以不会发现下面是一个陷阱。

  黑漆漆的通气孔外,突然一道黑影闪动,呼地一声,头顶雪花扬起,整个洞顶都被掀起来。死雪妖动手了,哥们也不失时机的快速念了咒语,花瓶中的草丛与此同时弹出,恰巧死雪妖的爪子伸下来,被草丛缠了个正着!

  我们当时亲眼所见,魍魉十二变是怎么被灯芯草给制服的,一旦被草丛缠住,就甭想脱身。

  沈冰欢呼一声,一跳而起,挺起铜钱剑刺在死雪妖身上。我也跟着站起来,往后扯花瓶。

  眼见死雪妖就要被吸进去,突然它被缠住的一只右臂跟肩头断开,撒出一大片冰冷的血液,扑溅我一脸,满鼻子都是血腥味。死雪妖跟着如离弦之箭般,向前逃走。草他二大爷的,竟然自断手臂,对自己都够狠的!

  我指诀一催,花瓶上带着这条断臂嗖地脱手飞出,跟在死雪妖后头追过去。它既然受伤,就得趁机痛打落水狗。

  但死雪妖比狼妖都生猛,又不像当时瓮中捉鳖式对付狼妖,让它无处可逃,这玩意速度真是快到了极点,都赶上超音速了。只一眨眼的功夫,它逃的无影无踪,而灯芯草脱离法诀控制范围,跌落在雪地上。

  我赶紧拼命的跑过去,不然这时候灯芯草收回到瓶子里,就没了任何法力,被死雪妖回头给捡走可就得不偿失了。还好这死玩意吓破了胆子,没敢回来,让我把灯芯草捡回。不过发现在瓶口上除了悬挂着一条血淋淋的手臂外,还有一样东西,被雪光映照的隐隐发射出光芒。

  手电在沈冰手里,等她赶过来,手电一照,让我们感到无比诧异,竟然是一个魅宝!

  跟太祖爷爷那块一模一样的魅宝!

  “这死山妖是不是也是只鬼,跟太祖爷爷一样都是为地府做事的?”沈冰一脸疑惑的问我。

  我感觉不是,摇摇头说:“死鬼没这么大本事能呼风落雪,再说魍魉十二变在灯芯草跟前都难逃一死,别说一只死鬼了。”说着把魅宝从草叶上摘下来,这片叶子倏然收回瓶口内。

  魅宝入手,那种久违了的阴凉舒服的感觉,从手心传进来,瞬间散入四肢百骸,说不出舒服受用。体中精力很快得到恢复,连忙用艾叶裹好放进包里。然后把这条手臂扯下来,拿在手电前说:“鬼体在阳间是一种虚幻的假象,是妖是鬼,从这条手臂上一试就知道了。”

  拿出一张金光符,念咒生火,丢在断臂上。符火瞬即燃灭,而断臂却没一点反应,我跟她说:“是只妖精。如果是鬼手,遇到金光符,会立刻消失无形的。”

  “那这块魅宝是谁的?不会是太祖爷爷的吧?”沈冰等大眼珠说。

  这话问的我心里也不住打鼓,太祖爷爷那块虽然吞进肚子,难道被发配东北沃石后,魅宝被取出来,遗失在人间了?

  转念琢磨一阵,觉得不太可能。魅宝是一只鬼的专属之物,是不能随便通用的,再说这块魅宝里,藏有很多地府不想面世的秘密,怎么可能让它遗失?

  太祖爷爷和小雪因为帮地府做事,被赐予魅宝,那说明不只是他们两个,还有其他人也会获此殊荣。先不必急着弄明白这是谁的,等搞定了死雪妖回去做个噩梦就啥都知道了。

  “走,追过去搞定死雪妖!”我将这条断臂远远丢掉,拉住沈冰的手往前就走。

  沈冰听我说的胸有成竹,睁大美目说:“它这么厉害,搞得定吗?”

  我笑道:“它刚才呼风落雪,肯定耗费了不少元气,又自断一臂受伤,估计这会儿连你都能捉得住它。”

  “真的?”沈冰一下兴奋起来。

  “当然是真的,不然以它的本事,不可能这么随便就被灯芯草缠住,搞的要自残肢体来逃跑。加上这么快的速度,那得耗多少油啊……”

  “嘣”沈冰在我脑袋上打一记脑崩:“正经点,你以为它是汽车啊?”

  “那就当是火箭,会耗不少燃料……”

  我一边跟她胡扯一边往前走,结果一阵冷风吹过来,冻我的一阵发抖,发现哥们没穿棉袄。慌忙又跑回去把羽绒服捡回来穿上,循着雪地里留下的鲜红血迹,一路往前跟去。

  现在不用再做搜魂,死雪妖就算隐身,可是流出的血隐不了。

  这个山谷基本上很平坦,只不过积雪太厚,一路上都是用火灵咒开道走过去的。因为有魅宝补充元气,也就不怕浪费火力。循着这条血迹,最后走到一处隘口前,血迹消失。隘口外面便是一条峡谷,积雪也变得微薄。看样子雪妖动用奇异大雪,范围仅限于谷内,从这方面更能看出,它的法力也是有限的。

  我们又返回山谷内,在四周找了一圈,他二大爷的,怎么都就一点踪迹找不到了?不会上天了吧?想到这儿,我抬起头往上瞧了瞧,上头是一面光滑的绝壁,几乎没什么积雪,连跟草都有。不过,上面看到了断断续续的血迹。

  原来它跟魇鬼一样,老巢在绝壁上,这倒不好办了,早知道会遇到这种麻烦,该带曲陌来的。

  这儿找不到路,我们就跑到峡谷内,终于找到一条陡峭的斜坡,通往山顶。于是从这条斜坡爬到上面,沿着狭窄而又布满了冰雪的山梁,小心翼翼的走到隘口之上的位置。往下拿手电照了照,只见距离崖边十多米地方,有个圆乎乎的洞口,洞口边缘有血迹,这就是死雪妖的老窝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