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读 > 恐怖片场 > 第1884章 不屈的传承
  “我们也走吧,从镜中世界。”小钻风右脚点了下地面,“安全点。”

  钱仓一点头。

  两人前往镜中世界,这里的一切都与镜外一模一样,几乎无法分辨内外的区别。由于时间不等人的关系,两人迅速向光幕的方向赶去,路上,才聊起宣纸的事情。

  “我没有杀他。”小钻风转头看着钱仓一,“结果怎么样,我也不清楚,希望他能找到其他方法离开,毕竟通道不唯一。”

  “你进步很大。”钱仓一夸奖了一句。

  小钻风移开视线,看向前方,再应了一声,“嗯……”短暂的沉默后,他深吸一口气,解释道:

  “镜师又出现了一些特殊能力,我想可能是我的灵魂在和镜鬼融合,不——”

  他摇摇头。

  “应该说是被吸收才对,而且,来到镜城后,我有一种回家的错觉,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他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失落与颓废,然而,无论他再怎么隐藏,一些难以注意到的地方,依然在悄悄改变。例如肢体动作,又例如,对某些事情的看法。

  “回家的错觉?”钱仓一注意到了这句话,“是因为全是镜子吗?因为很少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你有这种感觉,还是说……这里是镜鬼的地盘?”

  “后一种。”小钻风语气严肃,“我以前制造过一些镜子房间,没有一个有这种感觉,看来这里的确和镜鬼有关,只是没想到是前往光阴冢的前一站。”

  钱仓一想到了自己的技能名字——光阴冢的领路人,似乎地狱电影早在最初,就已经将它的根本用途表示出来。这一瞬间,他联想到了小钻风之前说的话,小钻风说自己从镜鬼处看到了未来,再结合技能名透露出来的情报,或许的确存在一种可能的未来和小钻风所见的一样。

  “我有个想法。”钱仓一开口,他的声音由低到高,不留痕迹重新开启了一个新的话题,“有没有这种可能,镜鬼之所以给你看‘结局’,只是为了欺骗你?例如它给你看的只是一个片段,又或者只是一些孤立的想法。有时候欺骗并不一定要撒谎,只需要利用片面的真相就行。”

  听到钱仓一谈论这个话题,小钻风移开目光,虽然两人仍在前进,但脚步比之前慢了少许。小钻风看着脚下,完全由镜面构成的地板照出他的脸,瞬间,他发觉自己的脸变得有些陌生,但他没法发现,于是他微微偏头,透过地面的反光观察钱仓一,这次,他没有感觉到陌生感,身边这个救了自己数次的演员,依然和之前一样,眼神坚定,身上充满着活力与希望,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

  “苍一。”小钻风抬起头,“没必要再说这些,不管真正的结果如何,我们都只有一条路走不是吗?要么成功,要么死。”说到这,他顿了顿,“地狱归途会成功的!”

  “是吗?”钱仓一出乎意料没有赞同,反而用略带否定的语气反问一句,“有时候,我也在想,我这么做是对是错?如果只是我自己的命,结果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我不想搭上你们的命,我能够感觉出来,你,还有千江月他们,对于‘为演员争取机会’这件事,并不是很感兴趣,至少没有到拼命的地步,对你们来说,仅仅只是因为我想这么做,所以才跟随我一起。”

  没等小钻风回答,他继续说道:“当然,这里面还有告诫会的原因。一路走到如今,鹰眼躺在休眠仓里生死不明,千江月他们也被乌有追杀,不知道能否逃脱,说不定现在地狱归途只剩我们俩也说不定。

  从乌有的表现和地狱电影的通知来看,这部电影的结局注定是成王败寇,输家将一无所有。一旦失败,结果可能和早期的演员一样,当记住他们的人也死去,他们将连回忆都不是,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他叹了口气,脑海中闪过鹰眼的脸以及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复仇。

  “现在回看鹰眼的经历,很多事情的确和你之前说的一样,未来像是已经注定,一切都被看不见的手操控着,这只手正是地狱电影,我在想,如果地狱电影是以‘痛苦’为卖点,我该怎么成功?怎么样才能真正意义上战胜它?用死亡来终结一切还是接受属于自己的命运?这两者又有真正的区别吗?”

  一路的追逐,直到此时此刻,钱仓一才真正吐露心声,作为地狱归途实际意义上的队长,他不能迷茫,也没有迷茫的时间。很多时候,必须憋住一口气继续向前冲,冲到何时,冲到何处,一概不知,唯一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件,停下就是结束,就是死亡与虚无。

  小钻风停下脚步,笑着摇头。

  钱仓一也跟着停了下来。

  “苍一,在地狱电影里,有一个目标就可以了,我最绝望的时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而是不知道活下去是为了什么?”往事一一浮现在小钻风眼前,他想到了自己窝在床上的那段日子,即便太阳再耀眼,他依然感觉天空是灰色。

  如果让他在今天和当初昏暗的时刻之间进行选择,他会毫不犹豫选择现在,选择虽然困难重重,但还有一线生机的现在。

  “苍一,你太看轻自己了,无论告诫会做了多少恶,告诫会让其他演员加入依靠的依然是一个崇高的理想——反抗地狱电影,越是绝望,人就越需要希望。相信我,即便你身边的队友换了一批人,结果还是一样,他们依然会做和我一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小钻风前进一步,右手抬起,放在钱仓一肩膀上,接着刚才的话说道:

  “不瞒你说,就算你现在放弃,剩下的路,我也会继续走下去,就像你之前做的那样。我想,这可能是地狱电影中,唯一可以传承的东西——不屈的意志。”

  钱仓一重新打量起小钻风,满眼都是自己过去的影子。

  初次见面时,小钻风还只会拖后腿,再次见面时,已经适应地狱电影,而到如今,已经能独当一面。他想到了自己和鹰眼之间导师与学生的关系,他和小钻风之间,又何尝不是同样。

  想到这里,他心中也随之释怀。

  他一直担心,担心自己曾经的恩情会让小钻风不惜一切代价回报,这不是他愿意看见的事情,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不期望会得到小钻风的回报,当初的善意是最纯粹的善意,也是最奢侈的善意,这种情况,也只有在那段由新人演员转变为资深演员的时期才会出现。

  “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他也抬起右手,放在小钻风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镜城中,两人站在宽广的镜面上,脚下都是各自的倒影,此时,仿佛有一面名为时间的镜子立在两人中间,一面是过去,一面是现在,亦或者,两面都是未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