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曹氏宗祠
  我那是要她啊,这不是不能点油灯,想看看那本风水秘谱,只能用被子蒙头打开手电来看了。不过这句搞的我,心里扑腾扑腾乱跳,鼻尖都冒汗了。跟一个大姑娘半夜钻被窝里,能不心猿意马么?

  当我打开手电,拿出秘谱翻看时,小姑娘才拍着胸脯子,一脸“吓死我了”的表情。

  我问明白了曹氏祖宗祠堂的外形和地貌,对于他们会用什么风水局,心里有了大概的估量。然后在书里翻找破解法子。书上的污血还没干,血字依旧显现着,对于宗祠的风水局有详细的解释。看来这都是属于隐秘的奇术,就算被外人夺走,也是很难学到其中精髓的。看完后,掩住书本,闭目消化一会儿,马上制定好了作战计划。

  张开眼把书递给徐梓芩说:“九爷为的就是这本书,你现在就拿书交给他,让他们送你们全家出村,以免发生什么再连累到你们。”

  徐梓芩顿时一阵激动,接住这本书说:“习先生,我该怎么感谢你?”

  我微微一笑没说话,心说女人除了以身相许外,还能怎么感谢一个男人来表达自己感激之情?不过,哥们是正经人,以身相许就算了,再说时间也不允许。

  “要不……要不……”徐梓芩在黑暗中的口气显得挺羞涩,好像真有以身相许的味道。

  “你快去吧。”我轻轻将她从炕沿上推起来。

  “嗯,谢谢习先生。”徐梓芩说完快步奔到门口,拉开门跑出去了。

  我长长吁口气,这本书看似是交给了九爷这个杂碎,待会儿哥们还会夺回来的。我稍等片刻后,将包背在身上,悄悄摸到门对面墙根下,蹲下来用手在墙根处摸索。虽然屋门不是阴阳门格式,但是我知道一定会在我身上做手脚,形成一个暗藏阴阳门的格局,进来容易,从门口再出去,指不定会遇到死狐狸。

  而秘谱中注解,但凡遇到暗藏阴阳门的情况,屋中必有暗门,就在正门对面,墙根下会有机关。果然,手指很快摸到一块微微凸起的小石头,用力往下一按,唰地一声,墙壁上打开一扇门。

  走到外面时,这道门又自动合上。此刻夜空中繁星点点,隐约看到一座座石屋的黑影,在夜色中显得那样静谧安详,怎么都不能让人把这副情景跟地狱联系在一块。我走到一边几棵大树后面,拿出一小瓶二锅头喝干,拉开裤子接了点童子尿。幸亏昨晚没跟沈冰突破底线,不然我的童子尿,从此一去不复返。

  我并没有去宗祠,而是按照白天的大概记忆,从一片树林中穿梭过去,沿着一条陡坡爬上去。当我爬到半坡上,正好回头能看到整个村子的样貌。而这时,村里闪起几点火光,跟着人影闪动,在我居住的石屋附近转悠。

  他们这是在找我,草他二大爷的,你们怎么都想不到,我会爬山上,一定会顺着去宗祠路找去了。

  我现在上山,除了要跟他们兜圈子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山上的四大神兽。其实,这不是神兽,是凶兽!曹氏秘谱中讲到,四山安置上古四大凶兽,招聚阴魂,障人眼目,断龙村可隐于谷中。

  这是利用风水奇术,招聚恶鬼做出的一个鬼打墙,无论白天黑夜,下面阴云笼罩,显得深不可测,有谁吃饱了撑的敢下来一探究竟?对于白天鬼打墙这事,那就是为什么要用凶兽的原因了,凶兽不惧阳光,可将恶鬼收纳体中,以鬼气养出凶兽煞气,形成烟云,阳光照射不散。

  我爬到的这个方位上,是贪食恶兽“饕餮”,有头无身。可是到了跟前,在星光下依稀看到隐藏在草丛里的,这位凶兽却有身子。正感好奇时,就感觉身周涌起一片寒冷的阴气,饕餮兽身不见了,只留一颗石雕脑袋悬在半空中,情形极为诡异!

  哦,我点点头,它的身子是由一群恶鬼形成的,白天躲在里面养煞气,晚上可以出来放风。不过对付它们,哥们有办法,这是秘谱中记载的,曹氏传人有一段口诀可证明自己的身份,令风水局中的鬼邪,都会乖乖退避。

  “天清地宁保长生,鬼神自退,妖魅潜形。敢有违者,押赴九冥。曹氏第十三代传人曹小宝在此,鬼邪退避!”

  念完这几句跟咒语一样的口诀,差点没笑喷了,曹家啥时候出了个曹小宝,哈哈!

  果然管用,身周阴气倏然消退,凶兽脑袋下的身子,顷刻间又重新恢复好了。我拧开二锅头瓶盖,用手指蘸了自己的童子尿,在兽头灵窍上一点。你二大爷的,这就歇着去吧,起码在天亮之前,你就是一块废石头。

  当下转身下山,并没有去其他三个凶兽那儿,直接奔宗祠去了。

  宗祠位于村子正北,跟九爷居住的房屋一样,孤零零的建造在山坡上,为本村至高点,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严。从祠堂门口往下,修着一条长长的石阶,显然从这儿上去,那是绝对不行的,因为此刻石阶上站满了人,点着无数只火把,基本上把祠堂门前照的亮如白昼。别说是个人,就是过只蚂蚁都能看得见。

  刚才我为什么要封住饕餮这只凶兽的灵窍?那是一举三得的好处,至于都是什么好处不一一细表了,后面大家就会明白了。就说第一个好处,因为安置四大凶兽这种“四煞镇八方”风水局,能让曹氏传人能掌握村里每个人的行踪,我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被发现。但破了一只后,这种风水局在这方面会失去效力,而因为其他三只凶兽没动,风水局还会为曹氏传人提供一个完好无损的假象,不会想到其中一只已经不干活了。可是怎么计算,都计算不出哥们在什么地方。

  我绕道从坡后转过来,远远躲在宗祠侧后方,伺机出手。

  这儿距离宗祠有三十多米远,正好从树后探出头,能看到庙门的位置。只见通明火光下,九爷负手站在祠堂门外,胖子和瘦子站在两侧,沿着台阶两边站满了手持火把的精壮小伙子。九爷面前台阶上,跪着一片人,徐梓芩就在其中,看样子找不到我,九爷这杂碎把火气撒到了他们一家头上。

  “好你个贱biao子,居然跟我嘴硬,把她拖下去扒光了,让弟兄们好好享乐享乐!”九爷怒声大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