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阴阳鬼探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地府庙堂
  这座建筑只是孤零零的一座大殿,并没有其他陪衬殿堂。庙堂自古以来,被称作是太庙殿堂或是朝廷议事之处,也或是庙宇代称。而在地府,我还真不知道,庙堂是干嘛用的,这个要问太祖爷爷了。

  他老人家跟我讲,这座庙堂曾经是十大阎王聚事听政的所在,后来十大阎王去其九,只剩下行政长官一位,这座庙堂变成了祭祀其他九位阎王的圣地。跟古代帝王太庙很接近,当然这里面也隐藏了很多秘密,所以后来通往庙堂这条路上设置了三道关口,严禁任何鬼魂进入。

  就算闯过三道关进去的,也不可能活着走出来。听说庙堂之中机关重重,死法比地狱以及聻境都要惨厉。并且设有庙堂巡护,手持斩鬼剑,但凡有鬼靠近,无令牌者,不论是谁,可先斩后奏。

  庙堂巡护就是梅若奇这死娘们了,她竟然手里还有把斩鬼剑,那真是让我们感到无比担忧。斩鬼剑并不是一把,据说自从钟馗跟随九大阎王去后,他手里的那把斩鬼剑被炼化为三,行政长官一把,赐予乌判官一把,那另外一把就掌握在庙堂巡护手上。

  斩鬼剑顾名思义,对鬼来说那是一种巨大的威慑物,刃上沾染了无数鬼魂的鲜血,无论何种恶鬼邪魂,在斩鬼剑下,都会乖乖被慑服。

  我跟太祖爷爷走到距离庙堂还有几百米的地方停下,开始商量对付斩鬼剑的法子。他老人家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主意,最后说,能与斩鬼剑争锋的东西,只有尚阳剑。可惜一来没找到,二来带不进地府。怎么说,那是,在地府便会化作飞灰。

  我眺望前面这座雄伟壮观的殿堂,摸着鼻子陷入深思。过了片刻跟太祖爷爷说:“这座大殿似乎是按照曹氏风水术建造的,四周开满彼岸花,便是一条玉带围腰局中局,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门前这条长长的石阶,就是一路登天局。曹氏秘谱中写明,祠堂那是祭祀先人之地,不宜存放金器,若非要用金器时,可在屋子两侧开挖一条通气密道,以利金气散出,不与屋中木火之气相克……”

  说到这里时,太祖爷爷伸手在大腿上拍了一记说:“这就好办了,我们爷俩把两侧通气密道封堵,殿堂内就会发生金木相冲,梅若奇必将斩鬼剑重重包裹藏起来。没有斩鬼剑,我们就不用怕了。”

  我点头笑道:“不但不用怕,还能利用殿堂内的风水布置,反制梅若奇!”

  “此话怎讲?”太祖爷爷对曹氏风水术那是一头黑,现在反过来要请教我了。

  哥们心里那个得意啊,跟他老人家说:“殿堂内所谓的机关重重,无非是曹氏风水术布置出克鬼的那套玩意,跟阳间的风水局大同小异,只不过玄奥了一点。但风水秘谱在我们手上,还愁不能破解吗?其中专门有讲述,地府如何布局,让鬼差他们怎么避开阴阳风水的侵害,而普通鬼魂却不能躲过。”

  “那就是戴个护身符了?”太祖爷爷在这方面还是有经验的,一语道破玄机。

  我急忙点头:“对,就是护身符。”

  曹氏阴间护身符其实很好做,用阴木刻符文,藏于胸口衣服内那便成了。不知道的以为多玄妙,得知底细的不过如此。在路边找到一段枯木,那应该是多年前建筑庙堂留下的废品。太祖爷爷用手指甲在上面横竖划了几道,立刻这段枯木被分解开,有两块整整齐齐跟我们习家桃木牌那模样的牌子出现。

  他问了我符文怎么写,然后又用指甲雕刻好,从衣服上抽出两根丝线,拴在木牌上,我们一人挂在胸口上一块。

  而后我又教给他老人家怎么破解玉带围腰局,他点头说:“现在我也教你一个阴间用法术的口诀,待会儿封堵通气密道,那便轻松如意了。”

  我当是什么神奇奥妙的口诀,原来还是鬼事绝活中的那些咒语,无非其中关于道家神官的字眼,全改成了阴鬼大帝。这阴鬼大帝不知是谁,我想不可能是行政长官,否则要请他来帮助我们那是绝对办不到的。后来我才明白,这位阴鬼大帝,原来是曾经十大阎王中的一位,行踪虽成谜,如若呼其出手相助,每每必灵。

  当下我们俩悄悄溜到了庙堂跟前,再抬头看这座大殿,感到有些失望。远处看巍峨雄伟,可是近了看跟故宫里的大殿没啥区别,也不是很大。并且无论建筑风格和砖瓦颜色,与故宫建筑完全一样。

  大殿门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四个黑色大字:“地府庙堂”!

  我们到这儿,估计梅若奇应该有所察觉了,但她忌惮太祖爷爷,不会出门迎战,肯定会躲在庙堂内以逸待劳。尽管她知道,我得到了曹氏秘谱,可是她并不知道这秘谱能改变庙堂风水局,所以对此不太注意。

  果然我跟太祖爷爷从石阶下分头跑到屋子两侧,庙堂仍旧处于一片寂静之中,梅若奇没有露面。我去了左侧,按照风水秘谱所指方位,很快就找到了隐秘的通气密道口。封堵口子不用很麻烦,伸手捏诀念了两句不伦不类的鬼事口诀,在地上一插,我的手就跟铁锹一样铲入泥土深处。

  你说我太祖爷爷那就那么聪明,什么都能自创出来,我这聪明比到他跟前,就显得大巫见小巫,不是东西了。

  当我把封堵了密道口子后,听到庙堂内隐约传出“咦”的一声惊异呼声,很像梅若奇发出的,估计是金木相克,开始出现异常情形了吧?

  这金木相克的原理很简单,因为庙堂中供奉先人的灵位,肯定用木头制成。供奉先人时,烧香焚纸便是火,木火相生而通明,利于先人安息。但遇到金器,那便是先人头上一把剑,相冲相克,何况是这个金器还是煞气深重的斩鬼剑,更令先人惶惶不安,会出大事的!

  我正暗自得意时,忽然听到大殿右侧传来太祖爷爷的惊叫声,让我心头打个突,他老人家莫非出了啥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