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田林儿(二)
  田林儿看着我们嬉闹的鬼脸上,闪现出无比惊讶的神色。她可能没想到,自以为这番凄苦经历,会把一些破绽掩盖住,让我们忽略掉,我竟然会一个不差的全部挖掘出来了。这不怨她,是哥们的记性太好,又聪明的一塌糊涂,想骗我是不容易的。

  我盯着她冷笑道:“说吧,把事实真相全说出来,天快亮了,我没耐心再等到晚上。”

  沈冰一皱鼻子跟她说:“哼,其实你这番话连我都骗不了,谁不知道断龙村曹氏是风水大家?”我听了不由暗地里吐吐舌头,刚才不是哥们提出这些疑问,你想得出来吗?马后炮!

  田林儿顿时低下头,一副被打败的模样,咬着下唇说:“曹氏宗族的确是风水大家,但风水奇术,只传长男,不传次男以及堂侄堂孙。曹氏风水术,只有长男一系才懂得,像那个流氓一点都不会。而宗族中的很多长辈,也都一窍不通。而追杀我们戏班的事,遭到曹氏长男一系的反对,所以他们家不肯帮忙,这些畜生才会把我骨灰交给了白大吉。”

  沈冰“哦”了一声,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显然是信了。

  可是哥们冷笑几下,这话听起来貌似没有任何破绽,但我却不信,她说的还是瞎话。我哼了一声说:“就算你把这个慌编圆了,可还有两条疑问,你怎么编?”

  田林儿目光狠毒的看着我说:“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说的是实话。至于剩余的两个疑问很好解释,那个暗地帮忙的人,是山外的一个学过武术的男子,他很喜欢听我唱戏。那天夜里,他悄悄跟在后面护送我们的。还有白大吉逼问我……那天我以死明志时,在圣井里看到了什么。因为那天我在井里看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至今没告诉过任何人,但他们却从我恐惧的眼神里发觉出来了。”

  我摸着鼻子心说,你个死娘们真是编瞎话高手,不演戏真浪费了。想到这儿,我不禁伸手朝自己脑袋瓜上拍了一巴掌,哥们脑残了,她就是个戏子。

  沈冰探过头悄悄跟我嘀咕:“看样子她说的不是谎话……”

  我不等她说完,就皱眉问田林儿:“你在圣井内看到了什么?”其实说起圣井,我到现在还纳闷,井里住着煞神,为毛都还称之为圣井?

  “我看到了一个跟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鬼在井底!”

  这句回答立刻让我们俩感动震惊,沈冰都跳起来了。草他二大爷的,不可能是巧合吧?沈冰曾在鬼城照魂井内看到了自己,田林儿跟她一个遭遇,那这么说,三龙村的三口井,与照魂井绝对有联系!

  “那……那你有没有看到你自己后,想到要自杀?”沈冰满脸惊愕的问。

  田林儿顿时以诧异的目光看向她,皱眉道:“你怎么知道的?当时的确不想活了,想到自己是个低贱的戏子,受人轻视,不如一了百了,要不是……”说到这儿,忽然警觉的住口不语。

  “要不是什么?”沈冰好奇的问。

  田林儿垂下目光不敢跟我们相接,咬着嘴唇就是不肯回答这个问题。

  我嘿嘿笑道:“要不是那个会武术又懂法术的男子救了你,你恐怕早就跳井了是不是?”

  田林儿浑身一颤,急忙摇头:“不是你说的这样,不是。再说他只会武术,并不懂风水。”

  她虽然一口咬定不是,但眼神还是背叛了自己,显得非常紧张,一看说的就是心里有鬼。

  我冷笑道:“我没说他懂风水,我说的是法术,你为什么要提风水呢?”

  被我抓住了这个小辫,立刻让死娘们脸色剧变,抬起一对充满了恐惧的鬼眼珠看着我,似乎不能相信,我总是能从她的话里挑出骨头来。并且这骨头都是致命的漏洞。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她慌忙摇头。

  我冷哼一声说:“你听不懂,那就让我解释给你听。在井边救你的人,跟铁牙子岭暗地出手是同一个人……”

  说到这儿,田林儿全身又是一颤,看样子哥们没猜错,于是大胆往下推测:“这个人敢于在井边当众救你,第一说明不怕曹氏宗族,那么他就是曹氏其中一员,并且精通风水奇术。否则,一个普通人,能将人从照魂井里救出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田林儿“咦”的一声惊呼:“你……你怎么知道那是照魂井?”一对鬼眼珠内,满是惊奇。

  沈冰都听懵了,满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摇头说:“这个咱们以后再说,先说救你的人吧。他救出你后,肯定会遭到曹氏宗族的不满,可是此人又是长男一系,别人对他无可奈何。后来,他怕你遭到祸害,于是见那个流氓跟着你们戏班出山,他也悄悄掇在后头,那天晚上就发生了杀死自己曹氏族人救你一命的情况。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们是一起逃跑的,最终却没躲过曹氏宗族的追杀,一起死于非命。只不过,你的骨灰被运回来时,被白大吉抢走,并不是曹氏宗族拜托给他的。我怀疑,你手上有曹氏长男一系的秘密,所以白大吉才会把你埋在床下,不断逼问。”

  田林儿一时张大嘴巴,那模样真跟见了鬼似的。草他二大爷,她就是一只鬼,不过那模样太惊讶了。呆了半晌才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不是……人,你是鬼!”

  “呸,你瞎咒什么,你才是鬼!”沈冰不乐意了,反口骂一句。

  我眼冒寒光,攥着符灰的左手伸开一根小指,冷冷说道:“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天亮了,你如果还不说实话,别怪我无情!”

  田林儿紧咬双唇,眼泪悄然落下来。仰着头看向深邃的夜空,最终点点头:“我说,我什么都说,再不骗你们了。不过,东西在哪儿,你不许逼问这件事。”

  我心头一动,咋地,还有意外收获?不过还是先答应了再说,那东西或许对我们没啥价值,我们只不过想知道怎么进断龙村,其它都不重要。

  “嗯,我们绝不逼问这件事。”

  田林儿擦了把眼泪,跟我们说起事情真相。我猜的是正确的,救她的那个人,是曹氏宗族长男一系风水继承人。此人心地不错,虽然年过三十,早已娶妻生子,但对田林儿一直很喜欢。那次在圣井前救了她,遭到整个曹氏宗族声讨,以至于不敢在家里待,便悄悄跟着戏班出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