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想办法回老窝
  这娘们在发出瘆人的笑声一瞬间,我就明白了,难怪死鬼消失找不到,原来藏在了这娘们身子里。鬼附身后,如果不发作,借助人的生气是能掩藏的滴水不漏。可是一旦透过这人的怒气散出一些气味来,小白旗立马就会捕捉到。

  眼镜男被吓得抱头就跑,结果看不清路,又噗通栽进了游泳池,真是个倒霉孩子。陆飞马上挺起铜钱剑就冲上去了,沈冰也拿出一张驱鬼符。我却站在原地不动,手上捏法诀,操控小白旗,要将这娘们身子里的死鬼逼出来。

  谁知这死鬼非常机灵,小白旗眼见拍到头顶时,矮身沿着花圃边往前跑了,饶是穿着一对高跟鞋,跑起来速度快的惊人,一眨眼就到了小楼门前。小白旗随后追过去,可是接近她身后时,大门唰的打开,让这娘们进去,然后又快速关上。

  “吧嗒”一声,小白旗撞在玻璃门上,差点没落地,一个旋转又飘悬在半空中。

  “爷,进不去啊!”尖头鬼探出脑袋叫。

  “旗子进不去,你不会出来钻进去啊?”沈冰没好气的说。

  “哦,对对,还是姑奶奶说的对!”尖头鬼哧溜从里面窜出来,飞向二楼一扇窗口,结果到跟前,如遭电击般,一触即回。飞回来撇嘴说:“爷,窗户上有一层深厚的尸气怨念,过不去啊!”

  我听了这话急忙转头,往游泳池里看看,池水变得一片血红,眼镜男不见踪影,不知道是爬出去了,还是缩在水底。但总之看不到他的人影,就感觉不妙。立马跟尖头鬼呼喝一声,让他回旗子里,到游泳池底一探究竟。

  小白旗迅速扎进池子里,我抬头看着小楼外表一层浓浓的黑气,犹如云海波涛,滚滚流动不息,感到一阵惊心。现在尸怨冢肯定打开了,放出了无穷怨念,将小楼牢牢封锁住。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如果说想害死我们,可是看样子并不是冲我们来的,并且今天发生的事,与小雪无关了。死鬼为什么要把朱忠旗小姨子,甚或是亲妹妹拉进楼内禁闭,还有尸怨帮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陡然间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这个南山阴阳人还没走,他就在附近。小雪被我藏起来,知道很难让我交出来,又自知搞不定我,就故意杀鸡给猴看,逼我妥协。只要我一天不低头,他一天就不会罢休,要这儿利用尸怨冢搞的鸡飞狗跳,逐步击溃我这份仁慈防线。

  最要命的,不但是杀人,还将一个无辜女人困在鬼楼里,让我看着办。草他二大爷,真够卑鄙无耻的。

  陆飞这时焦急的跟问我:“要不让曲陌来吧,只有她有希望进去救人。”

  我摇摇头:“这就是个陷阱,灵狐对付不了百尸怨念,她不但进不去,反而还会受惊。”当时那只犯煞鬼尸,就曾让灵狐受惊,差点出了差错。而百尸怨念,比犯煞鬼尸之有过之而无不及,怎么还能让曲陌来冒险?

  “那该怎么办?”沈冰满面愁容问。

  似乎白痴女主角,遇到问题都是这句台词,不过这也显出男主角的厉害。我摸着鼻子心说,我还想问你呢。汗,我这男主角貌似无耻了点,只不过没问她该怎么办。

  正在这时,游泳池内哗啦一声,小白旗破水飞出,尖头鬼从里面探出脑袋,一脸惊慌的说:“爷,里面可是一座尸怨冢,小的进不去啊。”

  这小子居然知道尸怨冢,懂得倒不少。我皱眉说:“我没说让你们进去,只不过让你看看刚才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在不在里面?”

  “哦,你早说,害小的一直往里钻,差点要了小命。”尖头鬼说着吐吐舌头,然后接着道:“他没在池底,已经进了尸怨冢!”

  我听了这话不禁牙齿差点咬碎了,双拳紧握住爆发出一阵骨节爆响声。

  “习哥,咱们跟这些死东西拼了,我就不信,九字真言跟你的天雷地火,灭不了它们!”陆飞义愤填膺的叫道。

  沈冰也咬牙切齿说:“拼了,我给你们擂鼓助威,上!”

  我摇摇头,跟他们俩说:“还记得那只犯煞鬼尸吗?”

  两个人同时点点头,那只打不死的玩意,让人记忆深刻,怎么会忘记呢。

  我苦笑道:“尸怨冢跟犯煞鬼尸有异曲同工之妙,并且鬼尸还有黑杀索捆绑,而百尸怨气,却无所顾忌。它们是尸气,不是鬼魂,想要灭掉是很难的。要是可以的话,死耗子就不用去想,直接出主意了,说明尸怨冢是让人很头疼的玩意!”

  “那怎么办?”两个人同时瞪大恐怖的眼珠问。

  我摸着鼻子跟尖头鬼说:“你负责在这里看着,我们回去想办法,有什么事马上向我汇报。”

  沈冰一脸错愕的问:“不会吧,想个办法还得回老窝?”

  我差点没摔倒,什么比喻,咱家那叫老窝吗?这丫头,真是傻的可爱。

  其实回家不是我想办法,而是问死耗子,看它这联席会议开的咋样了。留下尖头鬼和小白旗在这里值班,我们火速赶回尚城镇。路上曲陌打电话,问我们不是说好了一块吃饭的吗,都几点了还不回福星馆?

  我跟她说先等着吧,别墅又起风波,要是顺利的话,十二点前咱们还能到夜市吃宵夜去。

  可是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叫出死耗子,给我一个非常失望的答案。

  “烧鸡虽然有了,可是,对付尸怨冢的办法,我老人家木有想出来。”死耗子盯着眼前的烧鸡和白酒,强忍着馋意说。

  靠,没想出来,你还好意思出来见我?哥们现在可是火烧屁股了,没办法怎么救人?

  我气的抓起一瓶酒拧开盖子对准嘴巴,一口气喝了半瓶。这举动让陆飞和沈冰都看傻了眼,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

  “酒是我的……”死耗子心疼的叫道。

  “放屁,连个办法都想想不到,还想要供奉,做梦去吧。”我一边骂着一边分烧鸡,我们晚饭还没吃的,先吃饱了再说尸怨冢的事。

  “别吃的我供奉,我有办法了,快放下,快放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